第42章 鱼目混珠(二)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21字
  • 2020-04-07 16:57:32

“啪——”

下一秒,她的头就被人一巴掌扇歪了过去,头上挽的发髻散落下来。

乔眉揉揉有些发疼的掌心,声色泠然:“我说话,你一个最低等的下人插什么嘴?”

娉鸾咬着唇看向乔眉,她的一只手捂着脸,眼里透着哀怨。

她早就听二夫人露过口风,将来指不定乔眉都要向她低声下气,这个时候乔眉凭什么能打她?

看着娉鸾眼里露出细微的恨意,乔眉又是扬了一掌过去,同样打得响亮亮,“不服?你一口一个贱婢,当真以为我死了不成?还是说你一个婢子都敢瞧不起主子了?!”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娉鸾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她连忙讨饶,又扭头求救似的望向齐氏那边,眼里闪着泪。

乔眉冷笑一声,轻轻蹲下身来捏起她的下巴,说的话让娉鸾瑟缩起来:“怎的,看旁人做甚,莫不是你觉得二夫人也能同你一样——卑贱?”她轻抬手,似又要向方才一样一掌下去。

“乔眉!”齐氏噌噌起身,很是不悦。一巴掌她便忍了,可这接二连三地打是要做什么?这可是她寻来给章儿做通房的丫头!若是毁了脸可怎么好!

一旁的李嬷嬷微微拧眉,暗暗地拉了拉齐氏的大袖,老眼里流露出深思。这四姑娘倒真是变了,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在老夫人面前又很是乖顺,谁知道现在惹着她竟会拐着法子来骂人。

齐氏冷静下来,却也没细究乔眉话中的深意,她道:“娉鸾你下去,”又冲着乔眉道,“眉姐儿,我知你生气,可你不能拿着我的婢子来出气。现在证据确凿你的丫头却不认罪,我是没有法子了,不若你来查查看。”

掩在宽袖下的指尖捏成拳头,乔眉却是敛了方才的冷意,她唇边扬起一丝弧度,“从拜情身上掉下的珠串能否给我瞧瞧?”

李嬷嬷得了齐氏意下,吩咐下面的人:“呈上来。”

捧着托盘上来的婢女是齐氏院子里的,她恭谨地将珠串放置乔眉跟前。

这珠串是用指甲大小的粉珍珠串成,看上去比平常的珍珠要圆润有光,乔眉拿起来看了看就随手丢回锦帛盘中。

“不用再查了,”乔眉看着齐氏,一字一句吐得清晰,“这串粉珠在市面上的价钱最多,五文钱。”

“你说什么呢!”齐氏拍案就起,气恼得很,“这串手珠是老爷迎我过门时送的,虽不值个百两千金但也不至于这样被你贬低!眉丫头,我瞧着你是……”

“够了!”周氏淡淡地打断她的话,之前她也瞧过一眼这珠串,也略觉得这色泽不对,但到底没细想只以为是便宜的货色,毕竟当年二弟娶齐氏过门时还未谋得个一官半职,平时吃穿全靠府里,送个不怎么值钱的东西倒也不足为奇。

看着齐氏这样激动又不似作伪,乔眉展颜一笑,“二婶这样着急做什么,我可没有诋毁二叔,却也没说他送你的是个不好的。”

齐氏正欲说话,门口便进来一人,乔眉抬头看去,正是拜月。

她额角渗了些汗珠,把手里揣着的册子递至乔眉面前,“姑娘。”

乔眉道:“先把拜情扶下去。”

拜月红着眼眶应是。

“娘,我让拜月去取了你的账本来看,”乔眉说着翻开手中的账簿,又说与齐氏听,“当年二叔确实是支了五十两银子,报备的也确是粉珠手串。”

说着她又捏起那珠串,指尖微微用力一剜,那珍珠上便轻飘飘地落了粉末,露出原来的惨白。

“可这串根本不是珍珠,只是用了粉腻子镀了层外漆,且这漆许是涂上不久才剜得下来。”

齐氏和李嬷嬷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齐氏连声道:“不可能!这不会是老爷送我的那串!”

“二叔且别急,”乔眉继续道:“原先同拜情争执的婢女在哪?我可不知是他人要陷害我院子里的人还是,要害我?”

周氏的目光也一下子沉了下去,她原以为真是拜情所为,才默许齐氏对她用刑,可若不是她所为,这可不就是要害她的卿卿吗!

“把那婆子带上来罢。”乔眉出声,外头就有小丫头将人带了上来。

许婆子是府里的绣线婆子,专门为府里的主子绣绣香囊荷包、手帕之类的。平日里头她是没什么机会见着各个房里的主子,今天却全都凑到一块去让她见了个满眼。

登时许婆子就腿一软,跪拜下去,话都没说就砰砰嗑了几个响头,又结结巴巴地说着:“大,大夫人,二夫人,四姑娘,奴婢什么也没做呀……”

乔眉道:“我且问你,我的马车上那香囊可是你绣的?又是谁让你放的?”

许婆子擦擦额上的汗,惶恐地回道:“前些日子,是您派了人说要换的呀!里头放的还是您院子里头的鸢尾花!”

齐氏便嘲道:“眉丫头的记性是越大发不好了,何况我的手珠同这婆子有什么关系?”

乔眉挑挑眉头,却没去管齐氏,直接笃定道:“我不曾让人去。”

许婆子眼里有些疑惑,但还是解释道:“奴婢不知您有没有吩咐过,但几日前来的就是四姑娘您院子里的雨竹啊!奴婢绝不会记错的……”

“好了,”乔眉淡淡地打住她的话,“看看是不是她。”

去而复返的拜月推了一丫头进来,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娇小。许婆子只看了一眼便连忙点头,“是她,是她!”

拜月将她推倒在地,自个儿也跪在了乔眉跟前,道:“姑娘,就是她,是她同拜情争执!”

乔眉坐了下来,笑意浅浅不达眼底,“娘,前几日我就见这丫头同锦华院来往密切,今个儿我去找林家姑娘就让拜情留了个心眼,想知晓她要做什么,哪里知道一回来就出了这档子事儿!”

“眉姐儿,你莫不是想说我指使这人诬陷你?”齐氏气得胸口起伏不停,质问着她。

“眉眉不敢,旦求婶母讨个公道,别让我的丫头平白受了冤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