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乔慧出嫁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101字
  • 2020-04-07 16:54:39

寻阳伯府。

细软又勾了刺的黑鞭在空中扬起又落下,地上跪了一圈儿婢子。动手的人是李芊月的贴身婢女白霜,她双髻别了两枚珠花,生得水灵,只是她现在抬鞭鞭打人的样子平添了几分狰狞。

“还不说!到底是谁!”

地上跪着的婢女泪水涟涟,几番辩解也无用,李芊月坐在藤椅上好整以暇地瞧着她们,目光恨恨。

不过两日时间,那些流言从她闯景国公府变成她李芊月性情暴躁,连府里的丫头都敢随意打骂街头百姓!

她打了乔眉身边的丫头是不假,但是哪个贱婢这个时候还敢来给她招风头惹黑?

李芊月捏了捏手中的瓷杯,又想起两日前姑姑从宫里传来的消息,居然骂她是蠢货?!

她骤然将杯子砸在地上,瞬时四分五裂的碎片弹越开来,同样也是一介农女出身,不过是得了皇帝青眼才攀了高枝,凭什么还站在外人那边来骂她!

白霜吓了一跳,捏着软鞭正要递还给她,院子外头却传来了一个婆子的声音,她只隔着院门喊道:“大姑娘,老奴问清楚啦!”

“进来吧。”李芊月接过软鞭,眸光在白霜身上停留了几刻,看得白霜眉间一跳,顿时低下头去。

进来的婆子是厨房里掌置采办的,她甫一进来就点头哈腰的,“姑娘,老奴亲自问了那条街的人,都道昨日的确是有个姑娘替您不平,还辱骂了个卖鱼的大娘。”

她略作停顿,讨好一笑,“只是没能打听到那大娘住在何处,不过许些人都说见了那姑娘的面容。”

“如何?”李芊月不耐地皱眉。

婆子抬眼飞快地看了下白霜,小心翼翼地道:“是个长的俏丽的丫头,周身穿着非寻常婢女可比……头上还戴了粉蝶珠花……”

白霜猛地抬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鬓边的绮粉戏蝶珠花,她连看向李芊月,“姑娘,不是奴婢……”

话音未落,那鞭子劈头便向她挥来,白霜尖叫一声滚在地上,她白俏的脸已经留了道触目的红痕。

李芊月冷冷地看她,手中拾了块方才摔的碎瓷片,“贱婢!”扬了手便要往她脸上划去,白霜往后退去眼里尽是骇然。

那婆子瞧着虽也觉得吓人,但转了转眼珠子竟走过去摁住白霜,又往她脸上啐了口唾沫:“小蹄子,主子要罚你,也是你的不是!竟还想躲!莫不是卖你进妓窟才好?!”

白霜被她的话惊怔,脸上就传来数下刺骨的痛楚,她再也忍不住惊叫一声晕厥了过去。

一众跪地的婢女们都蜷了一堆,眼里都流露出了惧色。

-

关于李芊月的事儿是越闹越大,反正是她自个儿作的,乔眉就当看个热闹。

反正昭仁帝不论是看着太子还是景国公府的面儿,总要给些罚头给寻阳伯府。

旨意下来后,果然罚了寻阳伯半年俸禄。不过是个空得了伯爵头衔的伯府,并无什么实权,平日里除了拿朝廷的俸禄就是得昭仁帝的赏赐才能维持生计。

况且如今李贵妃又被禁足,她怕是恼怒他们都来不及,更是不会帮携寻阳伯府的。这下子,李芊月一家子当真要拮据得一如从前了。

过了七月,乔慧的婚事将近。四皇子派下人提了聘礼聘书前来,按理说寻常大户人家纳妾是没有这么多流程,但四皇子好歹是龙子,他又是对乔慧真心实意,礼俗自然不肯少。

到了初八,唢呐齐奏,礼轿前抬。四皇子专门为乔慧请了安南伯夫人来为她绞面,一切妆礼成后,二老爷扶了乔慧出府门。

乔慧着的是一身浅红色大裳,裙摆娟绣了细致的金线暗纹,阳光撒下来时熠熠生辉,头顶的红盖头也是同色——她到底没有穿齐氏给她的那条大粉色绣裙,而是派人在四皇子跟前露了口风,四皇子便立马差了宫人给她送来了这身衣裙。

虽用盖头掩了面,但这一身装扮下来她倒也光华尽显,通身气派同嫡女无异。

后头徐姨娘偷偷抹着眼泪,身边而最前头站着的是打扮贵气的齐氏,她同平常大不相同,面上掠了几分笑意——好歹是乔慧的嫡母,到底在人前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给二老爷的。

乔眉随着周氏静静地站在一旁,皇室的人向来长得不差,四皇子亦是,俊朗的面容覆了喜气,他亲手从二老爷的手里扶过乔慧,眉目间是笑意又是小心翼翼。

虽然只是纳了个侍妾,但也见得是真心欢喜。

忍不住捏了捏帕子,乔眉微蹙眉头,她阻止不了让乔慧嫁给四皇子这件事,她也不知道这一世乔慧会不会再利用四皇子攀上五皇子。而前世四皇子后来之所以性情大变,估计也是因着乔慧的背叛。

因为乔慧抬作的是侍妾,所以礼乐轿马行得低调,一顶大粉小轿顶着众多百姓的目光抬进了四皇子府。

耳边乐声缓缓停促,乔慧抬了抬涂了丹蔻的指尖,想要撩了帘子来看一眼,身旁侍着的嬷嬷却木着脸“啪”地一教鞭打了下去。

疼痛传来,惊得乔慧险些没出声,这嬷嬷乃是宫中给她授礼的,只听她冷冷道:“不许掀盖头。”

乔慧缩回手,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

嬷嬷慢着声音轻道:“姑娘进了勤王府,就是这儿的主子。可您也莫要忘了勤王妃还未过门,便是得了勤王爷的宠爱,您亦得时时谨言慎行,举止详妍。”

自诏书上封了乔慧为侍妾后,宗人府便为四皇子立了皇子府,近日昭仁帝给四皇子的封号也定了下来。

尽力于王事,谓勤。

乔慧端坐着,指尖剜着手里的玉如意,“嬷嬷教训的是。”她闭上眸子,心中却恨昭仁帝一心只为谢怀锦,小轿还在晃悠悠地往前走。

一声司仪的“落轿——”

轿子稳当当地停下来,一路随行的兰儿连扶着她下轿,勤王已经去了前厅安置贵客。

早在前头等候多时的婢女上前来行礼,她口中道:“奴婢容桂拜见慧主子,主子万福安康。”

兰儿递了赏银过去,容桂安然接了又道:“奴婢是王爷派来伺候主子的,您且随奴婢来。”说着她又扶过乔慧的手,带着她去了后院。

教习嬷嬷在后头瞧着,眼里露了丝不屑和冷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