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脑子被驴踢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63字
  • 2020-03-21 12:30:36

李芊月到底是农家出身,手劲极大,拜情脸上的红痕很快就肿了起来。

请了大夫前来调药,那药是乔眉亲手上的,拜情虽曾是庄子里的丫头,可自从待在她身边后就没受过半分委屈,更别提这样的打骂。

她泪珠子滚落下来,乔眉就停了手里的动作,问:“疼了?”

拜情连忙摇头,道:“奴婢只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让姑娘受委屈了……”

乔眉放下药碗,半蹙眉头,“怎么又怪到你自个儿头上去了?好了不许哭,涂的药都该冲了。”

“是。”拜情接过拜月递给她的帕子,细细地拭了泪。

拜月陡然跪了下来道:“姑娘,那李小姐也太不讲理了,拜情不过劝道了几句,她便将人打成这样……”

“若不是公子他们来了,指不定您也要挨上那鞭子……”她越说眼眶越红,眼泪就淌了下来,说到后面泣不成声。

她们俩跟了乔眉也有半年多了,向来没有二心,看着她俩一个个地在这儿哭,乔眉却有些哭笑不得地反问了句:“你们的泪珠子是不要钱么?”

尔后她再道:“我今日还了一掌,全当为拜情解了恨,至于李芊月擅自闯了景国公府的事儿……”她眼眸一眯,哼笑,“即便李贵妃不做主,我好歹是未来的太子妃,陛下也要惩戒她的。”

这么一想,乔眉突然觉得太子妃这个身份是极好的,太子不倒她就跟着船高水涨,但转念又压住了这念头——你以为这李芊月是没事干来喊她早起?

还不是听了她被封了太子妃!

俩丫头在乔眉好声劝抚下,总算抹了眼泪笑了。

-

寻阳伯府。

行至中厅道上的奴仆跪了一地,被软鞭掀翻在地的婢女咬着牙,硬是没敢出声。

扬了鞭子指着她,李芊月愤声而骂:“没用的东西!看着我被人欺负,你们就当眼瞎了吗?!”

说着她又是要一鞭子甩下去,却被一道声音喝止住:“芊月!”

她回头,顿时面上的愤然转为委屈,李芊月道:“爹,这几个贱婢实在是不把女儿当主子,还有那乔眉竟然打了我!!”

来的人是寻阳伯李平白,他不过因着李贵妃才捡了个爵位。这寻阳伯府说着好听,其实是个虚头的官儿,像每日的早朝他都是无须去的。

她声音越发尖锐,吵得李平白一阵头痛,他摆着手示意她安静下来,犹豫着问道:“是……景国公府的姑娘?”

李芊月道:“除了他们家,还有谁姓乔?”

李平白一噎,登时眼中有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道:“景国公府的人你都敢得罪?你可知他们家同太子是何等关系?”

“那又如何!”听他提及太子,李芊月更是又气又怒,脱口而出道,“姑姑还是皇贵妃!区区一个公府小姐能把我怎么样?”

“你!”

“老爷——”后头传来的声音制止住了李平白就要抬手的动作,陈氏快步走了过来,她一身罗绮打扮得华贵,只不过一开口就是指责他。

“你这是做什么?明明是乔府的人欺负了芊月,听了原委你还要反过来打她不成?”陈氏瞪着眼看李平白,语气里处处是对李芊月无条件的维护。

她就芊月这么一个女儿,即便是在没银钱的日子里,她也不曾让芊月去农田里做活儿,何况是现在?

陈氏心疼地看了看李芊月泛红的脸颊,道:“李平白,我不管谁对谁错,那什么劳子乔眉必须向我女儿道歉!”

径直甩袖而走,李平白已然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慈母多败儿!”

“你甭说那些酸腐滥词!当初要不是你娶了我,你就陪着你的那些破书等着饿死吧!”陈氏气势汹汹地开骂,“如今你为了巴结个臭丫头,让我女儿受委屈!你还是不是人了?!”

那些听了满耳的奴仆们都垂下头去,眼观心般地对了神色。

脚步一顿,李平白回过头来怒道:“泼妇!泼妇!”

说着他颤了指头指向李芊月,道:“你如果不去向乔家小姐赔罪,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李芊月第一次见他如此凶自己,直吓得瑟缩了脖子,下一刻又被陈氏拉了手,她也怒:“我看谁敢让她去道歉?”

李平白气得说不出话来,扭头走了。

当年他家里本是书香世家,祖父考举功名后名声大噪,是镇上人人钦羡的对象。可后来父亲嗜赌,赔了家业气死了祖父,在一方破烂的农院里剩下一口气时幡然悔悟。

拽着他的手,眼泪婆娑地让他一定要奋发考取功名,重振李家辉煌,万不能步了他的后尘……

可是,世事骨感啊……

他抱着祖父遗留下来的那堆书,在柴堆旁饿得眼冒金星。后来还是陈氏不管众人反对,硬是嫁给了他。

陈父是屠夫,靠着卖猪肉攒了些小钱,成为村里面巴结的对象。那时候他们靠着陈家接济,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再后来,陈父染病撒手人寰,陈母也哭成了瞎子,一家子的重任一下子落在李平白身上。可那时他还想着父亲的遗愿,并不愿做那背朝黄土面朝天的农夫,陈氏便对他的那些书籍不喜极了,两人时常因这个而吵架……

可如今就事论事,他们虽靠着李贵妃,一跃成了京城名流圈里的人物,但到底哪里能同那些真正的世家相比?

他虽是个书生,可也懂趋炎附势,他那表妹如今得宠也诞了皇子,可毕竟皇家的感情凉薄、九皇子也不过是九岁的稚儿啊……只要太子一日不倒,说句大不讳的话——又有谁敢跃过太子头上去?

何况那是景国公府啊!

不仅有先后和太子做靠山,府里的几位公子哪个不是人中龙凤,又哪里是他们小门小户能比的?

李平白重重一叹,当即坐下来动了笔墨,准备书信一封给宫里头,好让李贵妃有所准备。

如今就只能保佑太子真如坊间传言那般,不喜乔家四小姐就好了……

斟酌地下了笔墨,李平白只觉得糟心透了!

若不是他是文人不轻易动粗口,否则他真想骂李芊月。

莫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才去惹这么个祖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