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有人乱吠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27字
  • 2020-03-20 12:30:28

入了夜,掌灯时分。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鲛绡宝罗帐搁了两边,乔眉歪坐在床榻上等着拜情为她绞干柔顺墨发。

外头拜月领了几个婢子前来,手中捧着鱼洗盆和净脸用的香胰子,一一俯身。

待乔眉洗完了脸,那些婢子都退了下去,拜月再为她抹了惯用的香熏腻子。

一切梳洗完毕后,拜情用烛剪挑了挑烛台上燃着的烛火,烛光跳晃了几下,暗歇了几分盈光,两人这才掩了门退下去。

映着黯淡的光,乔眉看着顶帐上用银线绣得繁复的海棠花,不知为何歇了睡意,她转了个身。

房里静谧无声。

能听得清窗棂被风轻吹的声响,一下一下。

听着这声音,乔眉只觉得眉心一跳,窗边细细的叩声哪里是风的动静?

不过她却未吱声喊来外间守夜的婢子,只快速起身披了件披氅走直窗边,她房中的物样无一不是精致,就连窗子都是用紫沉楠木做的,抚上去冰凉细腻。

清冷的凉风袭人,恰好给乔眉散了丝丝热意,只是来的人却不是她想的那位。

上回谢怀锦传的书信,还道了句他会前来寻她。

面前的人着了身黑色劲装,墨冠盘发,她垂着头利落地拱手,“乔四姑娘,主子吩咐邀您两日后欢喜楼一聚。”话落乔眉便微微有些惊讶,面前哪里是位少年,听这声却是个姑娘。

随即她便释然了,谢怀锦自幼被封太子,从小便有名师教导,身修知礼仪,克己重廉耻。

虽同她已有婚约之实,但到底还本着礼仪不在夜里同她私下见面,就算派了人,来的也是姑娘家。

乔眉不由会心一笑,“劳姑娘来这一趟了。”

橙衣愣了下,点头离去。

合上了窗扉,就着小炉里燃的清香,乔眉沉沉睡去。

“要再不让,本小姐要你好看!”

天方破晓大亮,门外嚷嚷的嘈杂声传来,零零落落地飘散在晨曦里,聒噪地很。

“李小姐,有什么事儿您先去前厅等着,您在这吵着我家姑娘……”这是拜情的声音,可却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她的话骤然停了。

那张扬跋扈的声音再起:“贱婢!当真以为我的话只是玩笑?”

坐起身来,乔眉用力掰了掰纤长的指节,又拢拢外披的大氅,才不紧不慢地开了门。

入目便是女子张扬亮目的百荷粉蝶金绣裙,头上攒着满头珠翠,手里头拿了条滚着软刺的长鞭,眉眼间皆透着得意。

旁边的拜月扶着拜情,而拜情手捂着的那边脸颊有挡不住的红痕。

“乔眉,你终于——”

不等她的话说完,乔眉轻轻抬了眸子,手里使了些劲儿重重地朝她那幅讨人嫌的面上扇下去。

“我当是谁在这乱吠?”

怔愣了片刻,待痛楚传来李芊月才回神,她尖叫一声,“你竟敢打我!!”她抚上那侧脸,只觉得火辣辣地疼,登时她便涨红了脸,气急了一般甩了手中的鞭子往乔眉挥去。

“姑娘——”拜月惊慌失措地就要扑上前来。

还未等鞭子高扬起,却见一粒碎石狠狠击中李芊月的手腕,那鞭子控制不住地跌落在地,她则连退了数步,教身旁的婢女给扶了才未摔倒。

几步开外,人影几绰。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撒野?”少年冰凉又愤懑的声线散开,惹得众人的心都颤了颤。

李芊月恨然地扭头看去,却一下子白了脸,那儿除了出声的乔璟,旁边还站着林府的大公子林南风,还有两位是她喊不出名号的人。

她怎么忘了乔眉上头还有几个哥哥呢!

一下子被这么多陌生的面孔围观,李芊月顿时觉得丢脸极了,她挥手甩开婢女的手,冲着乔眉喊着:“你给我等着瞧!”

说完她便推了众奴仆,落荒而逃般地走了。

乔眉冷冷地瞧着她的背影,不由地嗤了一声,拜情和拜月扶了她进里间,合上了门扉。

她就这么算了,乔璟哪里能放过这样欺辱自己妹妹的人,故意高扬了声音,直冲李芊月慌忙的身影道:“日后谁要放了她进来,”他眼眸转向一边垂了头的门房,“便瞧瞧先前那人的下场——”

之前那攀咬了曲氏的门房,早就被打了三十大板逐出府去了。

周子玠摇了摇折扇,在他身后慢悠悠道:“放了这样的人进来乱吠,今日幸好没伤了卿宝,否则这三十大板可怎么够?”

那门房吓得哆嗦,跪了地恨不得将地嗑出个窟窿,“小人不敢了,三公子饶命,表少爷饶命……”

林南风忍不住笑了:“我瞧着令妹可是英姿飒飒,半点没落下风,倒是李小姐恐怕脸上得肿个几日了。”

用扇子敲敲他,周子玠有些不悦道:“那还不是我来得及时,那一鞭子下去还得了,得亏卿卿手没软,否则她要是受了伤,李芊月可就不止破相了!”

“你还待如何?”旁边的裴珣也笑,他生得清俊秀逸,头束玉冠,腰佩铭佩,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

“还能怎么样?人是不会同狗计较的,只管让狗教训狗便是!”乔璟撇撇嘴,捏着手中的玉瓷兔儿不知如何是好,想罢他招手引来一婢子。

他吩咐道:“待卿宝儿气消了,肯出来了这个给她,我待会儿再过来。”

那个婢子垂头应声下去。

乔璟道:“走罢,你们且先去,我要同我爹说说的,总不能让拜情白挨了一掌。”

瞧着他走远的身影,裴珣无奈摇头,又去戏笑周子玠:“你们家的人,都是护妹狂魔罢?”

周子玠瞪他:“你若有妹妹,不等她反手回去,你定然就要先撕了那人的嘴!”

“行行行,”裴珣摆手,“我倒是想有个妹妹,反正是不知你们护妹妹的心。”

林南风边走边笑,他摆手摆得更欢,“我们家的就不一样了,像李芊月那样拿鞭子虚张声势的,她能打俩哈哈哈……”

提起林雪宜,周子玠面上又浮过一丝不自然,只是其他俩人只顾着谈论那李芊月会如何被罚,方未注意到他的神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