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婴童走失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58字
  • 2020-03-14 12:30:30

众人还未玩得尽兴,天边便滚了几抹闪电,随即雷声作响。

“看来得回去了。”林南风看着自家妹妹揪着那赢来的同心结,不肯撒手地吃吃而笑,顿时有些无奈,他冲乔眉两人颔首道,“乔四小姐,子玠,我先带她回去了。”

看着俩人上了马车,周子玠才撤回了目光。

雨已经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檐角坠落下的雨滴宛如扯了线的珠子,连串地滚落下来,远处景国公府的马车才急急忙忙地赶来。

几人一齐上了马车,乔眉才发觉她的发尾被雨淋了个半湿,拜情便拿了巾帕蹲着身子为她擦拭。

马车里燃了安神的清香,又暖又舒惬,乔眉缓松了神情,窝在马车一角任拜情为她重新挽发。

但旁边的周子玠却直直都未出声,她奇道:“你今日很不对劲儿啊。”

周子玠立马歪了头倚在车壁上,佯装头疼,一边又气息不稳道,“哎……还不是前几日,你拉着我陪你游街,回去后就觉得头特别疼,可能是吹了风……”

听他这话,乔眉细细瞧了他的神情,下一刻便拾了枚小几上的干果,朝他砸过去,瞪他:“还装呢?看着你笑了!”

周子玠避闪不急,只好接了那果子,笑嘻嘻地放进嘴里。周围的婢女们瞧了也直掩嘴而笑,马车里一阵欢意。

待各人皆到了府后,雨声也越来越大,天上响雷不断。

周氏生怕乔眉受凉,早早地拿了披帛在府门前候着,见她下了马车,又不由地迈了几步,幸好青竹的伞撑得及时。

乔眉见了连迎上去,她嗔怪道,“娘,您出来做什么?”

周氏将那缀了狐狸毛的披帛给她披上,“你身子骨向来不好,这么大的雨娘担心你。”说着她又想起了什么,往周子玠那边看去,“子玠今晚就在府里住下,屋子我都让人给你收拾妥当了。”

周子玠便一笑,难得的听话:“听姑姑的。”

黑空中的暮色越来越浓,滂薄的雨势中,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响彻景国公府外,随即朱褐色的大门被敲响。

过了片刻门才被打开,守门的家丁顶着还未完全睁开的睡眼,又打了个哈欠,似半梦半醒地问道:“谁啊?”

一个惊雷伴着一抹光亮而下,映照着那家丁面前的人,他看着马儿嘶鸣受惊扬起的铁蹄,吓得一哆嗦,那睡意一下子便消失了。

-

第二日乔眉起来的时候,拜月便踩着有些匆忙的步子进来,这边拜情刚撩开乔眉拔步床上的纱帘,听了这动静便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姑娘——”

乔眉眨了下惺忪的睡眼,乌黑细腻的长发散下来还未及腰间。拜情摆了摆手,后头的婢子便端了水上前来,拜情又拧了面巾上的水,就要先为乔眉拭脸。

“我来吧,”乔眉接过那帕子,揉了揉眼间,才看向拜月,“这么着急是什么事儿?”

拜月面上露了丝惶恐,回道:“昨夜五公子不见了,今早老夫人和二老爷已经找了府里上上下下,都没人瞧着他……”

“怎么会不见?”乔眉放下帕子,起了身,“可是昨夜他没回府?怎的没一人告诉祖母?”

“不,不是的,”拜月瞧着她肃了面容,不由地也更紧张起来,“昨天夜里五公子是回来了的,奶娘是看着他歇下才熄的灯,可今个儿早去叫他起床,榻上却是没人……府里的都说没瞧见……”

乔眉蹙了眉,祺哥儿才五岁,他跑出去做什么?又能干什么?

想着时,拜情已经为她穿好了衣裙系上了搭配衣裙的绿丝香囊,甫一给她挽好了发髻,乔眉便撩了帘子快步走了出去。

惹得拜情手里拿着那白玉璎珞项圈,直在后头喊,“姑娘,还有项圈没戴——”说着,她又去拿了方锦帕,一边吩咐那些婢女,“快去跟着姑娘……”

昨晚下了场大雨,小道上泥泞不堪,园子里的花朵儿都被雨珠砸得七零八落。

小跑上来轻扶着她的拜月已经稍缓了神情,她宽慰着道:“姑娘您别忧心,五公子最是爱玩,指不定在哪个旯旮角落里睡熟了……”

说着拜月又垂头噤了声,她自个儿也知道这番话也是解释不通。虽说五公子是二房的,还是个庶子,但到底还是养在二夫人膝下,又同姑娘们也是打闹长大,四姑娘又怎会不担忧?

只还未至前厅,乔眉就听见女人的呜咽声,进去后便瞧见坐上首的乔老夫人以手抚额,众人神情皆带怜悯。

乔眉步至周氏旁边落了座。

前厅里到的人唯有景国公不在,想来是去查祺哥儿走失的案子了。

下首跪地的是徐姨娘,正哭得不能自已,她哭噎着:“娘,求您救救祺儿……”徐姨娘年轻时本就凭一副好容貌才被二老爷看上,平日里养在府里大有不谙世事的模样,一哭风韵却显,瞧得二老爷直皱眉想起身去扶。

齐氏在旁边恨恨地瞧着,她养了祺哥儿五年,自然早已把他当成亲生的来看待,只是她瞧不惯徐姨娘整日那狐媚子的作态。

“行了!”乔老夫人深叹一口气,显然烦得不轻,她拧着眉看徐姨娘,“宫里头的禁军都出动了,人找不着难道我这个做祖母的心不疼?你这般哭哭啼啼的作态,莫不是觉得我没用不成?!”她说着气得将桌案拍得哐哐响。

徐姨娘眼中的泪似凝了凝,她张着嘴本欲辩驳,可脑中却一片空白,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泪珠子又很快滚落下,“不,不是的……”

“娘您别气,她懂得什么呢?”齐氏拿了帕子掩了唇角,一边劝抚着乔老夫人。

哪知乔老夫人一甩她的手,亦是冷哼,“又来个没安好心的!府里闹得不安生你便觉得高兴了?”说罢她起了身老眼扫视着众人,任赵嬷嬷搀着她,乔老夫人似郁噎在心,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只手里的红木瑞兽柱拐在地上“嗑嗑”作响。

乔眉蹙着眉上前为她顺气,乔老夫人抬起眸子看她,老眼里泛了丝丝泪花,她使劲儿地抓住乔眉的手腕,道:“扶,扶我回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