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报应来了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1754字
  • 2020-03-13 12:30:34

凤灯节这天,本来南启无论学子或是官员都该按例旬休一日。可乔璟乔理待的仁启堂,正巧今日举办肄业礼,他俩便不能回府同乔眉一块出去了。

今夜的盛京城格外喜闹,黑幕之上月明星稀。河边放花灯的人已经早早燃了芯烛,准备就绪,只待戌时到了。

这样的“放夜”是凤灯节特有的事儿,说来也怪,自南启开朝皇帝那年以来,每至凤灯节暮色已沉,黑夜中的那轮明月总会变得滚圆。

而每至月圆放灯的习俗却是不知从何时传了下来,乔眉只听闻过有个民间传言。

道从前天帝有只神鸟,涅槃重生后坠下凡间,却因迷了路被打猎的村民误杀了,为此天帝大怒要派天将烧了凡间百姓,而时间就定在六月初六月圆夜。

“然后呢?”林雪宜捧了一只粉白的鲤鱼灯,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以前我没听过,你莫不是编来框我的?”

乔眉弯了弯眸子,“这可是林嬷嬷同我说的,哪能骗你?”

“那你快说……”

“不说不说了……谁让你说我框你呢?”

“哎!!”

乔眉笑着躲开林雪宜要捏她脸的手,身后的婢女们被挤得摇摇晃晃,还不忘喊着她们慢些。

黑幕上的玉盘渐渐隐出、明亮,河边的男女们皆点了灯,将买来的花灯放了出去。

乔眉蹲下身来,她买的是只百灵鸟,羽翼灵彩,绘制得栩栩如生。又想了想,她从腰间香囊里拿了些花瓣撒在花灯里。

“这是什么?”林雪宜探头过来问。

拜情为她点了灯,乔眉接过高高扬起又松手,她看着慢慢飞远的百灵鸟,回了林雪宜的话:“是鸢尾,我同你说了我娘爱制这些香囊的。”

那高高的夜空里,一下子多了许多“繁星点点”,乔眉的那盏百灵鸟很快混进其中,再也瞧不清。

乔眉仰头再看了看。

放花灯的故事里,天庭里的三公主见不得百姓被火生生烧死,亲自求了天帝无果后,纵身跳了诛仙台。可天帝却依旧不为所动,但大火熊熊燃起的时候,却降起了大雨……

后面的这段儿,当时林嬷嬷却没说与她听,只因当时她迷恋画本子里的仙子的圆满结局……

乔眉看着街边的铺子,今日的集市比往常要热闹得多,那些个门店铺子都张灯结彩的,皆应景地挂了各式的花灯。那些卖面具、同心结的铺子都摆了出来,来往的行人大都以各异的面具掩面,偶有男女相视羞涩而笑……

“嘿!”

一张青色獠牙的面容出现在乔眉眼里,又一恍,露出的是林雪宜那张清妍的面容,她笑得明艳,“被吓到吧哈哈哈……”

乔眉轻轻哼声,指尖在一张半面上顿了顿,或许是那个传说太唬人,南启的百姓对于凤凰可谓追捧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这半扇面具以凤鸟眼眸模样所制,鸾鸟凤翼四展。用料算不上珍贵,只面上染了层浅浅的红漆,看上去便觉华贵无比。

见她拿了在手中,拜月便连递了银子给摊主,这边拜情又为她系上带绦。

“你当真要戴这个,去见你的心上人?”乔眉看着林雪宜又想戴上那青獠面具,不由地打趣了一句。

林雪宜登时睁大了眸子,拿下那面具,凶巴巴地驳道:“谁,谁说我有心上人的?”

说着她又扬了扬头,一笑就露出唇边的梨涡来,“况且呀,我若喜欢的人,只管我喜欢他便够了,他回应与否有什么重要的呢?”

乔眉也笑,她却摇摇头,“哪里能这样说,喜欢自然是两个人的事儿。”

正说着话,前头便有人在唤她们,俩人抬头看去,林雪宜瞧了却不甚欢喜地撇撇嘴。

她同乔眉道,“是我哥呢!”

待人走近了,乔眉才看清那人着一身浅紫长袍,领边滚着流云纹边,腰间佩了枚白玉珑吊坠,身形挺拔,面容俊逸却未覆面具。

步至眼前,林南风率先躬礼,“乔四小姐。”

乔眉连回礼轻伏身,“林公子。”

林雪宜却在一旁大咧咧地道:“你俩这么拘束做什么?”她抬眸,看向林南风旁边戴了舞爪张牙伏面的男子。

“这位是?”

那人也猝不及防地抬首,两人一下子撞入对方视线一般。

看她不经意地抬眉、露了姣好的侧颜,眸间闪了丝惊讶又很快淡然下来,周子玠却慢慢皱眉。

“周子玠?怎么是你呀,”乔眉认出他来,有些惊奇,接连问道,“你怎么和林公子在一起?你们认识?”

“叫哥哥,”周子玠这才缓过神来,按捺下左边心房的怦然声,用大手捏乔眉的脸,又露了从前般的笑容,他解释道,“南风同我以前是旧识。”

“你是乔眉的哥哥?”林雪宜插进话来,笑眯眯地问道。

哪知周子玠一偏头,躲开了她如花般的笑靥,硬邦邦地回了句,“是堂兄。”

乔眉看出了他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周子玠摇摇头,“去前头瞧瞧罢,有许多好玩的呢。”

林雪宜的心思立马被他的话勾了去,拉着乔眉便走,林南风则摇摇头跟了前去。

看着前面的那抹身影,周子玠唇边泛了一丝苦笑。

乔眉说的报应啊,

真的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