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欢喜楼聚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1932字
  • 2020-03-01 12:31:43

收起思绪,乔眉突然发觉自己对前世的记忆开始慢慢模糊起来。

而林雪宜还在继续愤愤地说着,“今日就是她的生辰,我爹不知是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偏要为她大办!”

乔眉有些疑惑,定远将军是出了名的爱妻爱女,当年娶夫人许氏时,他便清了身边所有服侍的婢女,为讨她欢心。

更别提林雪宜这个小女儿了,她娇蛮跳脱的性子就是定远将军自小宠出来的。

即便后来许氏因难产身亡,他也不曾再娶续弦。虽说这位表姐也算是许氏的娘家人,但到底也不甚熟悉,和自家女儿相比,不至于如此偏向一个“外人”吧。

见得乔眉疑惑,林雪宜这才不情愿地道:“还不是她有几分姿色,像我娘。”

凌儿带着拜情和拜月退了下去,合了门让俩人说话。

乔眉虽从前同她没甚往来,但如今觉得和她很是亲近,便见不得她恹恹的模样,想了想,打趣道:“所以你今日叫我来,莫不是要同我一起跑了,让你那位表姐难堪?”

听了这话,林雪宜歪着头笑,欣奇地看着她,“你们这些大家闺秀也竟会有这种想法……”

是了。

乔眉回想起来,许氏虽也是个端庄大方的千金小姐,但她生下林雪宜后便撒手人寰。而定远将军又不肯再续弦,所以惯会用自己方法去养儿女。

因而林雪宜身上有着不输男儿的武力,更是有些不拘于常人性子。

“既然如此,”林雪宜起身,眉眼舒展的开怀,她笑道,“那我们便走罢。”

“你带来的那俩丫头让凌儿领下去便好了,你放心,我爹可不会为难她们的。”

乔眉看着她重新又舒展开的笑容,也露了笑。

她们俩是从正门走的,走得太光明正大,得了定远将军令来守门的侍卫摸了摸头,还是让开了。

街上很是热闹,扎纸人和卖糖葫芦那总是孩子簇拥着,小摊边也有摆着稍显劣质的胭脂水粉。

乔眉有些好奇地捡了只凤头簪,木簪做得有些粗劣,但做簪子的质地倒是有些出奇地好,林雪宜也探头过来,咦了一声,就道,“你眼光倒是好。”

乔眉笑,问那摊主要多少银子。

摊主看着她们身上的衣饰,眼珠转了两转,又捡了一支,捧了笑脸道:“小姐您挑得太巧啦,您手中那支是同这一起儿卖的,便算您十两银子罢。”

乔眉看他手里的木簪,显然是男子佩的,瞧着和她手里的凤头簪是一对。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了那抹孤傲清冷的身影,她指尖不由地蜷了蜷。

旁边的林雪宜冷哼了两声,腰间佩的匕首不知怎的就到了她手中,只见她重重往那桌上一扔。

那匕首直挺挺地立在摊主面前,发出“嗡嗡”的声。

那摊主直往后退,吓得哆嗦,他摸了摸头上的汗,一脸苦笑,“一,一两银子。”

乔眉眉眼弯弯,递了枚碎银过去。

走在街上,耳边有寻常妇人的碎叨,撵着孩子回家吃饭,有摊贩识人观色的眉眼,有茶楼中惬意的坐姿,世人百态尽观眼中。

“走罢,”林雪宜揽了她的肩,笑嘻嘻地道:“本小姐请你吃饭,不过京城的酒楼大都一个样儿。”

“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走进七拐八弯的巷子,脚下是有些滑的青苔,乔眉揪着林雪宜的袖摆,四处瞧着。

巷子里阴暗又潮湿,可不过再迈几步路,前面的光亮又仿佛是柳暗花明一般。

绕过拐角,入目的是一处低调的酒楼。但……说是低调,倒不如说是潦倒。

酒楼外头牌匾上“欢喜楼”的黑漆已经落了不少,牌匾摇摇欲坠地仿佛随时要掉下来,挂在檐下的两个红灯笼也已经褪了色,上面仔细还藏了些蛛网。

乔眉有些艰难地看了眼林雪宜。

林雪宜直拽着她进了大门。

一进去果然如乔眉想象中的那般,冷冷清清,没有一位客人。

“林姑娘,”撩了帘子出来说话的是位婀娜的妇人,她眉眼带笑,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乔眉一番,又笑着向林雪宜道了声,“今个儿带朋友来啦?”

林雪宜拉着乔眉,也笑:“是啊,珍姨,今日还是老样子,再格外上壶梅花酿。”

名唤珍姨的妇人应下,递了枚小巧的木牌给她,道了句:“天字房。”

林雪宜接过,自己看了看,又放在乔眉手里给她瞧,便带着她上楼。

乔眉拿着仔细看了看,这紫赤的木牌上刻了个精巧的“贰”字,手感也沉颠颠的,似乎是降香黄檀。她不由地有些哑然,这酒楼,可真不能看其表。

上了二楼,林雪宜寻到那间“天字房”,推开门来。

两人进去后落座,这里摆置得古色古香,曲扇屏风用的锦帛,上面绣了只高贵慵懒的孔雀,雀尾低懒地迤逦在地,艳丽又贵气。

林雪宜道:“放心好了,这儿的饭菜比外面那些可好吃多了。”

乔眉点头,随即门便被轻敲两响,林雪宜以为是小二,扬声喊:“进来。”

进来的男子一身月牙白袍,面冠如玉,一双凤眸中散的光都温润至极,整个人都应了那句“君子内敛光华,润若姣玉”。

只他手里不合宜地拿了坛子酒,还对林雪宜道:“不知你带了客人来,菜还得等一会。”他又冲乔眉微微颔首而笑。

显然是同林雪宜相识的人。

乔眉连起身。

林雪宜愣了愣,不着痕迹地将屈坐的腿放下,清咳了咳:“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景国公府的乔四小姐,唤乔眉。”

“这是秦学士之子,秦楚。”

乔眉行一礼,道:“秦公子。”

“乔小姐不必客气,今日多谢你陪阿雪出来。”秦楚温润地笑,让她坐下,又将那坛梅花酒放在桌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