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花宴又见(二)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1909字
  • 2020-03-02 09:06:35

御花园里的洒金梅大朵盛开,白色花瓣上的红斑相映成趣,可惜此时却无人欣赏。

谢怀锦没有再理会李贵妃,他微微动了动负在身后的手。后面跟着的侍卫立马上前拽起李芊月就要拖下去。

李芊月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李贵妃冷硬着脸道:“太子这是做什么?莫非要搅了大家的好兴致?”

李芊月在拽拉中裙襦都乱了,狼狈极了,她哭着冲李贵妃喊,“姑姑,姑姑……”

可惜谢怀锦一个眼神都未曾留给李贵妃,径直将人生生扔出了御花园。

有的姑娘瞧着这场景险些叫出声来,脸色有些发白。

要知道,谢怀锦十五岁便领兵北征,仅用数月就让对南启虎视眈眈的北疆国臣服,十六岁率一万轻骑踏平了几个附庸西凉的小国,从此凭借一己之力打破三国鼎立的局面,使得许多小国开始攀附南启。谢怀锦因此也得了个“煞神”的称号。

少年成名,又是天潢贵胄,自然是多的是姑娘爱慕。可他这周身的戾气也非常人能及啊……

乔眉忍不住看了看那道挺拔的身影,却无意两人对视了一眼。

对方狭长眸子里的碎冰冷得吓人,入鬓的剑眉微微拧起。

乔眉默默收回目光,心叹果然是个冷冰冰的面瘫……

旁边的一个姑娘忍不住碰了碰乔眉,她并没有说话,脸色有些不大好,显然也被方才那一幕给吓着。

乔眉在脑海里搜罗她的身份,好半天才想起,这位是定远将军的女儿,名唤林雪宜,她的父亲在朝堂上可是坚定的太子一派。

想着,乔眉又恍然想起了这个林雪宜,不就是后来爱慕五皇子不得后,雇了辆马车要将人置于死地的姑娘?

乔眉惊悚地看着她,怎么……看她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啊。

察觉到她的目光,林雪宜疑惑地回看她,“做什么”三个大字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乔眉摇摇头。

今日这场花宴到底是不欢而散了,李贵妃在谢怀锦走后也摔手走了,愣是留下一群贵女们大眼瞪小眼。

反正后来乔眉才得知,李贵妃在昭仁帝面前哭啼啼地告了状,反被一通怒斥,责令李芊月惹是生非。

在乔眉看来,李贵妃杀谢怀锦的动机已经为零。李贵妃虽登不得大雅之堂,却深谙后宫之道,她厌恶谢怀锦坐了太子之位,但显然她不会选此刻动手除掉谢怀锦。

前世的李贵妃时时处心积虑地想让九皇子谢容隐取代谢怀锦,可谢容隐到底也才不过是十岁的稚儿,昭仁帝再如何喜爱谢容隐,也不会在有这么多儿子的情况下,将储君之位传给他。

而且,若谢怀锦一死,其他皇子必争储位,没有母族支持的李贵妃和尚幼的谢容隐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

景国公府,素心院。

夜幕正浓,长夜之上繁星点点。

长廊下有婢女捧着东西走过,她推开院子的大门,进了小院,只是在看见里面的情景时,她立马放了手上的东西,连声道:“小姐!您快些放下,这嫁衣哪里是您能缝制的东西!”

烛火下的人弯眉一笑,她却没放下手中的那片火红的衣裳,只宽慰着那婢女,“兰儿没事的,反正我如今也是闲着。”

兰儿急得快哭了,又不敢上前夺下,“奴婢听老人说过,新娘子是不能在穿之前碰嫁衣的,否则便不能同丈夫长相厮守……”

乔慧掩下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嗤,将衣服递给她,道:“那这些天,就只好辛苦你了。”

“是奴婢该做的。”兰儿连忙接过,将大红色的嫁衣轻放在床榻上,叠好。

乔慧看着那分红色,眼里笑意不改,手却慢慢攥起,修剪细长的指甲扣着手心,一点点的疼痛却蔓延上心尖。

这边兰儿又打开食盒,声音低了许多:“厨房里的那些妈妈见姑娘你被老夫人禁足,就胆子大了许多,待小姐您出嫁了,定要她们好看!”

不算太丰盛的晚饭被端上桌案,乔慧瞧着便吃不下,道了句:“兰儿你吃吧。”就转身入了里间。

任凭兰儿在后面心急地喊她。

此夜又注定无眠。

第二日日头方上来半许,素心院的大门便被人敲响,来的人是齐氏身边的李嬷嬷。前些日子她被冤枉成主使丫鬟害乔眉的人,被乔老夫人好一顿惩罚,如今看着不仅人消瘦了,更是没有往日里的好脸色。她身后跟着几个婆子,手里都抱着个大小不一的锦盒。

开门的兰儿一见这架势,立刻便犯怵地垂首让了路。

李嬷嬷一脸冷硬地开口:“三小姐呢?”

“小姐……在里间描花样子。”

李嬷嬷冷冷一哼,“三小姐倒是清闲,自个母亲生病了也不来探看探看,五公子可比她这个姐姐懂事多了。”

兰儿惊慌开口:“是姨娘病了?”她话音刚落,李嬷嬷一巴掌便狠狠甩向她,她的手年轻时干过粗活,力气大得很,兰儿一下子被她扇倒在地,脑子里都是嗡嗡作响。

就听李嬷嬷愤声怒骂:“贱婢!徐姨娘是个什么东西?敢和夫人比对?这才搬过来多久,这里的主子是谁就记不清了?”说着,她的大手就要拽上兰儿的头发,给她个教训。

“嬷嬷息怒!”

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

李嬷嬷嗤道:“是三小姐,您来得正好,这贱婢胆敢不将二夫人放在眼中,这放在锦华院是要被乱棍打死的!”

乔慧转头便对上兰儿委屈的眼神,她对李嬷嬷一笑,柔柔地道:“嬷嬷还请别生气,兰儿确有不对,我定会罚她。但慧儿昨日才听说祖母夸了母亲许久,想来前几日她老人家的怒气是消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