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佳话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09字
  • 2019-12-27 00:51:01

车窗外。

赵连玉听完之后,后背一片湿冷。

他就那么怔怔看着车里的面容绝美、气质雍容清绝的乔子衿,脑海之中,蹦出了四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字:

杀人诛心!

陆元一怒,只动杀意。

可这陆夫人,不,是陆家主母,这意思是要先诛心,后杀人啊!

这……这还是那位在庆州风评之好向来无二的第一美人乔子衿吗?

但顷刻之后。

赵连玉想通,释然。

乔子衿的这番话,听来骇人。

然细细推敲,并不过分。

那庐州成名的林大小姐,在庆州的名声早就恶臭不堪。

只是一直巴结在权势的金字塔顶端,让人不敢指名道姓的非议责骂罢了。

而乔子衿风评很好。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是一朵愚善的白莲花!

能一手将乔氏集团市值翻出数十倍的女人,不会简单!

在乔老爷子死后,拖着陆元,顶着庆州几大世家的欺压和外界无数的风言风语,一直挺到了今日,更见不凡!

这里头,智商、手段、胆魄、格局……缺一不可!

赵连玉不禁联想翩翩。

待到陆元彻底的振兴陆家,显赫江南,甚至显赫华夏。

乔子衿以主母之位临世,再谈及这一年来的隐忍负重,和对于陆元的不离不弃,以及在陆元起势之初便一无所顾的倾心倾身!

这该是,何等动听的一段佳话啊!

而那个时候。

吴家被灭,林诗韵会被打回原形,成为反衬乔子衿的一个天大笑话!

一时间,赵连玉心神震撼,恍恍惚惚。

他分不清楚。

乔子衿这是深谋远虑不急不躁的下一手好棋?

还是,她与陆元之间的深情日月可昭,是老天不负有情人?

再看车内的那一对年轻登对,如若璧人般的夫妻,赵连玉陡然间,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此一对,夫,强横如神,妻,大智若妖!

这陆家,是想不显赫荣耀也不行啊!

至此,

赵连玉忠心更甚,诚然一叹:

“陆夫人,所言极是!”

陆元不住颔首。。

乔子衿的这番话,他很喜欢听。

直接送林诗韵那个贱女人去见阎王,也确实太便宜她了。

“只是,那些谣言一直留着,会让你很不舒服的。”陆元担忧道。

乔子衿却是不以为意,笑靥如花的看着陆元,摇头:

“没事。这世上有亿万人,有亿万种看法说道,我在乎的,只是老公一人!”

“呃……”

陆元脸颊微烫。

这,是情话么?

见陆元脸红,乔子衿的眸子顿时亮了,惊喜雀跃,却又羞涩动人,娇嗔道:

“哎呀……只是谣言而已,早晚不攻自破。老公,开车吧,夜已深了哦……”

夜,确实深了。

赵连玉很识趣,打了个招呼,直接退开。

陆元发动了车子,朝着龙腾湖的方向驶去。

……

……

龙腾湖七号别墅。

装修考究,卫生干净。

很显然。

这是赵连玉有心之下,早早备好了的一栋楼。

站在三楼卧室的落地窗前,一湖之隔,便是青云山的南坞。

那里灯火通明,施工队在连夜赶工。

“老公……”

吹干了头发的乔子衿,着一声素雅的水墨点缀的丝质睡衣,面浮红云的靠了过来。

陆元眼眸温柔,伸手,拥入怀中。

两人就那么相依偎着,隔湖凝视着青云山的南坞。

软玉温香在伴。

良人又是心上人。

陆元一念情起,侧脸,看着美人的那双动人眼眸,郑重道:

“子衿,等住宅落成,大仇得报,我会补给你一个让天下女人都羡慕不已的盛大婚礼,风风光光的迎你过门!”

那一刻,乔子衿轻咬朱唇,湿红了眼眸。

将脑袋靠在了陆元的胸膛,泣声道:

“老公,我等着。”

陆元亏欠乔子衿太多太多了。

就连一年前的那个寒酸婚礼,还被林诗韵带着人,闹成了笑话,留下了屈辱。

鸿蒙百年孤独,陆元习惯了一人一刀。

但这一世。

陆元要做很多事情。

除去复仇、让宗族荣耀。

更为重要的是,他想给身畔的良人,许一生荣华,护一世长安。

陆元还记得子衿说的那句话:

为王为尊,则母仪天下。

为匪为寇,便做个压寨夫人。

为匪为寇是笑话。

至于为王为尊,于陆元来说,亦小气甚多。

他这一世,要让乔子衿,母仪诸天!

心念至此。

陆元搂紧了怀中良人,启口,温柔道:

“子衿,我想跟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

这个故事确实很长。

从前世的乔家惨遭屠杀,乔子衿在最后关头,将生的机会给了陆元开始。

到重生鸿蒙圣域,一个人,一把刀,从边陲村落走出,身前死敌,身后尸骨……用一百年孤勇独行的岁月,登顶人族巅峰。

到最后,被“挚友”背叛坑杀,再回到故事最开始的地方。

自始至终。

乔子衿安静依偎,默默倾听。

于故事讲完时,她却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她在意的不是故事的真假离奇。

而是那段颠覆认知的百年岁月里头,身边这位背着满腔仇恨的男人,有多孤独,又有多悲凄……

还有那三个伪善心狠的“挚友”,乔子衿听闻过后,恨得牙痒痒,愤愤道:

“居然敢联手坑杀我男人,不行,决不能放过他们!”

“若不是他们,我也许就回不来了,也许……永远都不懂你的心。”陆元内心大幸。

那个鸿蒙百年都苦思不解的难题,在重生不到三天的日头里,豁然解开。

乔子衿俏脸更红,却依旧仇恨满满,露着小虎牙,犟道:

“那也不能放过他们,最多,给他们一个好死!”

“好,听老婆的!若能再回鸿蒙圣域,赐他们一个好死,还有,让子衿母仪诸天……哈哈!”

陆元放肆大笑。

笑的狂放。

笑的畅然。

笑的心有所属便是安。

这一夜。

什么都没有发生。

乔子衿在陆元的怀中入睡。

两人就像是达成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一样,在等着陆元许下的,那个让天下女人都羡慕不已的盛大婚礼。

【ps:求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