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配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74字
  • 2019-11-17 23:58:17

赵连城死死盯着陆元。

双眼冒火,牙关咬的咯嘣响,阴毒道:

“我说你这个陆家废物余孽怎么胆子这么大,敢来我赵家搞事情,原来是踏上了修武之路了啊!但你没想到,我赵家也有修武者,资历和功力比你不知强了多少倍!”

“哦?”

陆元一怔。

修武者这个概念,他有点陌生。

不过听赵连城的意思。

这赵家,似乎还有一位能打的老东西坐镇?

“哦什么哦?陆元你害怕了吧?我现在就去请徐老先生出手,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赵毅一边指着陆元骂,一边朝着府内跑去。

这时。

赵家内宅之中。

缓缓走出了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

两鬓花白,但步伐稳健双目有神,沉声道:

“不用请了,老朽一直都在。”

“徐老先生!”

赵连城连忙迎了上去。

弯着腰屈着膝,对于这老人敬重到了极点。

赵毅的姿态。

更是低微到了尘土之中。

语气讨好,开口的尊称极为骇人,道:

“徐老神仙,这一次您无论如此也得替我们赵家,出一出这口恶气啊!”

“赵家这些日子待老夫不薄,放心,今日这口气,老夫帮你们出了便是!”

灰衣老人大手一挥,神色无比的倨傲。

而后一步踏前。

背负着双手,轻蔑的盯着陆元,道:

“在这个年纪能内力外放,怕是已经摸到了武宗境界的门槛了,可谓是天赋惊人啊,让老夫都有种想要收你为徒的冲动了。只可惜,你太年轻气盛了,连赵家主的二公子都敢杀!你,唯有一死,方能谢罪!”

要收陆元为徒?

唯有一死,方能谢罪?

陆元轻笑。

他在心里算了下。

似乎,已经有七十多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不过。

眼前的老东西,倒是有点意思

陆元能感受到他的身上,隐隐的,有一丝气劲在游走。

不像是灵气。

也不聚沉丹田。

只是游离在周天经脉之中。

且,杂乱不堪!

之前听赵连城提到的一个词,修武者。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修武者?

那这修武者,未免,也太低级了吧?

还不如鸿蒙圣域路边的一条野狗!

陆元这一笑,让灰衣老人很是不爽,顿时老脸一沉,冷声道:

“年轻人,你在笑老夫?”

“笑你,又如何?”陆元淡淡道。

赵连城父子一听这话,顿时大怒,咆哮道:

“小崽子,死到临头都不自知!你可知徐老是何等存在?那可是崆峒山上下来的武道老神仙,杀你如屠狗!”

“没错,徐老曾一掌碎石狮子,一刀断水流!手段之逆天,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你有什么资格,笑徐老神仙?”

赵毅指着陆元的鼻子,质问道。

而那灰衣老人,更是恼怒无比,老眼寒光一乍,阴声道:

“好,很好!那老夫倒要看看,你这无知小辈,有什么资格敢笑老夫!”

话音未落。

灰衣老人,动了!

踩着老布鞋的双脚迅猛一探,竟然在干硬的草地之上,踩出了几个深深的脚印。

枯瘦如柴的两只老手握拳,左右打出,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

两只拳头之上,居然打出两道可怕的旋风,声势何等的骇人。

“徐老,好手段!”赵连城激动叫好。

“受死吧,陆元!”赵毅嘶吼。

陆元八风不动。

只是眉头微蹙,有些意外,沉吟道:

“还能把经脉中那乱七八糟的气劲儿打出体外,形成拳风罡劲,不错,比野狗强点。”

说话间。

灰衣老人已经近身。

“连躲都不会躲,看来老夫还是高估你了。记住,杀你者,武道大宗师徐兴武!”

一声极为不屑的暴喝之后,灰衣老人悍然出拳,

这一拳。

徐兴武自信满满。

纵使一座小山在他面前,也得山崩爆裂!

陆元面沉似水。

在他出拳的一瞬间。

颇为随意的扬起左手,一巴掌朝着那打出气劲旋风的双拳扇了过去。

“扇巴掌?你拍是要笑死老夫啊……”

徐兴武冷冷一笑。

但下一息。

他的脸色大变,老眼之中写满了惊恐与茫然!

陆元那随意的一巴掌。

无声无势,却裹挟些摧枯拉朽的恐怖力道。

扇在了徐兴武的双拳之上,气劲旋风瞬间破碎,恐怖的力量汹涌灌入徐兴武的拳头之上!

“咔擦。”

一声脆响。

骨碎,臂断!

徐兴武如同被重卡冲撞了一样。

当场横飞了出去。

如同一条死狗一样的半天都爬不起来!

“不,不可能!”

徐兴武在绝望嚎叫。

站在一边等着看好戏的赵连城父子两人。

一个踉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他,他一巴掌扇飞了徐老?”

“那可是徐老神仙啊,拳头都能打出龙卷风来的高人啊,怎么会被陆元一个巴掌抽了个半死啊?”

这一下,赵连城父子彻底的泄气了。

惊恐!

绝望!

连灵魂都在颤栗!

徐兴武在赵连城父子的心中。

就是手段超凡的世外高人。

是不可战胜的武道活神仙。

但,却被陆元,一个巴掌抽飞,直接半死!

这一巴掌。

更是把他们两人心中的信仰和三观,以及胆量狂傲,都抽了个粉碎,直接开始怀疑人生了。

怕了。

彻彻底底的怕了!

徐兴武在地上挣扎了个半天之后,终于站起了身子。

扑到了陆元的面前,竟然直接拜倒,无比恭敬崇拜的呼道:

“你,你是武道圣人?哈哈……老天开眼啊,竟然让我徐兴武有生之年遇上武道圣人,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武道圣人啊,简直就是空前绝后啊!”

徐兴武一边高呼着,还一边不停的叩拜。

甚至摆出了一副乞求的姿态,连声求道:

“方才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武道圣人,还请武道圣人不要见怪!还有,老朽恳求武道圣人开恩,准许老朽追随武道圣人左右,老朽愿鞍前马后的侍奉武道圣人!”

“追随侍奉我,你,配吗?”陆元冷声。

拜在地上的徐兴武微微一震,也不含糊,直接跪地,拼命磕头,道:

“我不配,但只要武道圣人愿意收容我,哪怕就算是当做身后的一条疯狗,我也愿意!以后,您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但,陆元依旧是摇头:

“做狗,你也不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