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轩辕破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26字
  • 2019-12-20 13:34:28

伸手不打笑脸人。

中年人好言好语,义叔的态度自然也缓和一些。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陆家祖陵里面?”义叔只是冷着脸质问道。

但这时,

那个狂躁跋扈的女孩声音,再次响起:

“我们是什么人不是你可以随便问的!还有,赶紧把那团火灭了,否则出了什么岔子,可不是你们这些土鳖能担待的起的!”

紧跟着。

又是一男一女从小平房之中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是个年纪跟乔子雪一般大的女孩。

扎着马尾,模样俊俏,眉眼跟出来道歉的那个男人颇为相似。

只是,一脸的傲气跋扈和小姐做派让人很是不舒服。

跟在马尾女孩的身后的,是一个面容清瘦、但气息很阴沉内敛的年轻人,身上同样裹着一件质地高级的军大衣。

“阿离!怎么说话的?还嫌闯的祸不够大?出门之前,忘了哥是怎么跟你交代的吗?”

一脸正气的中年人,面浮怒色,呵斥道。

那个叫阿离的傲气女孩,听训之后低着头,虽不吭声,却也没有半点知错的样子。

她看向义叔和这一片青云山东面祖陵的眼神,更是不掩嫌弃和轻蔑。

“大人,其实您没必要跟这些普通人这么客气的。”气息阴沉的年轻人上前一步说道。

声音是可以拿捏之后的不轻不重,正好能传入义叔和徐徐走来的陆元耳中。

而语气,更是十分倨傲!

“袁战!你也忘了我出门之前,是怎么交代的吗?”中年男人沉脸低喝。

“属下该死!”

叫袁战的那个年轻人赶紧低头,态度敬畏折服,愈发的衬托出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尊贵不凡!

义叔看到这儿,脸色明显凝重了很多。

看他们的姿态和交谈,似乎来头不小,背景惊人!

一时间,义叔不知该怎么办了,下意识的让开身子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陆元和乔子衿。

而这时。

那位一脸正气肃杀的中年男人,又笑着开口了,道:

“老人家,虽然我妹有所冒犯,但还请您把那团香火灭了,算是我轩辕破欠你们一个人情!”

可他话音刚落,那个叫阿离的姑娘,又傲慢的咋呼起来,道:

“哥,你疯了吧?因为这么个事情,就欠这群乡巴佬一个人情?至于吗?他们配吗?”

“大人,您这样太抬举他们了!这个人情您给得了,但他们,却未必受得起啊!”一边的袁战,跟着摇了摇头。

轩辕破听了这话之后,没有否定,只是脸色沉冷倨傲了三分,轻叹道:

“受不受得起是他们的事,但给不给,那是我的事!”

说完,再次抬脸,对着义叔沉声说道:

“老人家,请你配合一下吧!”

“那,要是不配合呢?”

一直冷脸站在后方的陆元,终于一步踏出,淡漠道。

话落,周围的空气骤然一冷。

那个叫做袁战的年轻男人,突兀间将气息锁定在了陆元的身上,阴沉着脸,低喝道:

“我劝你,最好还是配合!”

这一声明显不善,是在威胁!

义叔当场炸毛,红着眼,嘶吼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家少爷?我告诉你,这是陆家的青云山,你脚踩着的是陆家祖陵之地!”

“威胁又怎么样?你陆家的青云山又怎么?信不信我哥一声令下,一天之内平了你这破山头?”叫阿离的女孩跋扈道。

“平了我青云山?呵呵,你们好大的口气啊!”陆元的眸子,渐渐冷了。

擅闯陆家宅境的是你们!

扰乱清净出言不逊的,是你们!

现在,张口就要推平青云山的,还是你们!

然而。

那位叫做袁战的男人,却不屑冷笑,倨傲道:

“平了这个坡山头,在你的眼中是口气大过天。但,在我家军主大人眼中,不过是吐气呼吸一般的寻常小事!”

轩辕离一看袁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也憋不住了。

一步踏出,傲然补充道:

“实话告诉你们这些土鳖吧,刚刚跟你们笑脸相迎,甚至还说要卖一个人情给你们的人,乃是当今的南域第一军主轩辕破,是咱们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五星龙将!”

“什么?南域第一军主?五星龙将?”

义叔一听这话,顿时惊骇住了。

五星龙将是什么概念啊?

那可是华国军部的最高衔位,是军中将位最高的存在!

但,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轩辕破是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五星龙将,是执掌南域的第一军主!

义叔一辈子都蛰伏在庆州这个三线小城的一亩三分地上。

虽说见识不浅,但面对这南域第一军主,他还是发憷颤抖了。

“少……少爷?”义叔回头,不知所措了。

陆元的脸色,依旧是平静如水。

挽着他胳膊的大祸水乔子衿,最开始时候,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但抬眼看了一下自家夫君那张淡漠寻常的侧脸,顿时心底一安,也不以为意了。

“所以呢?”陆元淡然开口。

站在一边的轩辕破,脸色,陡然一沉!

袁战直接黑脸,双臂一挣,身上裹着军大衣哗哗坠地,露出里面的英气军服。

肩上,金色的橄榄枝簇拥着一颗亮闪闪的金色五角星!

“我叫袁战,不才,只是军主大人身边的一名卫将而已!你说……所以呢??”袁战沉声质问。

他要借势镇压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的地方二世祖!

义叔一看那肩上的耀眼金星,脸色再次一白,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天,连首卫都是一尊将军!”

“哼,开眼了吧?怕了吧?现在还觉得本小姐我口气大吗?”轩辕离傲然站出,冷哼道。

“少爷,这……”义叔已经彻底慌了。

这时,

一直没说话,但脸色越发沉冷的轩辕破,终于开口了。

他冷冰冰的看着陆元,换了口气,摆出一副上位者说教的姿态,道:

“年轻人总喜欢拿无知无畏当做年少轻狂,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我轩辕破并非斤斤计较之人,今日借道你们陆家青云山,说欠你们一个人情,便是欠你们一个人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