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如此不逊不敬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43字
  • 2019-12-19 19:00:06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乔子衿俏脸微红。

虽说她在心里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件事,想跟陆元有一个孩子,替陆家续上香火。

但这终究是两人世界里头的私事,多羞人啊。

乔子衿赶紧走到后备箱处,拿出那袋子纸钱香烛,目光触及陆元,便是满眸的情愫,道:

“老公,我们去看看爸爸妈妈吧。”

“嗯,我来拎着。”

陆元温柔点头,径直接过那袋子纸钱香烛。

义叔拄着双拐,笑眯眯的看着这对新婚燕尔一般恩爱的少爷少夫人,内心欣慰,叹道:

“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等你们夫妇二人,已经足足等了一年多了!少爷,少夫人,这边走,义叔陪着你们一起过去!”

义叔念及往事,不禁又是一阵潸然,抹了一把眼泪。

他边说着,边拄着拐杖在前面领路着。

赵连玉和徐老狗两人看着陆元脸色,不确定要不要一起跟过去。

陆元摇头。

二人领意,便留在了原地。

“夫人?”陆元伸出右手。

乔子衿婉儿一笑,挽了上来,跟上义叔的步伐。

陆家的祖陵,位于青云山的正东面。

那儿是俯瞰整个庆州的好地方。

从南坞祖宅这里前去,得翻过青云山,沿东面下去。

不过!

就在陆元刚刚抵达青云山顶的时候。

他的脸色,骤然一沉。

圆月当空之下,站在青云山的山顶,可以看见位于东面中腰平坡之上的那一整片陆家的祖陵。

但,陆元的眼眸,却死死锁定在位于祖陵侧下方的、那栋不起眼的破旧小平房之上。

小平房是以前看护祖陵的家工居住着的。

陆家覆灭之后,家工全部离散,那里边一直空置着。

再加上又是在陵园之中,这一年来根本就不会有人踏入。

可此时,陆元却清晰的感知到了三道活人的气息隐藏其中。

两男,一女!

其中,两个男的身上还有些许的修为波动,不高,用徐老狗解释的地星武道体系来说,约莫在大宗师境界。

而且这两个人还受伤了,在刻意的隐藏着他们的气息。

似乎,在躲避着什么人!

至于那个女的,倒是寻常普通,无伤,也无半点的武道修为。

“老公,怎么了?”

乔子衿感知到了陆元的沉顿,侧脸,吐气如兰的问道。

陆元温柔一笑,摇摇头,道:

“没什么。”

那三个人的气息隐藏的很好,义叔和子衿就算是站在小平房边上,也没法感知到。

就算是已经跻身那所谓的武圣境界的徐老狗过来,不近身五十米,怕是也察觉不出半点的异样。

陆元不动声色。

这三个人虽然来路不明,但也没什么阴邪暴戾之气。

其中修为最高的那个男人,身上还有一抹淡淡的执掌千军的肃杀之气,让陆元颇感意外。

躲在这儿,想必是什么难处。

只要是不过分越规,陆元自当是没看见,不为难。

下东坡。

义叔一到陆家祖陵,扔了拐杖,也不顾伤腿,直接跪了下去。

“老爷夫人,快睁眼看看吧,少爷和少夫人来看你们了……”义叔泣声颤道。

陆元父母之墓,就在这祖陵的最前面,并排而息。

此时的陆元。

心如刀割,肝胆欲裂!

陆家覆灭之后。

他一直浑浑噩噩逃避一切。

乔老爷子安葬父母之时,他没有出现。

头七祭祀之时,他不敢过来。

自此一年多过去了,他现在才看清了父母之墓是什么样子的。

“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冤屈枉死了。”陆元双膝跪地,沉声痛诉,两只眼眸瞬间朦胧迷糊。

陆元这一生,不跪天不跪地,只跪为他而死的父母双亲!

“爸,妈!儿媳乔子衿,来看你们了。”乔子衿随陆元而跪。

那张绝美清冷的面容之上,两行清泪顺势滚落。

一声儿媳乔子衿,让边上上了年纪的义叔情绪当场崩溃,仰天长声嚎哭,道:

“老爷,夫人!你们在天之灵听到了吗?

陆家有少夫人了,陆氏一族有主母了,她叫乔子衿,就是你们生前最中意的乔家长孙女儿乔子衿!

她是最配得上少爷的乔子衿,是少爷之幸,是我陆氏一族之幸啊!”

义叔的情绪很激动,泣哭之声响彻整个青云山东面。

陆元闭眼,泪落。

乔子衿挽着陆元的胳膊,倚靠着,相伴着,低声道:

“老公,有我们在,陆家便在!”

义叔拖着两条半残的瘸腿爬行着,将那袋子纸钱香烛拿了过来,摊开,点上,焰火燃了起来。

义叔烧着纸,正要念叨些什么的时候。

突兀间!

祖陵侧下方,传出了一个极为狂躁的年轻女孩斥骂声:

“喂,你们这些土鳖有完没完了啊?大晚上的跑墓地里嚎哭什么,还烧……”

这声音骂到一半,戛然而止。

显然是被人给捂住了。

义叔顿时老身一震,震惊,暴怒,冲着小平房方向咆哮:

“谁?什么人?敢在我陆家祖陵胡言不敬?快给我出来!!”

乔子衿身子微微一颤,也是被吓了一跳,脸色微白。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陆元。

才发现陆元的脸色,冰冷无比,只有震怒,却不惊诧。

陆元当即起身。

他的右手轻轻按在挽着自己的乔子衿的手背之上,表以安慰,莫惊。

但寒冷的双目,却死死锁定住了侧方百米开外的那栋小平房。

陆元原本,是打算视而不见的。

这三人只要规矩本分,不生事端,陆元也不为难他们。

但那女的却先挑祸端。

出言……竟是如此不逊不敬!!

暴怒无比的义叔,已经拄着双拐气冲冲的朝着小平房方向扑了过去,边走边怒吼道:

“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擅闯陆家青云山也就算了,还敢闯入陆家祖陵,还,还如此放肆不尊!快出来啊!!”

小平房的门被推开,先走出的是一位精壮的中年男子。

裹着一身笔挺的军大衣,露出的那张脸,倒是十分正气。

中年男人迎出,陪着笑道,歉声道:

“老人家,刚刚是我妹不懂事,得罪了你们,也冒犯先人,我在这里先替她给你们赔个不是!还请老人家见谅,不予计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