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余生,可否不嫌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31字
  • 2019-12-16 20:06:09

乔子衿不顾别人的目光和反应,话说完,回身,朝着陆元走来。

她那张绝美动人的脸蛋,泛着红晕,秋水般的眸子里头尽是坚毅和义无反顾。

乔子衿走到了路远的跟前,再次启口,问道:

“陆元先生,你还没有给我答复呢?余生,可否不嫌?”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陆元郑重开口。

他在感情方面是个空白,本人也不是什么巧舌如簧之人。

所言不多,但,字字千金!

那一刻。

眼前的美人眼眸湿润,就那么笑靥桃花的看着陆元。

有此承诺,乔子衿再无顾忌,她毅然转身,对着乔氏集团董事会的所有元老,宣布道:

“从现在开始,我乔子衿正式宣布,辞去乔氏集团的一切职务和权益,以后乔氏集团与我再无半点关系!”

这一次,不用你们乔家开除逐出,我乔子衿自己走。

此时的乔子衿,一脸的释然,满心的轻松。

说完之后,乔子衿笑容温婉的朝着陆元走去,很主动的挽住手臂,靠在肩头,成婚一年多以来第一次娇声娇气,道:

“老公,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陆元点头。

这个家,自然是位于青云山的陆家祖地!

而身边的这个女人,她要相伴陆元余生,那自然就是陆家的主母!

陆元闻着美人香,那颗心一直在滚烫炙热着,迈着步子,走出了乔家老宅!

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敢说话!

就连王桂芳和齐启明两夫妻,也是怔愣失神,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乔子雪轻叹了一口气,歪头,浅笑,暗暗道:“你们本来就应该幸福的,不是么?”

待陆元和乔子衿走出了乔家老宅的大门。

西川商盟代表崔千尺,不再耽搁犹豫,一步踏出,道:

“我崔千尺代表西川商盟,正式宣布,西川商盟和乔氏集团的五十亿投资合作作废!”

说完,崔千尺当面撕毁了了手中的融资合同。

与此同时,二十三位乔氏集团的年轻精英高管,齐步走出。

髙建文作为代表,毫无犹豫的向着董事会表态:

“董事长,各位董事!我代表身后的二十二位集团高管,正式向董事会提出离职诉求,辞呈明天一早就会交上!”

融资作废。

二十三位集团高管更是集体跳走。

这乔氏集团,已经不是危险破产的问题了,而是在这一刻间,宣布猝死!

也是在这一刻间,乔氏集团董事会的元老董事们,彻底的爆发了!

他们都是乔氏集团的元老,抡起资历来,有几位甚至可以跟已经故去的乔老爷子平起平坐!

对于乔老太太江华英,他们可不给面子啊!

“江华英!还有乔启光,你们这群蠢货到底对乔总裁做了什么?”

“还能做什么?这江华英重男轻女,从来没把乔总裁当亲孙女儿看,这回绝对是伤了乔总裁的心了!”

“行吧,破产吧,反正我们手里的股份也卖的差不多了,在乔总裁接手的这两年里头也赚了不少,足够我养老!至于你们乔家,等死吧!”

“也是,倒闭吧,如果没有乔总裁回国接手,乔氏集团早就没了!你们就是活该!”

……

乔氏集团董事会元老们对乔启光一家子和乔老太太横眉冷对,但转过身,却是一副笑脸迎向了王桂芳和乔启明。

“启明桂芳啊,今天这几年你们这一房受委屈了啊!”

“其实我们都在眼里,只是没办法,不好说!眼下这个情况也好,总不能让子衿这孩子被乔家一直捆绑着吧?那对她太不公平了!”

“没错啊,乔氏集团是子衿一手做大的,我们这些老人可是沾了不少光的,她啊,确实无愧于乔家了!”

“哎呀,吃饭了没有呀,要不一起吃了饭?”

“有车不,子衿和陆元可能先开车走了,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

……

这群董事会的元老们都是老熟人,但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恭维追捧过乔启明一家子啊。

王桂芳很是受用,高兴的不得了。

乔启明却一直拉着一张黑脸,紧蹙着眉头,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来人渐渐离去。

偌大的乔家老宅,一片狼藉,只剩下最开始的那么几个人。

乔启光夫妇双目无神,瘫坐在地上。

两个姑姑脸色煞白,手足无措。

至于先前装腔作势威风如老佛爷一样的乔家老太太江华英,此刻披头散发老眼呆滞,跟个老年痴呆似得!

乔子飞终于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一见屋子里没人,顿时激动狂喜,喊道:

“奶奶,爸!他们走了?被逐出乔家了?那我明天就直接接任乔氏集团总裁一职啦……哈哈!对了,那个陆元可不能轻易放过……”

“你这个蠢货,你给闭嘴啊!”乔启光在嚎哭着。

“爸,爸?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乔子飞一头雾水。

“子衿宣布离开乔家和乔氏集团,然后……西川商盟撤资了,集团高管全体辞职,乔氏集团猝死了,没了!现在我……我们至少背上了八个亿的债务!”乔梅花绝望道。

“啊?这……”

乔子飞眼皮一翻,无法接受,又昏过去了!

一直仰仗着乔氏集团养活着的乔兰花,开始把怨念撒在了乔老太太的身上了,她黑着脸,阴阳怪气的道:

“妈,你说你,为什么非要做的这么绝情?”

“你现在敢怪起我了?”面如死灰的乔老太太闻声大怒。

“妈,你确实太过分了,不是逼得太狠了,子衿那么善良的孩子,又怎么会如此绝情呢?”乔梅花也补了这么一句。

最恶毒的还是小儿媳妇儿刘艳,先前一口一个老太太、好妈妈,眼下直接指着老太太的鼻子,怨毒骂道:

“都是你这个老东西做妖害得,你不是集团董事长吗?出了事就得你一个人承担,坐牢还债都是你去吧,我们反正是不会承认任何责任的!”

“刘艳,你……你敢这么对我?乔启光,你还是我儿子不?还能不能管不?”

乔老太太气的瑟瑟发抖,转脸,对着昔日无比听话的二儿子斥骂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