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祖训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70字
  • 2019-12-19 15:23:48

“少爷,陆远桥他们就是拿着贺家的好处来索要地契的!就算我不给他们,他们一样可以通过钻法律空子将青云山的地权拿到手。因为,小少爷你已经入赘了乔家,而我,也确实跟陆家没有血缘关系。”

讲到这儿,义叔挣扎起身。

指着陆远桥一家子,对着灵台之上的陆家列祖列宗,哭诉道:

“贺家人一旦拿到了青云山的地权,立马就会推平陆家的祖宅基地,连陆家的宗祠也不会放过!陆家列祖列宗啊,陆远桥这一家子,为了一点钱,竟然要让你们变成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啊!”

庆州地处江南。

自古就是人文重地,宗族观念甚重!

没有宗祖,那就是无根无源的野人。

连路边的野狗都不会高看一眼的。

而陆远桥这一家子,竟然为了一点钱,要把陆家的祖宅基地卖给仇人贺家,任其推平陆家的宗祠祖庙!

这,分明就是出卖列祖列宗!

一年前陆元被逼无奈,为了苟活一条性命才背祖离宗。

但今天。

陆远桥这一房旁支,为了一点钱,竟然直接卖宗卖宗!!

那一刻。

陆元何等的愤怒啊!

他还记得。

陆家如日中天之时。

所有的陆家旁支都不用出去工作干活,全由陆元这一脉养着!

他们吃陆家,穿陆家的。

陆家有难,他们第一个跑。

出卖陆家有好处,他们又是第一个跑出来欺祖灭宗!

“列祖列宗在上!陆远桥,你哪来的脸皮自称是陆家人??”陆元质问。

“哼,你管我哪来的脸皮?我告诉你,就现在宗祠里头的这些人,只有我才是真正的陆家人!你们,不是,更不配!”陆远桥恬不知耻道。

“你这个废物,你竟然还敢动手机打人?你还因为你是陆家的大少爷吗?你现在就是个废物赘婿,在乔家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有,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贺非凡大公子的保护,你打了我,就等死吧!!”陆轩在嘶吼。

“什么陆家不陆家的,现在的陆家算个什么东西?一文不值,狗屁不如,在庆州就是个笑话!”而王云,更是无法无天。

猪狗不如?

陆家……狗屁不如?

“一分钟,早就已经过了!!”

陆元脸色冰冷,森森的,吐出了这么一句。

但,

陆远桥一家子,根本没有把陆元当回事。

“到了又怎么样?啊?你能把我们怎么样?”陆远桥冷笑。

“吓唬谁呢?威胁谁呢?你现在就是一个废物,你还有那个资本吗?”王云叫嚣。

唯独躺在地上、身体机能逐渐好转的义叔,脸色大变。

陆元一手按在他的心脉之上,能他瞬间起死回生。

这让义叔十分确定。

如今的少爷,变了!

变得深不可测!

变得无法揣摩理解!

能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又,怎缺杀人夺命的手段?

“少爷,不要冲动啊!陆家祖训,不杀同宗同族之人,在宗祠之中,更是不可啊!!”义叔呼道。

“他们眼中都没有陆家了,又怎配为陆家人!”陆元冷声回应。

“少爷,算义叔求你了,饶他们一命!你今天要是杀了他们,义叔我去了下面,是无颜面见老爷和陆家祖宗的!”义叔依旧在固执的乞求。

他这一辈子,就是一根筋!

拿着一些迂腐规矩当着圣旨玉律,是宁死也不肯违背!

陆元轻舒了一口气,让了一步,道:

“两个姓陆的,我不杀!”

意思很简单。

这个王云,必死不可!

是她,站在陆家宗祠,对着列祖列宗大骂陆家是个狗屁不如的笑话!

“少爷……”义伯无话再说。

对面。

陆远桥一家子脸色一变。

虽说瞧不起陆元,但听陆元这意思,还有刚刚出手的那些凌冽手段。

难道,真敢动手?

“陆元,你,你可不要胡来啊!我告诉你,陆家倒了,你一无是处了,惹了事你吃不了兜着走!!”陆远桥警告道。

被死亡点名的泼妇王云,却不以为意,嚣张冷笑道:

“当家的,你怕他干嘛?他这么有种的话,他爹妈自杀的时候,怎么不站出来啊?他就是……”

“你,太该死了!!”

陆元被彻底的激怒了!

这王云,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

只见他右手一抬,散落在宗祠的之内的一块重达数百斤的青石功德碑,竟然自动悬浮了起来。

一挥!

这块青石功德碑如同轰出的炮弹一样,瞬间砸在了王云的身上,将其生生的砸进了宗祠的墙体之中。

王云,当场死绝!

陆远桥和陆轩两父子,吓得面如死色,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死,死了?”

“这,这是什么手段,就那么打死了?”

两人目光呆滞,半天才反应了过来,顿时嚎哭了起来。

“妈啊,我的妈妈啊!!”

“陆元,你,你竟然杀了你的亲堂母!!我跟你没完!!”陆远桥红着眼睛,就要朝着陆元冲了过来。

陆元脸色淡淡,丢了一句:

“我入赘了乔家,杀你,细说起来不算是违背祖宗家训!”

陆远桥顿时吓得一个哆嗦,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了。

抱着王云大腿的陆轩,更是瑟瑟发抖,连哭都不敢哭。

这,这陆元口中就没有虚话。

他若是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而这时。

宗祠之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动静。

是有人来了。

陆远桥赶紧探出头看了一眼,并不陌生,是庆州赵家的赵连玉!

一年前陆家倒台。

赵家和贺家吴家,都是穿着一条裤子瓜分了陆家家业的同盟。

而陆远桥最近跟贺家走的很近,那就跟赵家也不是外人!

他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疯狂嘶吼,乞求,道:

“赵,赵家主,救命啊!陆家的余孽陆元发疯了,要我们,你们快来弄死他啊!!”

“啊,是赵家主?赵家主!我们是贺家贺公子的朋友,你们来的太好了,救救我们,贺公子一定会重谢你的!”

陆轩也跟着呼喊着。

转过身来,直接变了一副嘴脸,对着陆元骂道:

“陆元,你没想到吧?你现在就是想跑也晚了,庆州陆家已经倒台,你什么都不是!敢杀我妈,你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