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在,你不会死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07字
  • 2019-12-19 15:05:25

宗祠之内。

陆远桥一只脚正踩在义叔的那条被打断之后、没有及时就医已经开始糜烂的右腿之上。

陆元双目猩红,整个人横冲了过去,掐着陆远桥的脖子,直接将其整个人提了起来,牙关蹦出一句话:

“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少,少爷?”

地上的义叔这才睁眼看清楚了来人。

顿时欣喜万分,声音在颤抖,那张沧桑颓败的脸上更是老泪纵横。

但旋即,

义叔脸色一变,赶紧呼道:

“少爷,你不要冲动,更不能杀他啊!”

“为什么?”陆元转过来,不解。

“这里是宗祠,陆家的列祖列宗都在看着,他陆远桥,毕竟也是姓陆的。”义叔吐字费力的解释道。

这位瘸了一辈子的老人,把祖训族规和良心,看得比什么都重!

陆家宗祠已经破败不堪了。

但灵台之上,依旧是摆放着陆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已经很长时间没见的义叔,穿着一身破旧邋遢的衣服躺在地上,蓬头垢面的如同路边的乞丐一样。

他的左腿在十几岁的时候为了救陆元的父亲,被人打断,终身残疾。

如今萎缩的如同一根柴棍。

另一条完好的腿。

又在几天前被正远地产的狗腿子们活活打断。

方才又被陆远桥踩了一脚,更是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义叔,你,受苦了!”

早就养出了一颗冰冷之心的陆元,却在这一刻,恻隐不忍。

他甩开了陆远桥,俯身,单膝跪在了义叔的身边。

“少爷,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义叔怕是不行了,没几天活日子了,就怕临死前都不能再看少爷你一眼。”义叔紧紧的拽着陆元的手,老眼游离浑浊,颤声泣道。

他在陆家这一辈子。

全庆州人都尊称他一声二爷。

可他,却一直把自己当做陆家的一条忠狗,护着陆家三代。

义叔的身体很虚弱,脸色蜡黄,嘴唇惨白干涸。

他已经很久没有进食饮水了。

唯一的一条腿被打断之后,一直都在流血化脓溃烂。

他就靠着一口气,在撑着!

“义叔,我回来了!你放心,有我在,你就不会死!”陆元颤声道。

右手伸出,按在了义叔的心脉之上。

一道人皇元气直接灌入了义叔的体内。

顷刻间,

义叔的体内开始焕发出蓬勃的生机,脸色在变好,气息也在逐渐变得强盛有力!

“少爷!!”

义叔几乎是在瞬间,就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

那纠缠他已久的死亡气息,几乎在瞬间就消散了。

身体机能,更是在快速恢复。

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陆元的一只手按住他的心脉之后!

这明显是少爷施展的逆天手段!

让他竟然可以起死回生。

甚至,那条溃烂的断腿也渐渐有了知觉了!

“少爷,你,你现在……”

那一刻,义叔激动的热泪盈眶,已经开始语无伦次,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陆元,原来是你这个废物余孽啊?你竟然还有脸回来?还有脸站在这陆家宗祠之中??”

被掐的差点岔气的陆远桥终于缓了过来,在愤怒的咆哮着。

宗祠的侧门此时被打开,又冲出了一男一女。

一见陆元,先是一愣,而是满脸的不屑和厌恶!

这一男一女陆元也不陌生。

女的五十来岁,一身的珠宝黄金,是陆远桥的老婆王云。

而那个男的,二十七八,比陆元打个两三岁,是他们的独子,名叫陆轩。

陆远桥其实不算外人。

他爸和陆元的爷爷是亲兄弟。

所以按照辈分,陆元得喊陆远桥一声堂伯。

但他,配吗?

刚刚若不是义叔拦着,陆元怕是当场就杀了陆远桥。

“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陆元冰冷道。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这个背祖弃宗的废物在说什么?要我们离开这儿?你有没有搞错啊?这可是陆家的宗祠啊!”陆轩当场就笑了。

他这一笑,陆元顿时眉头一蹙。

而后,转身,走到了陆轩的跟前,问道: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又怎么了?你这个背祖……”

“啪!”

陆元甩手一个耳光。

一百五十多斤的陆轩当场就横飞了出去,那张臭嘴被抽的血肉模糊,咳嗦一声,吐出了一地的碎牙!

“啊啊啊,……我的嘴,好痛!爸,妈,这个废物他打我!!”陆轩地上凄厉的嘶嚎。

陆远桥和王云没想到陆元竟然如此霸道,说动手就动手,还出手如此之重!

他们生气了,愤怒了,歇斯底里了。

在他们的眼里。

陆元就是个废物。

是个背祖弃宗的余孽。

连进入陆家宗祠的资格都没有!

王云扑到了她儿子陆轩的身边,直接冲着灵台之上的陆家列祖列宗牌位撒泼打滚控诉了起来:

“陆家的列祖列宗啊,你们睁开眼看看吧!这背祖离宗大逆不道的废物陆元,竟然敢在咱们陆家宗祠,打咱们陆家的子孙了啊!”

“好你个陆元,你,你竟然敢打我儿子?你找死!!”陆远桥嘶吼。

“你们还有三十秒的时间。”陆元只是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你掐我脖子,又打我儿子!难道,你还要赶走我们这些真正的陆家人不成?陆元,这儿你不配站,还有地上的那个死瘸子,你就是陆家从路边捡的一个野种而已!”

陆远桥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更不知!

如今的陆元,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陆元了。

陆元没有说话。

时间,还有二十秒!

但地上的义叔,终于气血回了上来。

他听着这话气的瑟瑟发抖,红着老眼,骂道:

“你说我和少爷不配?那你们呢?那庆州贺家的双手沾满了陆家人的鲜血,而你们,流淌着陆家的血,却给那贺家人做走狗!贺家给你点蝇头小利,你就跑过来逼我交出陆家祖宅的地契,要把这陆家的祖宅根基卖给别人!你,你也配自称陆家人??”

“义叔,你说什么?”陆元突然心头一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