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荣耀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69字
  • 2019-12-19 16:30:56

“那我现在赶过去,把陆少爷接出来送医院就医,就,就是我对于他们陆家的一点报答吧!”

王刚想到这儿,猛地吸了几口烟。

然后朝着车窗外啐了一口吐沫,牙一咬,道:

“妈的,大不了老子开车撞死他们这群狗日的啊!”

一脚油门轰出。

出租车在繁华大道上来了个漂亮的漂移,朝着青云山的方向奔驰过去。

靠近青云山外围的时候。

王刚就开始减速慢行,仔细的查看着路的两边。

正远地产养的这般孙子打完人之后,就喜欢把人扔在路边上,不管也不问,生死全看命。

但,

王刚一路找过去,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没一会儿。

就到了青云山脚的上山路口处,也就是之前陆元下车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修着一排的板房,住的都是正远地产养的走狗。

王刚有点不敢往前了。

但最后,

还是咬着牙,开了过去。

等车子靠近了,看见那排板房了。

王刚猛的一脚急刹,整个人就那么瞪着浑圆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切。

他的脸色惨白,喉咙哽咽着。

整个人更是哇一声,呕吐了起来。

在他的面前。

在青云山上山路的入口处。

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尸体,各个全身布满了血洞。

还有一位王刚颇有印象的人。

对!

就是那个为首的光头。

此时!

竟然身首异处!

“这,这些人都死了?刚才他们不还活的好好的吗?”

“等等,陆少爷呢?”

“难道这些人,都是陆少爷杀得?我的天啦,陆少爷这是什么手段啊!”

就在王刚呢喃自语的时候。

一阵急促的汽车轰鸣声从后面传来。

透着后视镜一看,一辆又一辆S级的黑色奔驰轿车开了过来,足足五辆!

在奔驰车的后头,还跟着两辆拉载着封闭集装箱的重卡。

车队停下,车门打开。

下来了两位老人。

一位很老,身子佝偻,穿着粗布麻衣。

但那张老脸却异常的阴森可怕,看着这一地的尸体,竟然嗜血的舔了下嘴唇。

另一位老人王刚并不陌生。

竟然是赵家昨日刚刚继任的家主,赵连玉。

当年陆大善人捐建学校奠基仪式上,这老人可是陪着陆大善人一起出席的。

赵连玉下车之后,看了一眼地面,然后对着身边的手下耳语了几句。

手下人立马跑开,两辆拉载着封闭集装箱的重卡开了上去,停车之后,下来了三十多号穿着西装的男人。

这些人分工明确。

一半人处理尸体。

一半人拉出了专业的消防装备,开始清洗这青云山脚的地面!

王刚看傻眼了。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甚至连有人走过来,他都没有察觉到。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赵连玉穿着一身黑西服,站在车边,冷声问道。

“我,我是来救陆少爷的,但现在……”王刚颤声道。

“救主子?就你?”徐老狗阴笑道,样子很吓人。

“主子?陆少爷,不是,我我……之前陆少爷坐我的车过来,那些人拦着他,我怕陆少爷出事,就特意折回来看看,可是现在……”

王刚语无伦次,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些人的层次比他高太多了,行事作风,更是他无法理解和认知的。

赵连玉听了这话,略作思考。

然后冲着手下人招了招手:“把我包拿来!”

一位手下将黑色手提包送了过来。

赵连玉打开之后,取出了支票夹,填了一行数字签名之后,递给了王刚,道:

“陆少爷不会有事的!至于你,有心了,这是给你的奖励,你可以走了!”

王刚接过支票一看,两只手都在颤抖。

那上面的数值竟然是一百万!

他得玩命的开十年出租,才能挣到这个数。

等王刚缓和过来的时候。

赵连玉和那个阴枭老人已经走开了。

王刚脑袋懵懵的,呢喃了一句:

“这,真的是那位被全庆州笑话看低的陆少爷吗。。。”

“我说赵老头,你至于吗?就这?直接奖一百万?”徐老狗很是不解,还有些肉疼。

赵连玉点了点头,认真道:“这一年来,庆州人太低看陆少爷了,他能这么做,难得!”

赵连玉抬眼看着一下眼前这座充满了故事和辛酸的青云山。

半山腰南坞的那一片曾经恢弘壮阔的建筑群,如今满目疮痍,凋零颓败。

但,

赵连玉还是热血一叹:

“这青云山,很快就会再次荣耀起来了!徐老狗,随我上山去面见陆少爷,他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吩咐给我们!”

……

……

此时。

青云山南坞。

陆元站在祖宅大门前,心神震颤。

他已经有一年多。

不,是一百多年了。

整整一百多年!

没有见过陆家的祖宅门庭!

没有面见陆家宗祠中的列祖列宗了!

陆元的记忆里头。

祖宅门庭高大气势恢宏。

那“陆府”二字的鎏金牌匾更是何等的金贵尊然!

可如今。

门庭轰塌,那牌匾早就不见了踪迹。

曾经连绵一片的陆家宅邸,如今轰塌一片,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那些个家居摆设,瓷瓶石雕,全部被人洗劫了一空。

远远看去,唯一还算是完善可居、能遮挡三分风雨的,只有坐落在南坞最高处的陆家宗祠。

陆元知道。

那是义叔豁出一条命守了下来的!

如今两腿皆断的义叔,应该就躺在宗祠当中。

“义叔,我,回来了。”

陆元心中一急,加快了步子,朝着宗祠走去。

但,

还未到跟前。

就听着里头传来一个极为刺耳恶语的声音。

“死瘸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赶紧把陆家祖宅的地契给我交出来!!”

“艹,你这个死瘸子,别以为你姓陆你就是陆家人了,你只不过是我大伯从孤儿院里头的捡回来的一个野种!而我,陆远桥,才是真真正正的陆家人,地契本来应该是我的!”

“不说话说吧?你看看你这条腿,都要烂了啊,我要是踩上一脚的话……”

“啊啊啊!!!”

一声凄厉苍老的惨叫声突然响起。

这声音,不是义叔,又是何人?

“陆远桥,你找死!!!”陆元嘶吼。

他红着双眼,一手推开了宗祠的木门!

【ps:求下推荐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