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还这么觉得吗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58字
  • 2019-12-19 14:37:00

她还想最后争取一下。

大不了,再让几个点的利润也行。

因为这是她唯一能寻求的、有实力帮助乔氏集团走出困境的人。

“钱总,您刚刚说的那些话,我全当做没听见。我希望我们可以坐下来,回归到商业合作本身,为了表达诚意,我们乔氏集团愿意多让五个点的利润。”

乔子衿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大方得体的说道。

这是一让再让。

且,给了钱德利台阶下了!

可是。

钱德利根本就不知趣,是给脸不要脸。

他笑的越发的淫邪。

似乎来劲儿,兴致更强了。

整个人更是端着一杯酒走到了乔子衿的跟前,伸出了一只手,就要摸乔子衿的脸。

“没听见啊?那没关系啊,我可以再重复一遍,只要美人你陪我一……”

钱德利的手刚刚伸到了乔子衿的脸边上。

就在这时。

陆元,终于发难了!

只见他悍然出手。

右手快如闪电。

直接掐住了钱德利的脖子。

而后,生生的将钱德利单手提了起来!

“你,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咳咳!”

悬在空中的钱德利,脸色瞬间憋红,脖子被掐住,没一会儿都透不过气来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一直闷声不吭的陆元,发起狠来,也是一声不吭的。

大小也算个人物的他,见过几分世面。

一看陆元能单手将他提起来,就肯定不是普通人了。

不过,

钱德利并不畏惧。

因为他还有崔顾问!

“崔,崔顾问!”

“好小子,你竟然也是个修武者?”

后方,穿着一身中山装、始终面带微笑的崔顾问,脸色骤然一冷,同时心底也是陡然一惊!

他,竟然没看出陆元是个修武者!

钱德利固然无耻失礼,但,毕竟是他要保护的人。

“赶紧放下钱少爷,我可以饶你不死!”崔顾问冷冷道,身上的气息在急剧变冷,铺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

然而,陆元就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

单手拎着钱德利的脖子,就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一样,一步踏出,走近了贴满了华贵壁纸的承重墙前。

掐着钱德利的脖子,毫无半点迟疑,将钱德利的脑袋朝着墙面砸去。

“砰!”

钱德利瞬间昏死。

他脑后的墙纸之上,一朵血花绽放。

“小崽子,你竟然敢无视老夫的话?竟然敢直接出手伤了钱少?如此,就不要怪老夫我心狠手辣了,来,受死吧!”

崔顾问勃然大怒,虎步蛇行,一套内家拳轰然打出。

只见他周身之外。

竟然打出了一股有一股的小旋风。

所过之处的木质地板上,愣是被他生生的踩出了一个醒目的脚印!

而另一边的乔子衿,彻底的傻了。

她步步后退,靠在了门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皇冠包间内的一切,大脑是一片空白。

“陆元,你,你又冲动了!”

“天啦,那个老人怎么回事?他竟然在地板上踩出脚印?”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想到这儿,乔子衿没有任何犹豫,扯着嗓子拼着命,大声喊道:

“陆元,跑啊!快跑啊!”

“跑?你往哪里跑?敢打我钱德利,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崔顾问,给我打死他啊,我这个废物东西死!!”

从昏死中醒过来的钱德利,彻底癫狂,凄厉嘶吼!

而这时。

穿着中山装的老人也靠了过来。

两拳攻两路,全是杀招和狠劲儿,要当场打死陆元。

陆元头都不回,只是一声冷哼。

在崔顾问贴身的那一瞬间,微微侧身,一腿直接扫出。

“他的气势怎么这么恐怖!!”

那一瞬间,崔顾问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如坠冰窟。

陆元这一脚。

没有任何的招数。

没有任何的气势铺垫。

但扫出来,竟有横扫千军万马之势!~

“你,你是武道圣人?”

“不!这不可能!这世俗界,怎么会如此年轻的武道圣人?”

崔顾问惊呼两声,开始绝望。

他不过是个武道宗师而已,连大宗师都算不上,又怎么可能是武道圣人的对手。

双拳赶紧挥手,横在身前,侧身。

陆元这一脚,他自知根本躲不过,唯一拼尽全力去硬抗。

“砰!”

一声闷响。

陆元这一脚,瞬间扫断了崔顾问横在身前的手臂,重重扫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崔顾问顿时横飞出去,只觉得手断了,肋骨也断了,连五脏六腑都全部移位了!

坠地之后,崔顾问更是一阵抽搐,吐了一地的老血。

“不!不!!这不可能!崔顾问可是九室山上下来的修武者,怎么会被你这么一个废物赘婿打成这样?”

钱德利自始至终,一直都被陆元单手拎着空中的。

他圆瞪着双眼,死死盯着对面墙角奄奄一息半死的崔顾问,面如死灰,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可是崔顾问啊!

是九室山上的修武者。

是西川商盟财团各大势力家族的保卫者啊!

那一刻,

钱德利绝望了。

眼神是无尽的恐惧和颤栗。

他拼了命的乞饶,像个没种的垃圾一样讨好。

“陆元,不,陆少爷!我错了,我知错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绕我一条小命,我什么都答应你!”

“啊,对,对!合作,我就现在就答应乔总裁的合作!我不要利润分成了,我什么都答应你。”

“再……再不行,我给你钱好不好,我给你十个亿,求求你了,别杀我啊,哇……”

陆元还没说什么呢,这狗东西就已经吓得快要尿裤子了,当场嚎哭了起来。

门口处。

乔子衿彻底呆滞了。

她就那么瞪着大眼眸子,呆呆看着陆元。

那,还是她记忆里头浑浑噩噩、不幸也不争的丈夫么?

那穿中山装的老者,手段如同绝世高人,竟然被他一脚扫飞直接半死??

“陆,陆元……”

乔子衿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唤了一声。

陆元转身。

依旧是单手提着钱德利。

他努力的摆出好看一点的笑容,柔声,淡淡道:

“你一直在否定我的做事方法,觉得什么事情都应该坐下来慢慢谈。子衿,你看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

【PS:求推荐票啊啊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