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热闹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60字
  • 2019-12-19 14:14:03

“此外,乔家毕竟是陆家当年一手抬起来的,所以陆家倒下之后,庆州的很多人都不是很待见乔家!这一年来,除了贺家之外,吴家和之前赵连城掌话的赵家也是处处为难乔家!”

“不过,乔家也很聪明,把乔子衿推到了台面上,缓和了不少的压力。乔子衿毕竟有着庆州第一美人的称号,再加上其个人能力过硬,愣是凭借一己之力将乔氏集团撑到了现在。如果星悦广场能顺利开发,乔子衿完全可以让乔氏集团摆脱这围堵的困境!”

电话那头的赵连玉讲到这儿,顿了片刻,语气变得凝重了几分,又道:

“陆少爷,有一句我憋在心里很久了,虽然讲出来您可能不大爱听,但,我还是想要说。”

“说。”陆元准许。

“这几年我都在赵家的幕后,虽不问事,却对庆州的台前局面一直了然在心!有一说一,陆夫人这一年来,太不容易了,她牺牲了太多太多!”赵连玉叹道。

陆元,沉默了。

从前世到重生.

陆元挑不出那个女人的半点不是。

在接触相处的过程之中。

更是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的难得和坚强!~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陆元的语气依旧。

正要挂电话的时候,赵连玉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

“对了,陆少爷。您刚刚说陆夫人等下要去见一位西川来的财团代表,要洽谈融资事宜?如果是西川的财团,那这事里头,可能有诈!”

“怎么说?”陆元顿时脸色一冷。

“西川跟我们江南不一样,他们是由几大势力联盟,组合成了商会财团,话语是高度统一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个月前,吴问礼的一个小侄女儿就嫁到了西川。吴家这几代人是什么脾性我很清楚,他们后代基本上都是商业联姻,所有嫁娶的背后,都是势力的勾结!所以,陆少爷要小心一点。”

“对了,还有一件事,庐州林家的林诗韵,三天前来庆州了,下榻在吴家的枫林会所。”

“嗯。”

陆元平淡回应,而后挂了电话。

坐在驾驶座里头,手指轻轻地、有节奏的敲击着方向盘。

眼眸微眯,寒光乍现。

旋即,

陆元轻叹了一句:

“前世浑浑噩噩没知觉,眼下才知道,这小小的庆州,竟也能如此的热闹啊……”

……

……

枫林会所。

这是吴家半年前新建的、号称庆州最有档次和最豪华珍贵的私人会所,没有之一!

能有幸被邀请进入过的庆州名流,出来之后,每一个人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珍贵,奢华,是之前陆家开发的云麓山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

此时。

号称庐州第一大小姐的林诗韵。

正坐在枫林会所的东侯厅内。

品着一杯刚从武夷山大红袍母树上采摘下来的绝品好茶。

林诗韵的个头不高,裸足一米六左右,生得一副甜美可爱的漂亮面孔。

是典型的可爱清纯型美人。

穿着打扮也是清纯可爱风。

卫衣配百褶裙,厚板肉|丝袜配上小牛皮的圆头皮鞋。

像个未出校门的大学生。

但,就是这样的一位外形人畜无害的小女人!

三年前千方百计的接近陆元。

用两年的时间蛊惑了陆元的心,成了陆元的未婚妻。

而后又在陆家出事之时。

第一时间出国,对陆元不闻不问。

在陆元入赘乔家,与乔子衿成婚当日。

更是带着那份订婚契书,毁了乔子衿一生最好的东西!

当然了。

这些都只是陆元所知的。

还有更多陆元并不所知的。

又比如在吴家显露独步庆州的势头之后。

尤其是确定了吴家已经攀上了金陵李家的高枝之后。

林诗韵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对吴问礼的小儿吴展飞展开了攻势!

不到半年的时间。

吴展飞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完全唯她是从。

东侯厅的大门被推开。

穿着一身白色西服,留着不伦不类的红色长发的吴展飞,走了进来。

一见着林诗韵,两只绿豆般的小眼直冒精光,呼道:

“亲爱的,真是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可我也没有办法啊,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我大哥成婚的日子了,又太多事情要忙了!”

“没事的,亲爱的。大哥成婚,做弟弟当然不能偷懒省力啦,看看你,都累出汗了,不知道人家会心疼你呀!哼……”

林诗韵撒着娇,嘟着嘴。

掏出手帕细腻温柔的给吴展飞擦拭着额头的细汗。

吴展飞都看傻了啊,心都化了。

激动兴起,抱着林诗韵就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然后吻了一下额头。

“亲爱的,能拥有你,我吴展飞三生有幸!”吴展飞激动道。

“人家也是。”林诗韵故作娇羞。

但其实,

她的心里是嫌弃的,是恶心的。

可那又怎样?

这个又丑又挫,审美和趣味更是土的一言难尽的男人,他毕竟是庆州当下第一豪门吴家的小公子啊!

吴问礼有两个儿子。

大儿吴健。

马上就要娶金陵李家的女人。

林诗韵自知不能高攀多想。

而剩下的,

就是这个吴展飞了。

其实吴问礼这两个儿子半斤八两,谁也没比谁高雅好看到哪里去。

再说了,她林诗韵在意的是这些么?

跟钱势、地位比起来。

那些所谓的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根本不值一提。

林诗韵很自然的想起了她的第一任未婚夫,陆元。

那倒是个卓越出色的男人。

撇去曾经的家世和背景,单看陆元这个人。

林诗韵也不得不承认,陆元,确实个万中无一的男人!

但,

真的全部撇去了呢?

你看看那个废物现在活的什么样子?

简直,就是庆州最大的笑话!

所以林诗韵一直很不理解乔子衿啊。

论美貌和智商能力,这是江南境内唯一一位让林诗韵自叹不如的女人。

可那又如何?

林诗韵打心眼里头,最瞧不起的女人,也是乔子衿。

当初她大婚的时候。

自己当着几千人的面。

在撕碎订婚契书的同时,也彻底的撕烂了这位庆州第一美人的脸。

可她竟然不哭不闹。

依旧挽着那个废物的手完成了婚嫁仪式!

这女人,是脑子坏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