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痛快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20字
  • 2019-12-19 14:05:09

“乔子航,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乔子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着牙的。

她已经忍无可忍。

可是,

又拿对面的那个无赖地痞一样的堂哥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乔子航,明显不怕乔子衿的警告和威胁。

他摇头晃脑嚣张嘚瑟,指着乔子衿的鼻子,冷哼道:

“我就不走?你能把我怎么地?都是乔家的第三代,你乔子衿比我高贵吗?这儿是乔家的企业,你能坐,我就能坐!”

“你!!”乔子衿气的直跺脚。

身后,陆元的眸子渐冷。

对于这个乔子航,他其实并不熟悉。

只知道他也是乔家的第三代,好像,是齐启明大哥乔启光的二儿子,典型的二世祖纨绔子弟。

而眼下看来,

不单单是个二世祖,还是个恶臭下作的浑球!

乔子衿爱干净。

鸿蒙百年的陆元同样如此。

生理上倒是好些,精神上则是揉不进半点的沙子。

翘着二郎腿?

带两个没头脑的大胸妹搁这儿撩骚?

陆元瞥了一眼身前的乔子衿,摇了摇头。

而后,一步踏出,走到了乔子航的跟前。

一身得体的西服,笔挺尤雅,脸部棱廓如刀削般的刚毅俊冷,就那么冷冷的俯视着乔子航,问了一句:

“走不走?”

乔子航顿时脸色一黑,歪着头,斜视着陆元,骂道:

“艹,乔子衿跟我摆威风也就算了,她毕竟还是乔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可你陆元,又算个什么东西?你在……”

但,他的话刚骂一半。

陆元突然抬腿,直接下劈,狠狠的砸在了乔子航的双腿之上。

乔子航是靠在办公椅上,将两条腿吊儿郎当的架在办公桌上的。

被陆元这一个下劈,双腿应声而断,直接呈反向曲折!

“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

乔子航痛的鬼哭狼嚎。

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毯上。

两条大腿从膝盖处反折,角度令人头皮发麻。

肥大的哈伦裤,顿时被鲜血染红。

“啊啊!!”

那两个妖艳女人猝不及防,被吓得脸色惨白,在拼命的尖叫。

陆元的脸色平静如水,但双目冰冷。

回眸,看着那两个女人一样,道:

“滚!”

“我……我,我滚!”

“啊啊,别打我别打我!我,我这就滚……”

两个女人抱着头,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办公室。

偌大豪华的乔氏集团总裁办公室之内。

所有人脸色一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傻了。

目瞪口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乔子衿就那么怔愣在原地。

她没有注意到陆元突然走出去。

本来想要喊回的,但看陆元也是在赶乔子航离开这里,所以就没有开口。

她毕竟是个女人,一个有身份有素养的女人。

没法跟乔子航这种没下限不要脸的恶臭东西扯皮的。

对付这种人,需要男人。

但,乔子衿没想到。

陆元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来驱赶乔子航的!

只问一句。

不走是吧?

行,直接动手!

而且出手竟然还是如此之狠。

一个下劈腿,直接劈断了乔子航的两条腿。

乔子衿紧蹙眉头看着满地打滚的乔子航,那个折断角度,两条腿绝对是断了。

“陆元,你!”

乔子衿也没说什么,轻叹了一口气,倒也冷静沉着,一边侧脸对着已经吓傻了的总裁助理周晴说道:“叫救护车。”

一边,已经开始在脑海里头思考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了。

乔子航毕竟是乔家人,是奶奶最宠溺的孙子!

陆元这下直接动手打断了乔子航的两条腿,可以说是把乔家的天给捅破了,事态只会大不会小!

“总裁,我,我这就叫!”周晴颤声道。

而后双手颤抖的掏出手机,悲痛了急救电话。

办公室门口。

站着不少七十六楼的集团高层。

各个脸色惨白,却又心神澎湃振奋啊。

尤其是男人们,

咬着牙,在心底暗暗的叫了一声好。

“妈的,真痛快!”

“这种狗皮一样的无赖,跟他讲理没用,就得这么对付!”

“真是的,带两只鸡来总裁办公室恶心人?活该啊!”

但痛快之后,便是深思、担忧,和叹息。

“唉,其实陆少爷不应该这么冲动的。”

“我听说陆少爷是上门女婿,地位很低,他这样的话,不但会给自己惹麻烦,还会让乔总裁难做的。”

“唉,做人啊,难。”

……

乔子衿回头看了门口的集团高层们一眼。

所有人立马低头致歉,也不用乔子衿开口,当即转身回到各自岗位上。

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会乱说。

能在乔氏集团七十六层工作的人,没有低智平庸之辈。

乔子航还在地上嚎,肥胖的身子扭曲着,像一头嚎叫的肥猪一样,吵得乔子衿头皮发麻。

她紧蹙着眉头,正要走过去。

却发现。

那个男人坐在办公椅上,脱鞋,脱袜子。

而后,将两只袜子卷在一起了,起身蹲在乔子航的身前,掐住下巴,直接将袜子塞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

被堵了嘴的乔子航屈辱到了极致,玩命了叫。

他怎么说也是乔家的孙子啊。

搁在庆州那也是二流的富二代,打小过着人上人的日子,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

那个男人半蹲在地上,背对着乔子衿。

只看着他摇了摇头,而后起身,对着乔子航反向折断的双腿又是一脚。

乔子航当场昏死。

办公室,

顿时,清净了。

那个男人伸了个懒腰,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很享受这种清净。

乔子衿就那么呆在原地。

两只秋水一样的眸子瞪得老大,大脑一片空白。

不对!

眼前的那个男人,很不对!

她和那个男人同个屋檐下朝夕相处一年多了。

只见他低头。

只见他忍气吞声。

却从未见过他这般枭冷干脆的一面!

再想想。

从早上出门,到车上,到现在。

他以前从来都是不修边幅的。

就算是穿西服,也是凌乱不整的。

他以前从来都不下车的,连抬头见人都不敢的。

他以前对所有的问话,都是沉默着的,逃避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