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傻女人

  • 妖孽人皇在都市
  • 十三英
  • 2089字
  • 2019-12-19 14:04:20

陆元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重归地星。

就像他前世万念俱灰走上绝路时。

也没想到!

他会魂穿鸿蒙圣域逆天崛起,成就人族史上最璀璨夺目的那一尊人皇!

更没有想到,

他最信任的八荒魔尊、九域神女和十方天帝。

竟然在他闭关疗伤的时候,联手偷袭了他!

“三位,我陆人皇可曾亏待过你们?”

“你们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但没想到,我陆人皇就是不死!”

“待我重活一世,再次崛起,一一取你们的狗命!”

陆元眼眸无比冰冷。

可怕的杀意弥漫了整个小房间。

情绪平复,他的内心再次平静如水,内窥周身之后,轻叹了一口气:

“本尊这副身子,未免也太弱了吧,连真元境的修为都没有。”

“等等,天生气海?同样是不死人皇体?”

陆元猛然睁眼,震惊无比。

他还记得,

他魂穿鸿蒙圣域之后,被他借尸还魂的那具肉身,正是万古不出的不死人皇体!

而且,

那具肉身与地星时期的陆元本尊,简直一模一样。

如今重生回归本尊,本尊的肉身竟然也是不死人皇体!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

两个不同的位面之上,竟然同时存在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陆元?

陆元震惊,困惑,且苦思无解。

但他没有执迷于此。

“看来老天也在助我啊,本尊人皇体,那么我之前修炼的本命道法《不死人皇经》便可以继续拿来修炼!”

陆元大喜,立马打坐,进入了修炼状态。

只见他的天灵之上。

一道太极图慢慢浮现,缓缓旋转。

别墅方圆数公里之内的灵气开始汹涌灌入陆元的体内!

但,

一个小时之后。

进入修炼状态的陆元,突然睁眼。

他听到了一些动静。

一些来至于隔壁卧室里头,乔子衿发出的动静。

是在哭诉……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主动跟我提离婚?为什么啊?”

“陆元,你还是我心中的那个陆元么?我心中的那个陆元,真的已经死了么?”

“那年陆家尚在,那个海外留学圈子里头耀眼明珠一样的陆家大少,是那么的意气风发,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陆元你可知,那个时候,有一个很土很内向的女孩子,一直在暗处偷偷的观望着你,仰慕着你。”

“那个女孩很努力,努力的变聪明,变优秀,变漂亮……终于有一天,她有自信了,准备鼓起勇气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你却突然高调宣布庐州林家的林诗韵是你的未婚妻。”

“你可知,那个女孩她,有多伤心?”

“你陆家遭遇变故,爷爷让我与你皆为夫妻,乔家招你上门为婿,说这能救你一命,你又可知,那个女孩的心里有多高兴?”

“你的好未婚妻林诗韵带着人,在那个女孩的婚礼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了你们之前签下的订婚契约,你一言不发!你可知,那个女孩她有多心寒?”

“一年了,你没有说一句暖心的话,连一句抱歉都不曾说过。”

“你浑浑噩噩,像个行尸走肉一样,你的眼眸中,就从来都没有映过那个女孩的半点身影……”

“陆元,你知道么?那个女孩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

陆元的心,在轻颤。

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这些。

仔细想来,

当年他还是陆家大少的时候,留学海外,似乎乔子衿也在海外求学。

只是那个时候的乔家尚未起势,后来也是在陆家的扶持下,才有了今天。

原来乔子衿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个人。

住着曾经还是陆家大少的陆元!

所以她答应乔凤鸣老爷子,和陆家覆灭后的陆元结婚,不是愚从,而是因为她的心里爱着陆元。

所以前世杀手来袭,她用自己的生命,换了陆元一条活路。

这个傻女人……

“唉!”

陆元一声长叹。

才发觉,自己有多么亏欠于她。

新婚那日,

林诗韵和吴家的小儿子吴展飞大闹婚礼现场,当着乔家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撕了曾经和陆元签下的订婚契约。

林诗韵挽着吴展飞的手,向乔家、向整个庆州、甚至是整个江南宣布,她和陆元不再有半点的关系,是她主动甩了陆元!

以前的陆元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如今回过头,才发现林诗韵此举,对于乔子衿的伤害实在是太大。

简直不可饶恕!

她毁了乔子衿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想到这儿,

陆元的眼眸渐冷!

林诗韵!

这个女人和她背后的庐州林家。

在陆家得势之时上门求婚,求着舔着要嫁给陆元,哄着骗着让陆元跟她签下订婚契约。

而后,

陆家一出事。

他们立马跟陆家划清界限,而林诗韵更是连夜出国。

陆元还记得他在最无助的时候。

给林诗韵打了无数的电话,得到的却是最冰冷的回应。

待陆元和子衿成婚之时。

这贱女人竟然挽着吴家吴展飞的手,不请自来,撕婚书,辱陆元和子衿!

“林诗韵!庐州林家,你们给我和子衿的羞辱和欺凌,我陆元全都记得,并且,十倍百倍的回赠给你们!!”

陆元在心里冰冷起誓!

隔壁卧室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声息了。

其实两间屋子的隔音特别好,若是正常人,根本就听不见这些哭诉声。

只是如今的陆元是人皇归来,半步真元境,五感比之常人要发达无数倍,甚至连楼外绿化带里头一只老鼠爬过的声响,他都能清楚捕捉。

陆元起身。

穿过小客厅,走到了子衿的卧室前,按了下门把手,门竟然开了。

原来,

这个女人一年来从未反锁过她的闺门。

她从未对陆元戒备过什么。

陆元推门而入。

半步真元境的他想要不漏声息实在是太简单了。

床上的那位绝美女人根本意识不到有人的侵入。

落地窗的窗帘是拉开着,外头月色正浓。

乔子衿穿着一身丝质的吊带睡衣。

就那么侧卧在床上。

蚕丝被遮了一半,一头乌黑的秀发垂撒在名贵的手工地毯上。

月光,洒在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侧脸之上,能清楚看见两行未干的泪痕。

“这傻女人,睡着了,也是会流泪的吗?”

陆元摇头。

轻柔的将被子盖好。

然后轻轻的出了屋子。

就像是,从未进来过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