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昊天镜的抉择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59字
  • 2022-06-26 11:00:23

烟儿就不一样了!她性子冷归性子冷淡的,越是这样的人越不愿意坦露自己的心事!所以有点紧张,怕昊天镜说出点什么来!可是油不能堵住昊天镜的嘴吧,毕竟那就是两片薄雾,一碰就散随时能合拢,也没用啊!小脸憋得通红,就怕他说自己,结果昊天镜还真对她另眼相看了!飘到她的头上赞许道:你这女娃娃表现不错,知书达理,忠孝节义!一心只想孝顺父母,善养天年!是个好女娃!不错不错!此次试炼当以你为首!烟儿听闻猛地抬头,怔怔地看着昊天镜愣住了!其他人把头扭向烟儿也看呆了!小安子尤为震惊,你这算区别对待了吧。但是昊天镜没有机会他们异样的眼光,而是径自说道:我决定了!以后你就是新一代的……话还没说完,烟儿急忙打断:等等!我不是玉航书斋的弟子啊!我不能背叛师门的!所以不可能成为试炼第一的啊!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昊天镜之主的位子!麻烦你不要搞错了好吗?昊天镜翻白了她一眼,我知道你不是书斋弟子!也知道你心里只有父母娘亲!所以才选的你执掌昊天镜!要换个人早拿我当武器打架去了!你看看我这一身伤疤!说着从山洞深处一道黑影划破长空,飞到了众人面前!那是一面青铜色古朴圆镜!乳白色的镜面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打磨而成,镜框似金似铜雕有盘龙图案!雕工细腻,片片龙鳞都栩栩如生!可惜的是龙角丢了一个,龙鳞上布满斑驳的伤痕!镜子背面是旭日初升的雕刻,昊天一词代表的正是太阳!玄阴代表的则是月亮!此时在镜框和镜子背面也有着一道道显著的划痕,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也代表了抗击魔族时所作出的贡献!而昊天镜把铜镜摆到众人面前就是让大家看看它满身的功绩!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还有镜子的模样吗!想当初我刚被制造出来,金光四射霞光满天,那是镜子中最亮的仔!浑身的雕刻都是当时的名家精心打造,陨石的镜面那都是巨匠一点点打磨出来,一身的名人,哪个不仔细小心,结果在书斋这些年,你看看,你看看!边也黑了,镜面也裂了,满身都是划痕!被雷击,被火烧,刀砍斧剁都是常事,要知道我可是伟大的昊天镜!为爱而生的绝世神器,现在还有半点当初威武雄壮的样子了吗?所以啊你是最佳人选,最适合的人选,只有你这不爱打架的人才是我的栖身之处!烟儿觉得自己很无辜,还有点蒙圈!可是……结果昊天镜都不容她说话,直接把镜子往她手里一塞,镜子落下来烟儿下意识的接住!昊天镜装可怜道:你看看!这块都烧焦了,这是帮助第三代昊天镜之主抵御魔炎时候给烧的,还有这里当初帮第五代和那时候的大魔王决战,打不过人家用我挡了一刀!看看这边都开裂了!你往下摸,对往下一点,烟儿被它的话语所吸引,不自觉的手慢慢向下摸索,哎呀!嘶!烟儿的手被一块凸出的尖刺扎了一下,手都扎破了!疼的她喊出了声!谁知昊天镜却嘿嘿一笑,突出的尖刺上沾染了烟儿的一丝血液!忽然变淡消失不见了,昊天镜喊道:滴血认主完成了!说罢烟雾组成的小人嗖的一下钻进镜子里不见了!烟儿一下蒙圈了?怎么神器还带耍无赖的!烟儿使劲儿甩了甩手中的镜子:你出来!你出来啊!没反应!抬头瞅了瞅书斋的几名弟子:这怎么办啊?他们也觉得有点尴尬!自己家神器这个有点太上杆子了吧?你身为神器的尊严呢?丢人啊!最主要的他们也都是光听说过昊天镜威武霸气讨伐征战的一面,没见过真容,结果现在一看,得形象破灭了!问题他们也拿这神器没辙啊!烟儿看出来他们也没办法,不过总不能自己认下吧?那成什么事儿了!连忙往乔一瞳手里一塞:你们门派的神器,你来保管吧!说完转身就要走,结果昊天镜犹如被橡皮擦擦掉一般缓缓在乔一瞳手中消失了!又从烟儿的腰带处一点点长了出来!烟儿抓起来看看,这是赖上了!怎么办?瞅了瞅大家!秦秦想了一下:不行先出去再说吧!出去跟婵蝉掌门说一下,她应该有办法!烟儿听了顿时醒悟道:对啊!走吧!可是转身一看,山洞内的幻境并没有消失,难道大家还要走一遍?安逸问烟儿,你能控制昊天镜放咱们出去吗?烟儿运起灵气注入昊天镜!却如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任何波澜,烟儿继续输送灵气,结果乳白的镜面上显示出一排黑色的文字!别费劲了,你那点灵气根本就不够干嘛的!烟儿看了问道:那我们怎么出去啊?哒哒哒文字消失又出现一行咒语!最后是一句话,来跟我念!十界五方汇阴阳,一轮红日洒万光!,混沌初始当有我,昊天长存镜中王!烟儿看着这自恋的话语,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念出来,问题不跟着念这幻境出不去啊?求助的目光望向大家:你们谁来念吧!我有点说不出口!几个人走上前看了看镜面上的文字,都退缩了!安逸看了气够呛:这么傲娇吗?实在不行咱们走回去,都能闯到这里,还怕回不去!秦秦拽了拽冲动的她,又指了指身后:你看!安逸回头这才发现来时的路已经不见了!现在四周都是一样的墙壁,他们被困在这里了!这就是非让你念出来夸奖它的话才能放行啊!这给安逸气得,她这小暴脾气可忍不了:来烟儿,你给我!我跟它谈谈!说完一把抢过昊天镜向山洞的角落里走去!镜面上悠然的飘着黑色的文字:随便你怎么样!反正我是水火难伤,刀剑不留痕!安逸狠声道:破坏不了是吧?不让我们出去是吧?行!我们在这吃喝拉撒睡!一会就挖个坑那你当茅厕的底,到时候污秽满身我让你世界第一臭!还最帅神器?我看到时候谁要你!话音刚落镜子哗啦融化了!小安子看着空空的掌心!转头瞅向烟儿!果然昊天镜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上!这时镜面上闪烁的是红色的文字:你看看你的同门都要干些什么?还拿不拿我当神器了?好歹我是书斋的镇派至宝!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还用线条组成了一个愤怒的小人!这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表情包了!烟儿也看出来了,这镜子就不能惯着!冷漠的说道:她说的也是我想做的!镜子居然卡壳了,闪了半天才打出三个血红斗大的字!算你狠!外加三个叹号!然后又是一闪山洞里的景色也跟着闪烁了一下破碎了!安逸指着镜子骂道:你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这回镜子连闪都不闪了!来个无声的对抗!不过幻境解除了大家也能出去了,还要去想掌门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呢?也就都没理会它,一起往洞外走去!即没有吊桥,也没有山水,几个转折已经到了洞口,外面站着密匝匝的书斋弟子,都是之前自愿放弃出来的,正在等着最后的消息,看见几个人出来了!齐声欢呼,喊着自己本峰首席弟子的名字,争相询问着谁最后走到了终点!周雨滴几个人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回应大家,不过实在有点难看,众人看见他们的脸色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对,慢慢平静下来!缓缓地围在他们身边,等着他们能告诉大家真相,结果真相每一个人愿意吐漏的,最后各峰的首席只能告诉大家,我们还要去主峰向婵蝉掌门汇报,大家先回去吧!估计明天就能告诉大家了!很多弟子都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好这里是礼仪书斋,大家就算有什么疑问也都能先憋在心里,等待结果!几个人分开众弟子一路上了主峰,婵蝉此时正和静老师饮茶谈心!看见几名弟子进来本是一喜,结果弟子脸上尴尬的表情让她们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婵蝉温和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角色都这么难看?难道一个都没有通过幻境的考验?几个人都摇摇头,就连小安子几个都一脸难为情的样子,这就让两位真人奇怪了!看见烟儿欲言又止的样子,静老师笑道:烟儿啊!有什么事你就说,没关系的!烟儿瞅了一眼大家,默默的从腰间把昊天镜拿了出来!静老师也是一惊:啊?难道通过试炼的人是你?烟儿只得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很两位真人叙述了一遍,就连最后自己被昊天镜诱导,滴血认主的过程和小安子威胁昊天镜打开幻境的细节都详细的说了一遍,说的书斋几个弟子脸上通红!小安子对于自己能威胁神器倒是有点沾沾自喜!最后烟儿说道:弟子等人也商量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回来向婵蝉掌门请罪,顺便收回昊天镜另寻他人吧!这时的昊天镜也不闪了也不打字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们随意反正我就这样了!婵蝉和静老师听了这奇怪的则主方式和过程也都觉得难以理解!静老师笑着对婵蝉调侃:没想到昊天镜居然还有这么调皮的一面,记得当初长老们选我为昊天镜之主的时候也没听说有什么滴血认主啊?幸亏当年我果断挂镜逃跑,要不然恐怕这镜子就能烦死我!此次前来见到了婵蝉,冰释前嫌以后,大家对过往都已经能笑着接受了,静老师也能很轻松的说起来,不再向以前那般心中苦楚,婵蝉是执掌玄阴镜多年的这一任镜主,也没听说镜子器灵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啊!当下也是大为不解!正在这时婵蝉怀中一阵急促的颤动,婵蝉心中一动掏出玄阴镜来仔细观瞧,正是它在剧烈的晃动!婵蝉不明其意刚想输入灵气探寻缘由,结果镜面呲的冒出一缕青烟!会聚于半空中缓缓凝结成一个灰白色的人型,如果说昊天镜所凝结成的是小人的话,玄阴镜凝结成的就只能说是粗人了!是真粗啊!腰围能有昊天镜小人的五六倍!高度却又高昊天镜小人一头!形象有点偏女性,头发高盘身上烟雾成古典长袍样式!刚凝结出来就嗖的一下漂浮到烟儿头顶并用妇人的声音吼道:死老头你给我滚出来!昊天镜毫无反应!那烟雾凝结的妇人更是愤怒了:你躲在山洞里200年不出来就以为我拿你没辙了?今天我帮你回忆回忆我的恐怖!说着一招手玄阴镜从婵蝉的手中飞了出来,镜面向下笼罩于昊天镜的上方!镜面中演绎着黑沉沉乌云,其中酝酿着银白色的闪电!玄阴镜那妇人继续吼道: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出来我就让你尝尝雷电的滋味!烟儿只觉得手里的昊天镜抖了几下,好像被吓到了,随后一点点开始消失,结果那妇人冷哼一声:想跑?t给我定!从玄阴镜里射出一道金光照住了昊天镜,昊天镜消失的部分又慢慢长了出来!昊天镜这时抖动的更厉害了!在烟雾妇人的冷笑声中数出了数字!1……2……眼看昊天镜还是不出来,那妇人眼睛一立咔嚓一个炸雷劈到了昊天镜上!蹼!从昊天镜上升起一缕黑烟!弯弯曲曲飘荡在半空,努力伸展了一会砰的一下里面灰白小人跳了出来,先是弯腰一顿爆咳嗽,然后暴跳起来吼道:死婆娘你想谋杀啊?那玄阴镜凝结的妇人冷笑道:你倒是继续躲在里面别出来啊?昊天镜凝结的小人暴跳如雷:我是不愿理你才不出来,你以为我怕了你啊?那妇人道:不怕你在山洞里躲了200多年?不怕我你找个外门派的人认主想跑到外边去?众人一听还有这事?一个个耳朵都竖起来了,开始安静的吃着瓜!眼睛流漏出好奇宝宝的目光!就连婵蝉和静老师也不例外,毕竟八卦的不分地域和国界的!昊天镜也毫不示弱:还不是因为你粗鲁暴力!睡觉放屁打呼噜!一天天吵得我根本就没有安静的时候,我才躲到山洞里享清静!呸!玄阴镜妇人怒斥:要不是你生性懒散不爱修炼,老娘能一个人吸收这么多灵气,把自己弄成一个消化不良的大胖子?两面镜子本是一体,非要我自己修行,你却在山洞里躲清闲,结果现在我灵气过盛变得如此不堪,你还敢嫌弃老娘?你还有没有点良心?昊天镜小人有些词穷口中喃喃低语道:我这不是不想打架嘛!修炼又有什么用?玄阴镜的妇人一听心中更是愤怒,啐了他一口:呸!你不想打架难道我想吗?你我本就是为爱而生的镜子!一个困住一个消灭!相铺相成!但是你我受书斋敬仰多年,又被封为镇派至宝,传承之意!怎能因为诞生了灵智就要有自己的喜好,而且人魔之战本就是生存之争,那轮得到你我做主的!难道你忍心看着书斋灭亡而置之不理?都像你这样全凭一己私心不愿站出来,那人族还有什么希望?你有何颜面去见当初创造出你我的两位先人?说的昊天镜小人更觉惭愧!低头争辩道:我又不是不出手,有事的时候当然可以,我只是不想被拿来当武器!玄阴镜妇人冷哼一声:你本就是器具,哪来的那么多怨言,当武器总比你烂在山洞里有贡献!还想跑到别的门派蹼躲起来!我告诉没门!昊天镜听到这里耍无赖道:你也是镜子!你应该知道滴血认主除非宿主死亡,是不可更改的!现在已经这样了,你爱咋咋地吧!反正我是被辙!这下轮到玄阴镜妇人没话说了!是啊!他身为玄阴镜器灵当然知道,滴血认主是当初创造他们两个的真人设定下来的优先选择,是为了书斋后人不能完全掌握神器时想出来的设订!以个人之血签订同盟之约!达到血脉相连心意相通的目的!玄阴镜妇人只能把目光看向婵蝉这位主人,也是书斋当代的掌门!希望她能给个办法!可是不光是她,就算是静老师此刻也都愁眉不展!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滴血认主属于一种天地认可的契约形式,受到天道庇佑,法则监控的契约是不能随意更改的,否则就会遭到天谴!承受天地之威,那是真人都不愿意面对惩罚!甚至比凝海境树立雪山剑心,想要突破成真人时候的雷劫都要强大!这点静老师也知道,所以才都在为难!忽然婵蝉站了起来!走到烟儿面前笑着说道:你觉得书斋怎么样?烟儿平心而论其实挺喜欢书斋的氛围和弟子之间团结友爱的环境的!但是它更喜欢临仙剑派的自由自在和同门之间的感情,所以实话实说道:书斋挺好的!但我更习惯临仙剑派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