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阵眼终现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58字
  • 2022-05-27 15:42:28

两个人走了不远,烟儿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安逸莫名的看着她:怎么了?烟儿娇笑的说:你看看你给那些厉鬼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也不知道你们谁是吓人的厉鬼!安逸轻拍了一下烟儿的肩膀!去你的吧!我可是自己人!你到底帮谁啊?烟儿笑个不停!帮一定是帮你,不过瞅着那些鬼魂也太可怜了!这么多年没人来陪它们玩!好不容易来人了,要么人数太多它们不敢出来,要么摊上你这么一个雷电属性的霸道脾气!我觉得它们挺可怜的!切可怜它们?小安子翻白眼:吓唬的你小脸煞白,这么快就忘了?烟儿轻拍她一下两码事好吗!安逸眼珠子一转:要不你就下来安慰安慰它们!烟儿忙又给她一下:去你的吧!要来也是你来,我可没那么大威慑力!把它们吓坏的人可是你啊!呵呵呵呵两个人打打闹闹继续前行,阴暗的通道里被她们的笑声渲染的似乎也温暖了一些!带来了一丝人间烟火气!两个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向前探索,一路上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也没有发现那些先行一步的书斋弟子的痕迹!安逸和烟儿都有点纳闷,就算她俩一路游山玩水速度并不快,可是沿途总要留下点痕迹吧?毕竟那么多人呢?怎么会一点踪迹都没有呢?那可是一群修仙者,就算被人一网打尽,最起码也能给后来的人留下点记号吧?两个人越走越疑惑,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一路向前,又走了能有一盏茶的时间,前方忽然有了变化!轰隆隆雷霆万钧的水流湍急声震耳欲聋!似乎来到了地下河的尽头!暗黑色的河水倾泻而下!形成了一道高千米的瀑布!而通道里的路也到了尽头!只有一条狭窄的石阶依附在墙壁上蜿蜒而下!深入瀑布水底,安逸和烟儿来到断崖处向下张望,下面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到底,只有蒸腾而起的水雾缭绕于半空,河水坠落下去的声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异常的响亮!小安子刚要走上那狭小的阶梯,就被烟儿一把拉住了!你胆子可真大,下边情况不明,视线还不好,冒然下去太危险了!烟儿无奈的说道!小安子也知道危险,可是这里已经是尽头了,怎么办啊?安逸望着烟儿,希望她能拿出个主意来!烟儿想了想,先在四周找找有没有别的出路了!然后再想办法!两个人分别点亮了手中的灵气团用来照亮,仔细的观察着四周!都是一样的墙壁,一样的地面,没有任何值得探索的地方!转了一圈两个人又回到了断崖边!难道真的要下去?这里已经是地底深处的通道里了,再往下爬不是要进入地心了?整在犹豫中,安逸忽然一拉烟儿,指向河对岸道:你看!那里好像是一道门!说着举高了手中的灵气团,尽量让光照的远一点!烟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河对岸的一处墙壁上,隐隐约约有一个拱形的深色纹路,像是一道禁闭的大门,可是河对面并没有落脚的地方,那疑似门的外边直接就是深黑色的河流,难道有什么机关?可是两个人寻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地方啊?那要怎么进去呢?烟儿正想着,结果小安子已经掏出一颗手雷朝那禁闭的大门扔去,找不到机关那就炸开它!这就是小安子莽的策略!没有什么秘道是一颗手雷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颗!哎哎哎!烟儿刚想拦着她,结果手雷已经脱手了,多说无用只能看效果了!轰的爆炸声里,灰尘爆起,石门应声碎裂成大大小小的几十片,漏出后面一条狭长幽暗的通道,通道由碎石堆砌而成,两侧同样布满了长明灯!通道蜿蜒曲折,在这边看去只能看到门口一点的地方,安逸瞅了瞅烟儿: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怎么瞅也要比那边走悬崖要强点,咱们走不走?对于未知领域烟儿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提醒小安子走吧!小心点,注意安全!安逸当先一个飞纵跳过了暗河,钻进了通道内,烟儿待她站稳,没有触碰什么机关暗器,才一个飞燕投林跃了过去!两个人一前一后,保持警惕摸索着向里走去,不过这个阵法里的通道好像都是一个设计师设计的,走了半天还是安静如初,根本就没什么消息机关!两个人也慢慢放下心来,可是这条通道既不向上也没有向下的坡度,到底尽头会是哪里呢?七扭八怪通道逐渐变得宽敞起来,已经可以两个人并排行走了!安逸走的有些无聊,禁不住叹息,这鬼地方,一个试炼阵法而已,搞得这么复杂,这么大干什么?烟儿轻笑道:难不成你指望进来就有一npc给你指路,然后完成点任务,刷点怪就能得到武功秘籍了?那样得来的秘籍估计也就是烂大街那种吧?再说了,这是人家书斋内部的试炼,怎么做都是人家自己的事儿,你一个外人就不要那么多意见了啊!赶快走吧!估计也快到头了!也确实如烟儿所愿,又走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前面豁然开朗!是一个不知道封存了多少年的大门,上边贴满了封条,两个人仔细看了看,这些封条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下款应该都是书斋的历代先人!但是封条上写的内容有所不同,有的是禁止开启,有的是禁止拿走,最奇怪的是还有一个禁止品尝和禁止坐在上边的,安逸不禁好奇心大起,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能让礼仪书斋的先人们,一本正经的贴上这么不正经的封条?烟儿也不知道啊,甚至都没听说过有这种地方!安逸眼珠一转,要不咱们进去看看?烟儿有点犹豫,还是算了吧,毕竟是人家书斋的封印之地,贸然打开有点失礼,而且能让人家先人这么郑重其事的封印的地方,别再有什么危险的东西给释放出来!安逸道:没事啊!要是真是危险的东西早就毁灭或者封印到藏宝阁了,又怎么会放在一个试炼阵法里面!走吧!咱们小心点,看看就出来!说着已经伸手抓向了封条,烟儿刚要阻拦,结果小安子一抬手已经撕下来一条了!安逸也是趁着烟儿反应不及尽快都撕掉,省的她说不行!几下就撤下来所有封条,安逸把手按在大门上用力一推,大门有些沉重,加上年久失修合页都上了锈,小安子费了半天劲才推开一人多宽的缝隙,咯吱吱的摩擦声里,安逸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去观瞧,突然从门框上方瑟瑟的掉下来一捧灰尘,糊了她一头!安逸急忙划拉了头发和脸!烟儿在后边捂着嘴轻笑!她一点事没有,这给小安子气的,抬脚咣噹就把大门踹开了!这样掉落的的灰尘更多了,不过两个人都躲开了,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形,门后的墙壁上房屋中间都摆放有一个个的木头架子,直达洞顶!架子上存放着许许多多各种材质的箱子!那个箱子上面都有一块木牌!小安子走近看了看,箱子没有上锁,木牌上边的字很多,所以比较紧凑也很小,小安子仔细看了半天才看明白,这是介绍箱子里面物品的来历和使用方式的!像小安子眼前这个箱子,里面有一粒未知生物的种子,是900多年前玉航书斋一个叫绝情子的前辈留下的,上边书写了他发现这棵种子的经过,这是一朵七彩花朵,一朵花有七片花瓣,而每一片花瓣的颜色都不相同,这朵花开花的时间非常短,犹如昙花一现!上边还有他尝试种植以后的种种失败的经验,最后也没有成功,只能选择封印在此!留给后人去做研究!烟儿在一旁喊道:安逸!你快来,快来看看这个箱子!小安子凑过去一看,上边写着,这个箱子里是一个蛋,具体是什么动物的蛋未知,这是一位500多年前叫卿雨真人在魔渊口捡到的,这枚蛋处于半透明状,内有五彩霞光,犹如活物一般一呼一吸,随着呼吸蛋壳还在跳动,可是过去这么久了,同样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孵化出来,结果以失败告终!安逸和烟儿一排排看去,所有东西都是那么的魔幻和童趣,就像一个人的童年的回忆,里面没有什么危险物品,也没什么奇珍异宝!各种未知因素,留给后人去破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深深的埋到了地下,又被封存在这里!翻翻找找两个人几乎翻遍了所有的箱子上的铭牌,虽然都很珍奇,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东西,书斋把这些东XZ这么深完全没必要了吧?还是烟儿心细总觉得这里面可能没那么简单,又仔细看了四周,并在墙壁上敲敲打打!安逸笑着说:这已经极其隐蔽了,还能还有密室?你当看电影呢?随便敲敲就能出现?说着顺手打开了一个箱子,刚一打开就从里面迸发出耀眼的光环,一圈圈向外荡去!女人对美丽的事物最没有抵抗力的,安逸高声尖叫啊!烟儿你快来看!此时箱子里面的物品已经收敛住散溢的星芒,小安子和烟儿才能隐约的看清楚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半透明的光环有型无质,若非有着耀眼的光芒,放在箱子里几乎被人忽略了!小安子手快,拿起铭牌看了半天,眉头却一点点皱了起来,烟儿催促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上边怎么写的?你倒是说啊!安逸摇摇头:上边写了,发现这个东西的先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说着把手中的铭牌递给了烟儿!烟儿接过来一看,上边书写到此物乃700多年前,书斋当时的掌门人天舎真人在一处地府紫金矿石内部所得,地府紫金乃是修行界顶尖的炼器材料,任何凡兵只要参杂一点地府紫金,就能破凡为灵,提高法宝品质!这是何其珍贵的宝物,而这透明的物体就被地府紫金包裹在中心,那紫金本就是世间少有的奇珍异宝,所以这透明的环形物品定绝非凡品,可是天舍真人用尽千般方法这环形物品也没丝毫变化,火炼不融,水侵不坠,金戈难伤,木法无增,土掩不腐!甚至用天雷地火都不能让它变化分毫!这更确定了这是一件难得的宝物,而且平时并不发光肉眼难辨,犹如一团凝固的空气,可是熔炼不了终是镜花水月,无奈之下只能封存于此,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安逸现在满眼都是这件珍宝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她打开箱子之前就觉得这里面有东西在呼唤她,而打开以后,透明珍宝发出的耀眼光芒让她一阵阵的心动,感觉里认定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它,而这珍宝也像要吸引她的注意力一般,急于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这就更让她认定了这件宝物与她有缘,可是这毕竟是书斋的地方,里面的东西也都是人家先人收集的,得想个办法讨要才是!小安子心里想着,已经把拿环形物品紧紧的攥在了手里,环形器物突然光芒闪烁起来,极有规律的一圈圈荡漾开去,仿佛跟随着安逸的脉搏跳动,令安逸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她甚至能感觉到圆环所表达出来的欣喜雀跃,这更坚定了她说什么也要得到它的决心!烟儿此时也看出她有些不对劲,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安逸?有什么事情吗?安逸深吸一口气,郑重的看着烟儿,严肃的说道:烟儿!咱们一同修行,一起抗敌,我始终视你如亲姐妹,今天这事你一定要帮我!这下烟儿心猛地一揪,顿时紧张起来,要知道安逸从认识那天起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格,笑的时候比睡觉都多,突然这么严肃的说话,烟儿当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说道:当然了,我们不但是同门,还都另一个世界来的,当然亲如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就说!我一定帮你!安逸听了烟儿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对烟儿道:我想要这件宝物!烟儿听了白了她一眼!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不就是想要一样东西吗!虽然这里是书斋,但是真想要什么直接说不就好了!不管是婵蝉掌门还是静老师还能不给你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他们放在这里也是浪费!放心吧!你只要张口就一定会给你的,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帮你求情就是了!再不行我们大家凑凑,拿出等价的东西来交换也行啊!你至于这么严肃嘛?小安子吐出一口气来:呼……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件宝物我心就乱了!拿到手以后竟然脑子里也六神无主,混乱不堪的!烟儿眉头紧皱!你先把东西放下,平复一下心情再说!别是这个东西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吧?安逸一惊:手一松,啪哒一声手里的环状物品掉落在箱子里!小安子慌忙的把箱子盖扣上,深呼吸了几下,慢慢缓过劲儿来!可是心动的感觉还是没有消散,皱着眉摇了摇头,不是魅惑,蛊惑等作用,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呼唤!呼唤?烟儿疑惑的问道?安逸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对!是呼唤!是心底欢呼雀跃的召唤,好像是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安逸扭头看了看烟儿,无助的问道:怎么办?烟儿看出来小安子心里已经慌乱了!不过也没说什么,还是安慰道:没关系的!不是说了吗!就凭咱们几个的关系,一定会帮你求情拿到这件宝物的!你要是不放心,就把它收进你储物袋里,出去以后跟秦秦他们说一声,大家一起为你分担!安逸犹豫了一下,她心里也知道这很可能让大家跟着为难,但是又舍不得放弃,一咬牙抓起箱子塞进了储物袋,这才有中石头落地的放松感,冲着烟儿郑重的点点头,谢谢啊!一会我去跟秦秦说,这次希望大家能原谅我的任性吧!大不了我再想办法补偿书斋的损失!烟儿无奈的拍了她一下,别忘了还有我们呢!真是的,再说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真是的!弄得那么严重!安逸捂着脑袋气愤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勇气,被你一拍差点打没了!你觉得不是事儿,你倒是拿一件啊!烟儿笑着说:还会激将法了!我拿就我拿!说着伸手拿向旁边一个箱子!其实以烟儿冷淡的性子和稳妥的心态根本就不可能作出拿人家东西的举动!这不过是看见小安子太过反常,为了让她安心的举措,出去也就还给书斋里!可是没成想,烟儿刚拎起来箱子,就听见咔啦卡拉的机关触发声音!轰隆轰隆一面墙的架子突然向外张开,漏出了一个黑洞洞通道,里面没有一丝光线!仿佛嗜人的巨口!在那里等待将两个人吞入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