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斋弟子的合击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34字
  • 2022-05-02 20:00:42

小安子当初不知就里,把人家骷髅杂兵当玩具给好一顿打,结果惹出来巨型骷髅,又跑进了丛林,人家骷髅当然恨他了,不过职责所在,该救援还是要救援!这才为她们劈开了一条退路!不得不说巨型骷髅瞅着挺吓人的,但是道德操守真的无话可说,不过在战斗力来说,跟这树妖比还要差一筹,没看他树枝都不能全部劈开吗,这就是差距,你的伤害有限,别人打你一下你却受不了,这就是差距,骷髅也深知自己奈何不了树妖,但是树妖也清楚知道它也拿骷髅没办法,毕竟人家只要退出一定的安全距离,树妖的攻击手段就毫无作用,而且它的根茎想要延伸出去,却又被地下的小骷髅们团团围困着,想要往外渗一点就给你砍断了,树妖气的扯着树根带着两颗大树,当流星锤用,来了一套王八锤,根本就没什么章法,就是一顿瞎轮,抡园了奔着巨型骷髅的脑袋就砸就是了,那骷髅左跳右蹦前窜后跃,一通躲闪,还能抽空就给树妖身上来一刀,虽然造成不了什么严重的伤害,但是恶心人是足够了!树妖根基不能动是他最大的缺点,骷髅的灵活则是它的优势,把优势最大化才是战斗的真谛!而树妖虽然暂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是毕竟是千年老怪,战斗技能已经像吃饭喝水一样,成为了一种本能!眼见占不到便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低树冠无数树枝连天砸了下来,骷髅无处躲闪只能向后跳起,堪堪躲过这漫天的树枝,忽得树妖的枝叉劲道未老的时候又向前一探,改砸为戳!骷髅的见刚刚落地,身形还没站稳数不清的树枝已经戳了过来,没办法只得歪歪斜斜的又向后跳了起来!可是树妖等他身在半空,正在下坠的时候,猛的拉动两侧的树木,左右各有5.6棵吧,向中间隔空,这一拍要是打实诚了,那骷髅非变成骨粉不可!可是身在半空的它也无处借力啊!只能咬着牙主动把刀尖砍向了戳来的树冠,噹的一声,宝刀被磕的高高扬起,骷髅的身体也被这股力量带的向后极飞出去!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滑出去老远,但也躲开了变成骨粉的命运,啪啪啪连续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几颗大树纷纷断为两截!可见这力道之大!树妖冷笑道:小小骷髅怪也敢挡我去路,今天定当将你和她们一起挫骨扬灰!说着泥土开始缓缓向外翻滚,一道道鼓包如经脉般隆起,巨型骷髅以刀驻地站起身来,裂开巨口一道无形的音波喷涌而出,地面荡起层层尘土,地表之下一只只白色的骷髅手掌破土而出,好像地府的冤魂被唤醒,随着密密麻麻的白骨手掌伸出地面,树妖藏在地下的根茎被无数的指骨抓破撕裂,树妖愤怒的吼道:混蛋!又是你们这群杂碎!我要你们死!话音刚落便拉动着根茎挥舞着大树狠狠的向地面砸去!咔嚓咔嚓无数的白骨手掌被砸成了粉末,但是紧接着更多的手掌又伸了出来,仿佛地下有无穷无尽的骷髅!挣扎着往外爬!树妖则疯狂的砸着地面,那声响真有如天雷划破长空,陨石击碎山峦!大片的土地都在树妖暴虐的淫威下瑟瑟发抖!当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远处开始有零星的人影向这里赶来,已尽同门之意,当先到来的只是几个就近的几名弟子,慢慢的开始就有成群结队过来的了!黑压压一片,互相打着招呼,问候这是什么情况,看见安逸站在几只妖兽身边,还有特意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的,这其中就有各山头的首领弟子,毕竟他们跟安逸还算熟悉,但是大多数人都是衣着整洁,神态轻松,真跟度假来了似的,很少有像小安子造的这么狼狈的,衣服被树杈划的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树妖暴力掀起的尘土又弄得满身都是,简直和非洲难民没什么区别了!安逸!这时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安子回头看去只见秦秦和烟儿两个人手挽手一起跑了过来,看见她狼狈的样子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有没有受伤啊!看着她们那轻松的样子,小安子心里就有气,不是气同门,而是生气自己这个点背,别人来阵中有说有笑轻松写意,就当游玩了,自己这又打又逃那是真拼命了,这时书斋的几个首领弟子也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小安子的情况,安逸一看人太多了,问的问题又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连忙高举双手连声喊道:停停停!大家听我说!大家这才安静下来,对着安逸行注目礼,小安子把进来以后的遭遇,怎么吵醒了骷髅的,怎么误打误撞逃进森林的,又怎么遇见小狐狸和树妖怎么结的仇怨一五一十的跟大家说了个明白,话音刚落又是两个人影掠来,原来是子龙和二少爷听见这边惊天动地的声音好了过来,安逸一看自己人到齐了,这就不怕了了,对着临仙弟子就大吐苦水,我这个命啊!咋就这么苦啊!你们轻轻松松跟旅游似的,我这造的都没人样了!不行!今天这口气非得出不可!秦秦,烟儿你们要帮我啊!为什么不跟子龙他们两个说呢?子龙那是秦秦的小迷弟,你只要说动秦秦子龙自然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来了,根本就不用管他,至于二少爷那是义字当头,护犊子选手,使命感特强的人,一听自己人被欺负了,玩命也得上啊!所以只要说通秦秦和烟儿就好了!秦秦温和的笑道:好好好!敢欺负我们安逸当然不能饶了他,说吧你想怎么出气!烟儿性子虽然冷淡也不可能对安逸的被追杀这件事无动于衷!只是不善于表达,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安逸立时就来了精神:还是老规矩!你们骚扰我来炸它丫的!这时一旁听了半天的书斋几名首领弟子接过话来,周雨滴道:几位临仙剑派的同门!你们到这里本就是我们的客人,如今客人被追杀我们书斋弟子可不能坐视不理,那可不是我们书斋的待客之道!这次看我们为你出气吧!乔一瞳跟几名女子的关系也是最好,听了周雨滴的话连忙接道:就是就是如果到了这里还需要你们亲自出手报仇,也太看不起我们书斋弟子了!看我们为你出气!徐太邺和兰呛心也都纷纷附和,就是就是,断然不能让你们失望就是!时光和荣少宗本就因为吴启笙歌的事有些尴尬,这时候也都站出来表示要为小安子做主!其实啊面子问题是一方面,帮助出气也好,想要历练也罢,最重要的是上次在海岛上临仙剑派的几个人已经大出风头了,这次为了门派的声誉也好,众人的面子也好都不能让他们再出手了!小安子刚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秦秦拉了一下胳膊,回头看了一下,只见秦秦薇薇的摇了摇头,就知道不能再客套下去了,也只能抱拳拱手:多些几位师兄师姐为小妹的事费心了!周雨滴连忙摆手:哪里的话,诸位原来辛苦,当不能让小师妹受半分委屈,且看我等为你出一出这口恶气!说罢几个人已经分头收拢门下弟子去了!瞬间分为了六个阵营,以琴棋书画,昊天,玄阴六座山峰为界定的六组人群整整齐齐的分开站立,形成了一个个方阵,六大弟子居于阵前!稳步向两只巨兽的战场走去,其实无论是树妖还是巨型骷髅早就看到他们集结了,不过都没有理会他们,巨型骷髅的思想很简单,它的责任就是拦住树妖扩张的步伐,这也是当初和仙人之间的约定,至于外人想干什么,怎么搞与它无关,只要不是来解救树妖的就可以,而在树妖眼中,一群化雨境的小修士根本就入不了它的法眼,说难听点蚂蚁再多也不过是一锤子砸扁的事情,何况它又不止一锤子,它能拉动的大树可不止一颗!所以都当成了小孩子家家的胡闹!走到距离战场大约2公里的地方,几名首领弟子向后一抬手,所有弟子都停住了脚步!兰呛心当先行礼朗声说道:烦请骷髅前辈将此妖交给我等,此乃书斋弟子的试炼阵法,礼当由我等身为弟子的来降妖除魔!骷髅听了一个后空翻脱离了战场,口中嘿嘿怪笑:你等书斋的小修士胆子还挺大,不过看你们连打架都这么有礼貌,还真不愧为礼仪书斋啊!既然你们想要练练手,那就交给你们玩玩吧!说完退至一旁等着看好戏去了!树妖则愤怒至极,你们这是拿我当成什么了?推来让去拿我当猴耍呢?怒道:无知小辈安敢欺人太甚!兰呛心豪不在意,而是对着骷髅深使一礼:多些前辈成全!直起身来左右看了一眼几位首领弟子!还是老规矩如何?其他人当然没意见,可是树妖却受不了了,肺都要被气炸了!这一个个是真不拿我当回事了!仰天怒吼!一甩两侧根茎,十来棵大树脱手而出,奔着人群就砸了过来!当然这一群书斋的弟子不会被这种高空抛物给砸到,要不还修得什么仙呢!但是也表明了树妖的态度!打就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几名首领弟子随手几道灵气飞出,击碎了树木,开始了各自的安排,乔一瞳喊道:琴舍弟子听令!琴瑟和鸣奏一曲万马奔腾!只见她身后的琴阁弟子纷纷从背后摘下各自的乐器,有琴有筝,有琵琶有玉笛!乔一瞳自己则拿出一个典雅古朴的瑶琴致于腿上!看到此场景徐太邺喝道:棋舍弟子听令,天地方寸间,妙法补星河!列阵星落满布!说着伸手掏出一块四四方方金属色泽,上边横竖刻画的棋盘!而身后弟子或持剑或拿盾,进退有据,前后有尺,竟然随着他手中棋盘的落子,摆出了白子困黑龙的布局!周雨滴看了朗声大笑!知道这是要跟临仙剑派的几名弟子露一下脸了,当下也不含糊,从怀中掏出一只毛笔!星辰铁为杆,火凤凰为羽!大声喊道:书阁弟子听令!执笔书岁月,诗词揽星河!随我书写*字灭魔符!兰呛心当初接话要替小安子报仇,早就存了亮一亮底牌,在它派弟子面前炫耀一下的心思,这时候当仁不让的要表现一番了!拿出十二分精神喊道:画室的弟子们,咱们可不能弱了书斋的威风!丹青舞绘山水同色!渲染出几代千秋!众弟子!随我笔画山河镇压妖魔!说着身后众人已经拿出纸张笔墨!酣畅淋漓的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小安子看他们在那比比画画的有些不知究竟!偏头低声询问秦秦,他们在干什么呢?秦秦听了微笑着小声回答她:在做战前准备,你仔细感受一下空气,大地的波动!安逸听了闭上眼睛,把灵力释放到最大,探索着空气和大地的脉搏!谁知好好把灵力延伸出去了,就发现这方天地已经被一道道灵力纵横封锁住了!小安子一惊,连忙睁开眼睛看向秦秦!这?……秦秦笑道: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要知道大音无声,大象无形!祥和的表面往往暗藏杀机!这才是书斋千年来的底蕴!安逸重新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中的波动,大地的震颤!伴随着乔一瞳瑶琴悠扬的乐声中,每一次琴弦的拨弄都能带起空气中无形的波纹晃动,而她身后琴舍弟子们的演奏,就行巨浪跟随的潮水层层叠叠一浪接一浪!从浪花中跳出一匹匹半透明的烈马,撒着欢在音波里奔跑嘻戏,大地上的石子也在哪里跳动,好像在给琴声伴舞一般!而徐太邺带领的棋舍弟子,脚步不停的随着手中棋盘上的黑白子而变换,每一步踏出都有一道或横或纵的无形之墙林立而起!把空间分割成一个一个的小块独立出一方天地,里面金戈铁马厮杀征战竟掀起阵阵血雨腥风!周雨滴的陨石毛笔凌空书写着*字,而身后的弟子们也在哪里隔空挥舞着手中的毛笔,再为*字的形成添砖加瓦!阳光照耀着半透明的字体,转换为万道七彩霞光,映照着天地色彩斑斓犹如仙境!这一看就是合击之技!而随着兰呛心带着画室弟子的挥毫,却有一个又一个的人物或动物形象脱纸而出,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黑白两色生命,与空中成群结队的扑向了树妖!说的复杂但出来的速度,只是一瞬间漫天的灵力波动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罩向了树林,不只是树妖,整片森林都在他们的打击范围,因为小安子刚才已经告诉大家了,这片森林都是树妖自己形成了,但凡有一颗大树,它就能借机重生!所以书斋的弟子一上来的目标就没有对准单个树妖,时光和荣少宗看了其他四座山峰弟子的表现,知道不能再示弱了,这是大家集体亮肌肉的时候了!时光笑道:昊天一脉弟子随我来!大日琉金决准备!流火降世,焚天煮海!昊天弟子纵身而起,一个挨一个,一个落一个在半空中叠成了一个肉体的圆圈,口中喝道:烈阳破万法,赤焰灭重邪!大日鎏金群魔避易!不愧是南部抵抗魔族的最前沿,法决的名字都是以灭魔为主!听着就那么有气势!众昊天弟子双手虚捧成半月状,手心闪烁着橙黄色的光芒!慢慢汇聚到一起,填满了组成的圆圈里!真的好像初升的太阳般耀眼!安逸心中想到,果然如昊日当空,照耀大地!转头又看向玄阴一脉的队伍,心中恶趣味道该你了!展示!荣少宗也没让她久等,在昊天一脉汇聚出太阳的瞬间!高声喊道:玄月寒光影,冷艳绝神州!玄阴弟子听令!皓月繁星决,困魔方寸间!只见玄阴弟子纷纷抽出佩剑,手指轻弹剑刃!口口齐声合道:繁星伴明月,光寒十九州!手中的长剑射出一道道银白色的寒光!合成一弯新月立于天空,冷淡如水的月芒笼罩四方!六座山峰的合击之术各有各的特点,但都非凡品!琴舍的音波攻击,如浪似潮掀起万马奔腾,一匹匹烈马冲撞向树林而不是单独打向树妖!阵阵的浪花拍打着树木组成的围墙,马蹄声声踩踏在树林里,一棵棵粗壮的树木在波涛声中轰然倒塌,一根根根茎在马蹄下碎裂成渣!树妖来不及反应就被浪潮涌进了树丛!放倒了一排排的巨木!就连它的本体也遭到了烈马的奔袭!不过树妖毕竟是四阶王兽,修炼了不知几千年,声波虽然能冲毁树木,但是在它本体上却很难留下痕迹!皮糙肉厚已经不足以形容它那如山一般庞大的身躯了!只能说遮天蔽日,笼罩了半个天空!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够伤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