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整顿玉航书斋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119字
  • 2022-03-13 18:27:32

那会飞的长老,执事们纷纷飞到半空中去拦截那道火球,不会飞的二代,三代弟子也都各自在山峰首席弟子的带领下结阵自保!一时间警钟响起人人紧张起来!婵蝉本以为那炎魔会被护山大阵拦住,也没在意,只是等长老们过来帮助一起控制住腐蚀之毒的蔓延,谁曾想那炎魔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宝或者秘诀,竟然如滴水入海,融化进了护山大阵的光线里,穿透过去了!婵蝉见了怒上眉尖,好好好竟然连护山大阵都给改动过!好个炎魔!好你个魔族!气的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静老师轻抚她肩头,柔声安慰道:这也是好事!提前发现了他们的阴谋,总比等魔族打过来才知道要损失小得多!婵蝉意愤难平咬着玉齿对着长老吼道:赵堂主,刘阁主,你们两个安抚弟子,宋长老和张室主随我控制住这腐蚀之毒!隋长老和聂长老你们两个领着各带领昊天,煊阴两脉弟子出山追踪炎魔,他现在受了伤,应该跑不远,你们注意安全,发现踪迹立刻放门派求救信号!我随后便到!几个长老峰主应声分散开来!婵蝉双手平伸用灵力再削弱腐蚀之毒的影响范围!宋长老和张室主也赶了过来,不过一看这腐化的速度就眉头紧皱!魔化池的液体腐蚀性太大了,半座后山已经都成了灰黑色!来不及多问,急忙伸出手用灵气抵抗腐蚀之毒的扩散!婵蝉看见两位长老接手了,抽出腰间的佩剑,又拿出那面古朴铜镜!喊道:准备!两个长老立刻紧张起来,精神更加集中!婵蝉看准位置一剑削成下去!剑芒脱手而出划过山腰处,后山被平整的分成上下两个部分,宋,张两位长老用灵力猛的向上一拉,把山头拉到半空,婵蝉一摆玄阴镜,镜面泛起一层层涟漪!喷涌而出的波光照在山头上,静止在了半空,可是玄阴镜只有困字决,没有昊天镜的炼字决配合,无法做到消灭腐蚀之毒!而婵蝉转头看向了静老师:静姐姐!现在只能靠你了!当年静老师是要执掌昊天一脉的,这炼字决当然是学过的,而这也是非昊天一脉掌门不得外泄的秘法!静老师摇摇头叹息道:哎!真没想到,还有使用它的那一天!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却一点不慢,毕竟这是关乎整个玉航书斋的大事!双臂平伸,玉指微屈,左手莲花决,右手宝相决合于胸口!十指翩翩起舞,编织盘旋,最后汇聚成四指并拢,六指相交的祁天决!嘴唇翁动口中低吟秘法!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红光,身周的温度开始炙热,当念尽最后一个音符,静老师合十的双掌平推向半空,流炎离开她的手掌直击山头,瞬间点亮了夜空,红色炽白的火焰热度高的惊人,连两位长老都有些承受不住连连后退!只有同为真人的婵蝉还在用玄阴镜笼罩着山头,很快泥土,岩石都在炽白的火焰中分崩瓦解化为灰烬,那腐蚀之毒没有了生存的容器!也被一点点炼化,终成一句黑烟四散在空中,婵蝉这才收了玄阴镜!看向山下!门派弟子已经都由长老们安抚着回去休息了!至于能不能睡着那就各凭本事了!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婵蝉对着静老师说道:静姐姐!你先送他们两个回去吧!说着一指小鹿和石头!转头又对宋张两位长老说道:你们随我去追踪炎魔!静老师一看婵蝉这架势,应该是今天晚上不抓住炎魔誓不罢休了!也不好多劝,只得点点头,好的!我把它们送回主峰就会来帮你!婵蝉微微摇了一下头!静姐姐的心意,小妹心领了,但是你还要照顾临仙剑派门下的受伤弟子,追踪的事情有我就够了,等找到他再劳烦姐姐出手吧!静老师想了一下,自己门下弟子确实受伤的较多!只得说道:好!那我先去安顿门下弟子!有事婵蝉你别冲动!千万要等我到来咱们一起面对!这是怕婵蝉又像当年一样,脾气一上来冲动的不管不顾铸成大错!婵蝉点点头好的,静老师带着两个小的回主峰安顿不说,婵蝉这边可以说是火冒三丈,怒气冲天了!后山被毁,门派的护山大阵都让人动了手脚,玉航书斋的脸面可是丢到家了!婵蝉领着张,宋两位长老先是去了阵法的中心枢纽看了一眼!发现改动的非常巧妙,只是在能量转换的时候多加了一条输送通道线,使得有一小部分阵法的能量不到位!形成一个容易突破的缺口,而没有改变整体阵法的运行和作用!婵蝉没有一上来就砍断那条多出来的能量线,而是先从截断一侧的进口,再抹去另一边的出口,最后才毁掉了能量线,做这一切的时候,手气的一直在抖!等完成以后又抬手测试了一下护山大阵的运行,感觉没有了滞涩感才努力压制着怒火,对两位长老说道:你们先出去,我在中心枢纽再添加一个攻击阵法!本来这里只有防护型的幻阵和迷阵!现在加上一个攻击阵,足够让偷摸进来的人吃一壶的了!两位长老在外边等候了一刻钟的时间,婵蝉才急步走了出来,看了一下他们二人道:走!出阵一起去找炎魔,我要跟他好好算一算这笔账!带着两个人,顺着隋,聂两位长老留下的信号,追踪了过去!没有多远就是幅缘城了,却看见隋,聂二人正立在半空中!手下的弟子则三人一队,五人一组的在城里大肆搜索,看来是追丢了!婵蝉厉声问道:怎么回事?隋聂二人见到掌门,先是拱手行礼,然后把经过说了一遍!原来那团火球离开玉航书斋后并没有飞多远!就好像体力不支的向地面坠落,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当隋,聂二人追来的时候,火球已经熄灭,炎魔则踪影全无!由于地下是炎魔的天下比较危险,两位长老并没有冒然进入,而是用追踪纸鹤飞入洞穴探查,结果纸鹤在不远处的幅缘城发现了出口,在一处荒废的民宅卧室里!这才有了两位长老派遣弟子,到处搜索的一幕!婵蝉已经对魔族的无孔不入深有体会了,但是幅缘城可是有着辨魔阵法的存在,也就是当初小安子她们进城时所经过的那道水波纹光幕!如果连这也被破坏了那魔族也太张狂了?这是需要几个阵法大师几十年才能研究透彻的东西啊!不过一想到护山大阵,婵蝉心里有了一股挫败感!是啊!自己家门都让人破坏了,何况这个城市的阵法呢!说是大肆搜索,但是毕竟都是书斋弟子,每一个都非常有礼貌,敲门,等应答,说明情况,进去用秘法到处扫视一圈,然后出来告辞,气氛紧张不激烈,有理有节百姓也没有什么敌对情绪!都是劳苦大众,察言观色还是能做得到的,一看这人声鼎沸,鸡啼犬鸣的景象,就算有点被半夜吵醒的不满也都砸进肚子里了,何况人家还这么有礼貌!有那莽撞的刚要张口说点什么,也都被家人拉着不再言语!婵蝉和几个长老在空中分散开来,两个长老一组,分别守着三道城门,南门是玉航书斋的方向,想来这些魔头应该不能再回去自投罗网,婵蝉则站在城中心的半空之上总揽全局!又过了一刻钟左右,从南边一到身影踏空而来,裙角随风飘动,长发飞舞体态轻盈!正是静老师赶过来了!婵蝉!有什么发现吗?婵蝉摇了摇头!还没有!福缘城说大不大,说小那也不小,毕竟是四座边疆要塞之一,里面的居民和往来的商队人数不少,而这里只是隋,聂两位长老带领的昊天,玄阴两脉的少数弟子,想要排查完这么大一座城市,时间当然要久一些!静老师听了不再说话,覆手站在婵蝉身边帮着守护!月移西梢天过半!东边的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吵嚷声音,婵蝉凝神看去却是巡查弟子和居民发生了口角纷争!婵蝉飞过去一看,一扇大门躺在地上,里面有一青年人披着外衣现在院里,正怒视着眼前的三名书斋弟子,双拳紧握面色通红,青年人身边有一年老妇人双手拉着青年人的臂膀像是在劝说什么!门前的弟子中当先一人正大声争辩着什么,其他两人也是一左一右的按住他的肩膀!婵蝉见了当头那个弟子还在那里大声争论,忙大声呵斥:赵林德!你在干什么?这三个弟子才发现掌门到了!连忙躬身行礼:口称掌门!期间那赵林德还愤愤不平的撇了那院子里的青年一眼!才恨声说道:启禀掌门!我们弟子三人奉令巡查这片街区,一路上都是恭敬有礼不曾有半点冒犯,结果来到这家的时候,弟子只是轻轻敲了一下门环,这门却直接倒了下去!那青年冲出来就说是弟子等人推倒的,让我们陪!弟子好声解释不是我等所为!定是这门年老失修腐化了,一碰就倒,就这样!这样吵起来了!婵蝉怒喝道:我等三更半夜惊扰他人本就不对!造成他人损失当然要赔偿,身为名门正派弟子哪来的这么大脾气?你等如何敢对普通百姓叫嚷?此次回去后去刑堂领罚!三个弟子低头受教口中应到:是掌门!婵蝉说完自己的弟子转头又对院子里的老妇和青年和颜悦色的说道:对不起这么晚还惊扰大家,这大门我一会就让弟子帮你们换新的!说着目光扫过那大门,口中忽然咦了一声!随后落在门边仔细查看,只见那大门的荷叶处切口整整齐齐,居然是被利器劈开的!这是有人故意破坏!这院子里一老一少,都是普通百姓,不可能得罪有这种手法,能无声无息砍断合页,而不被书斋弟子发现的人,所以目的只有一个!婵蝉立刻纵身飞起,四下观望!忽然出手向着房檐下一个阴影处一掌拍出,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阴影里一道人影被拍飞出来!身穿黑色夜行衣!头用黑布包裹,整个人就漏出一堆纯黑色的眼睛,细长阴冷,挨了一掌并不致命,就地一个翻滚化去力道,一纵身跳上房顶,身影连续闪动,本着西方逃了出去,赵林德等三位弟子见了不敢怠慢,手提宝剑齐齐跃上了屋脊追了过去!婵蝉在空中自是看得清楚!那夜行人上蹿下跳,一会跳入人家砸几个缸,踹几下门,一会又跳上房顶跺下几块砖,踩下几块瓦,引得百姓争先亮起烛火,起床查看,人汇聚的越来越多!婵蝉冷哼一声:还想制造混乱,趁机逃走?做梦!赵林德三人也知道他是在故意制造混乱,不管不顾的只是低头猛追!眼见那人又一次跃上房顶,赵林德喊道:为我护法!说着一咬舌尖,一口心血喷在掌中的宝剑上,那宝剑在手中微颤似要脱手而去!赵林德脸色苍白立时有些萎靡,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抛出掌中剑,喊了一声:去!宝剑急射出去,奔着那人的后心就扎!那人听到了动静也不回头就地一滚,翻下了房顶,继续闷头就跑,可是那宝剑沾染了赵林德的心头血,好似拥有了灵性一般,随着那人的身型一个下坠继续急冲过去!噗的一声透胸而出!那人啊的一声收不住脚步,又向前踉跄的跑了几步才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另外两名弟子几步冲了过去,分别抓住那人的两只胳膊提了起来,抬手摘下了他的面罩,只见那人眉毛稀疏,鹰鼻微勾,薄唇紧抿,却是一陌生男子!被驾着站立不稳,嘴角还流露着阴狠的嘲讽嘴脸,婵蝉见了惊觉不对,快散开!立刻拔高身型伸手成罩,罩住了那个人,那两名弟子听到掌门的惊呼,早就训练有素的松开双手,跳到一旁去了!那夜行人眼漏惊恐,肚子迅速膨胀,砰的一声整个人像炸弹般爆裂来了!血肉四溅蹦的罩子內一片血红!肉块迅速变黑并腐烂,冒出了浓烈的黑烟,却被那灵气罩限制在一起无法扩散出去!婵蝉看着护罩里面的碎肉逐渐腐化成一滩黑水,怒道:好恶毒的魔头!正说着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扭头东望伸手又是一掌拍出,口中喝到:好胆!啪的一声!又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影被这一掌从阴影中打了出来!这回没等那个人跳起来婵蝉就伸手把他用灵气给罩起来了!那个夜行人在护罩里敲打,挣扎了半天,才又砰的一声爆裂开,成为了一滩肉泥!婵蝉面带怒色随手一压,把那团血肉按进了土里,此时很多百姓被吵醒,纷纷走出家门观瞧,婵蝉腾于半空中,朗声道:有魔族妖孽潜入城中危害百姓,希望大家不要惊慌,安静待在家里,好好配合玉航书斋弟子检查!早点找出那魔族妖孽,大家也好安心!这一话语声音不大,却在全城人的耳边回响!大家都是在玉航书斋下讨生活的,对于书斋还是很有归属感的,而且礼仪书斋的名头响彻天下,百姓也都信服,所以并没有造成太大恐慌!婵蝉看见大家情绪比较稳定,没有太大波动,也是甚感欣慰!这是玉航书斋深得民心的表现!随后对在空中巡视的几位长老道:你们好生看约束自己的弟子门人,务必礼仪待人,我和静真人去城中阵法枢纽,启动阵法!等修复好就来个瓮中捉鳖!声音洪亮,刻意没有压低!这是要逼的那些魔族狗急跳墙自己蹦出来啊!几个长老应声说是!婵蝉汇合静老师往城市中心飞去!飞行速度并不快!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话一定会被那些魔族妖孽听到,她在等,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后逃走的机会,所有人都在等,等魔族出招!果不其然!不远处的一个大院里,本来是城里商贾的一处住宅,已经存在好多年了!商人自称姓王,来自中心王城!来这里是为了购买一些魔族的特产然后贩卖到王城中,这样的商人在四座要塞里不知凡几!所以大家也没有特别在意,而且这王姓商人为人和善,乐善好施,买卖公道,遇到那有难处的还能适当让利,扶持一把,真个是修桥铺路良善人家!可是今天院落里却影影绰绰的藏了不知多少人,客厅里团团坐着四个人,为首一个胖乎乎的一团和气,不语带笑,正是吴启笙歌!左手妖娆妩媚动人心魄,正是那妖精汤圆!右手的头戴兜帽目光阴冷也是虫魔昨日清风!下首恭敬坐着一个高高瘦瘦,面色红润的,正是这座宅院的主人,王毅海王掌柜!此时反而像个拘束的客人,只有半个屁股搭在凳子上!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这要让城中的富贾看到王掌柜这副模样,指定以为这是他的同胞兄弟!这时,有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从院子里飞跑进来,低头抱拳:启禀掌柜的!2号也自爆了!不过被困住了,没有引发什么骚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