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问心有愧蝉与婵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22字
  • 2022-01-02 19:35:45

静老师站在门口,听见他们的呼喊明显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些人,他们的礼仪和服饰是那么的熟悉!一段深藏在心底的往事被勾起!那是关于册封大典上的记忆了!秦秦看见静老师在发怔,而吴师兄他们一直在那弯着腰也不敢直身!连忙过去呼唤了一声:老师!静老师这才醒悟,哦?啊!自嘲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走神了!你们起来吧!吴师兄等人这才直起身子,面容恭敬,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的神色!静老师对着头前的吴师兄道:我已经不是玉航书斋的人了,你们不用行这么大的礼,都回去吧!吴师兄当即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又行了一礼,静老师当面,弟子乃是门下二代知客弟子吴启!当日下山时,说着又朝玉航书斋的方向拱了拱手,受掌门嘱托!寻遍天下查找静老师的踪迹!并以掌门之礼待着,恭迎回门派!并且弟子每次下山,都会被门派内长老叮嘱,作为门派中头等大事来办,所以始终铭记在心不敢懈怠,刚才得知静老师以来到这福云城中,如不能尽心接待,门内长辈得知,必会责怪弟子之过,所以前来打扰,还请老师不要见怪!静老师微笑着说:你们啊!不用这么客气,我也不会让你们为难的!我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自会去玉航书斋的,只是这掌门之礼万万担不起,还是换个长老执事接待即可!吴师兄只是拱手称这是掌门死命,不敢违背,正说起间,天空中由远至近嗖嗖飞过无数道流光!布满天际!静老师抬头看了一眼,轻声一叹!哎!何必呢!这是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静姐姐!一众人定睛一看,那满天的流光都是一个个驱驾法宝的修仙者!每一个都是盛装出行!当先一女子更是打扮的庄重大方,头戴彩凤展翼鎏金冠!斜插碧玉卷云簪!身披七彩凤羽大氅!身着粉红对襟长群!白玉鎏金吞口的束腰!腰间美玉明珠佩,随着脚步来回摇摆!足下麒麟踏云尖头薄底靴!靴子面乃鸡冠蛇腹部的嫩皮所制,太阳一晃颜色变幻不定甚是好看!来人正是玉航书斋现任掌门,玄阴镜的执掌者!静老师也幼时玩伴闺中密友蝉与婵!飘飘然自半空中落下直接来到了静老师面前!朱唇轻颤,面色潮红,乌黑的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泪花!再看静老师!此时眼泪已经悄悄划过了嘴角!面带笑意,眼中却是喜悦,酸楚,痛惜等等五味杂陈!相对无言!四周的人也都安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忍打扰这对挚友重逢!良久,静老师才憋出一句话!你……还好吗?谁知道这句话就像打开了阀门水龙头!婵蝉一头扎进静老师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像是要把着200多年来的思念与懊悔全部发泄出来一般!泪如雨下打湿了胸襟!静老师这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两个人抱头痛哭!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哭的那叫一心碎!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啼哭之声渐渐平息,两个人平复了一下心情离开彼此的怀抱,执手而握,相互打量了一番,静老师眼中含泪,面带微笑道:你瘦了!这就是瞎话了,身为修仙者,那体形样貌虽不是一成不变容颜不老,但是吸收天地灵气,改造自身,是不可能有胖瘦之分的,称得上各个都是帅哥美女!除非悟道的晚,已经过来最佳年龄,否则永保青春那是不在话下,这也是很多人修仙的目的不是!静老师这话说的却异常的诚恳!婵蝉也听的心安理得!你不也一样吗!其实两个人遭逢270年前的误解和伤感以后,心境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些影响!道心都差点破损,经过了多年的休养,才慢慢恢复过来,但是样貌上都有了一些多多少少的变化!都是思念多年的好友,乍一见面立刻就觉出来对方的不同!婵蝉看向四周,刚才两个人抱头痛哭的时候,天上飞的,地上站着的都自觉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好像那里有什么新奇的事物!就连小鹿和小安子这两个淘气包都不忍直视!看向天空!但是毕竟是众人环绕之中,众目睽睽之下,难免有些尴尬,婵蝉轻声说道:姐姐跟我回山吧,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你说呢!静老师此时也明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点头道:好啊!婵蝉!离别后,我也有太多的话想跟你说了!但是我弟子现在身受腐骨之蛆之苦!这次我来是来求援的!婵蝉听了面色有些凝重,没想到这种毒虫又重现于世!不过这其中有些关节需要姐姐知道!说罢又看向四周!咱们还是回门派再说吧!静老师知道既然来了,这山门终归是要进的!当下也不犹豫点头道:好!让子龙和二少爷将浩宇抬出来,这时小安子一拉秦秦偷偷去前边要把帐结了!结果掌柜的说什么也不肯要!只是说几位都是玉航仙门的贵客,住在小的这里当是蓬壁生辉,怎么敢收您们的银两,这要让人知道,会被戳脊梁骨的!万万使不得!秦秦推让半天,掌柜的只是抵死不收!只得谢过!拿出一颗强身健体的丹药递给了掌柜的!让他家有老人身体虚弱时,或者自己年迈是可以服下,当可延年益寿!掌柜的听了如获至宝,差点跪下给秦秦磕头!让秦秦拦住了,修仙之人最欠不得这种人情债,心有愧疚,修为就无法寸进,小安子也同样掏出一颗丹药,弹指飞落那个店小二怀里!笑着说这是给你的,谢谢你的照顾啊!店小二哪见过这个,连忙跪下把头磕的嘣嘣响,多谢仙子,多谢仙子!小安子一挥衣袖,一缕轻风把店小二托起,口中则道:行了!起来吧!你有心了!转身和秦秦回到院门口!这时候静老师和烟儿几个人已经收拾妥当,等着小安子两个人回来,静老师这次拿出飞舟,没有掷于地上,而是停到了半空,见秦秦两个人回来了,牵着婵蝉的手,用灵气裹着众人飞上了船头,吴师兄回身叮嘱了几个知客弟子领头的,带着荣少宗和时光也驾起了飞剑,飞舟当先前行,后边是漫天驱使飞剑,法宝门派内长老执事,吴师兄三人紧随其后,浩浩荡荡有如星河璀璨飞行于天空!飞了不到50里!前方出现了高耸入云,连绵起伏的山峦!奇石怪峰林立,百兽群鸟啼鸣,蒸蒸云雾漂浮于山巅,排排大雁飞行于其间!仙鹤相伴起舞,灵兽奔腾于山野!一行人的飞来划破了云团,日照金山,光芒下一座流转着奇异符号的护法大阵映射出金色的流光!符号流转间光芒闪烁,像一颗明珠镶嵌于群山之中!又飞行了10分钟才到的护山大阵前,这才发现法阵是那么的巨大!笼罩了半个天空!婵蝉伸手掏出一块玉字的菱形金属牌!灌入灵气亮起白色霞光,打在法阵上波纹晃动,裂开一道水幕般的涟漪,缓缓张开!两端如珠帘卷起!露出里面人间仙境!琼楼玉宇雕梁广厦,依山林立而起,进门处的广场上此时也站满了穿着门派弟子服饰的男男女女!排成四四方方的欢迎队伍!每一个人都庄严肃穆,身型挺拔!不愧礼仪书斋之名!静老师看了摇了摇头,她原来也是礼仪书斋里的一员,而且是亲传弟子之一!恪守理法,严格律己,可是毕竟那都是270年前的事了!随着时过境迁,耳目渲染下难免染上散漫临仙的那种随心所欲,自由散漫的性子,对理法教条并不是十分看重!对这样的场面总感觉没有什么意义!尊敬在人,法理在心!尽忠职守,洛守本份,这是人品,不是样子!但是这是玉航书斋几千年的传统,不可能因为某个人去改变!静老师刚要降下飞船,婵蝉一把拉住了她,扬声向众人宣布!静书航真人,乃本门掌门之一!现已回归,望大家今后以掌门之礼待之!要是别的门派,突然就多出一位掌门,地下早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可是在礼仪书斋弟子心目中,掌门之命服从即可!所以下边站立的和天上飞着陪同的弟子长老们都只是齐齐应了声:是!声音整齐划一响彻天际!静老师愕然的看着婵蝉,一时间竟然忘了否认!婵蝉回头对静老师说道:静姐姐,当年这掌门之位本就有你一席之地!当日掌门继承大典,是让小妹破坏了,今日回归,小妹当为你一一补上!静老师连忙阻止了她,婵蝉!你是掌门,怎么可轻易就把掌门之位许人!要知道我已经离开270多年了,不认不识又如何能够服众!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在是以前的我了!婵蝉眼中的执着之色没有半分退让,静老师连忙道:咱们还是单独去说吧!婵蝉这才没有坚持,秦秦等人这时都听傻了!怎么来一趟玉航书斋静老师就成了别人家的掌门了?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一切!静老师用眼神示意她们不要多问,婵蝉听了劝,也让弟子们都散去,然后在一群人的注视中,领着静老师等人飞往主峰掌门大殿!到了门派内部,除了掌门和几位执事长老,其他人一律不许飞行!弟子辈只能降在广场上步行,婵蝉和静老师带着剩下的人飞到了大殿门前!静老师收了飞舟,宾主分为两排,走进殿内!分两边坐好!婵蝉情绪还是有点激动!一旁的执事长老见了轻嗑一声:嗑嗑!那个……掌门!静老师回归是本门大事,是否应该举办一个迎接大典,告知天下啊?婵蝉脱口而出这是自然!静老师则连忙阻拦:不可!婵蝉把目光看向静老师:难道静姐姐还不原谅小妹吗?说着眼神中的忧伤已经浮于面颊,静老师依然微笑道:婵蝉说的哪里话!你我相交于幼年,一起修行,一起成长,一起抗敌!怎么会有原谅不原谅只说,当年的种种以早就过去,何必始终记忆于心!我现在在临仙剑派也挺好的!婵蝉听了当即激动的说道:静姐姐,难道你不回来了?静老师微笑着说:婵蝉,这样不也挺好吗?我已经离开太长时间了!对玉航书斋的人和一些事情已经太陌生了,而且我在临仙剑派很好,大家都对我挺好,都挺尊重我!我也舍不得这些拿我当亲人一样的孩子们!我这次回来,就是希望和你重拾多年的友情,打开心结,现在你也该放下了!婵蝉轻声唤道静姐姐!刚要反驳,却被静老师摇头制止了!静老师从小就是性子温和,但是一旦决定了的事很难更改的人!相识多年,婵蝉自也知道,所以暂时把话咽了下去,说起了浩宇的伤势!静姐姐这次的来意我以知晓,但是自从当年我犯下大错,就决定保留昊天镜!不再给它找传承了!所以现在昊天镜已经被我锁在门派秘崖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为它寻找过主人!就是想等你回来留给你的,现在你回来了,自然任你处置!说到这里,婵蝉的眼中露出狡黠的笑容!静老师听了,不由一叹!哎!因为她知道,这是婵蝉的小心思!为的就是让她掌管昊天镜,就任掌门之位!一边是昏迷不醒的浩宇!一边是她不愿在碰触的掌门之位!她真的是有点两难的选择了!愣在了原地!秦秦等人在长辈聊天的时候当然不可能插嘴!但是心中的焦急让他们有点坐立不安了!都眼巴巴的看着静老师,期待她的选择!心中自问,如果是自己也怕是两面为难了!婵蝉见了心中还是有点小得意的,但是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流露出来!而且安慰道:静姐姐远道而来,想来也是累了!来人领临仙剑派的各位道友先去休息!待傍晚在设宴款待众位!静老师知道这是给她台阶下,也是留给她考虑的时间!只得起身谢过!一行人跟随着知客长老到客房休息不提!大殿内!婵蝉在跟静老师依依不舍的道别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中全然是狡黠的神色!静姐姐!这次看你怎么选!静老师跟随知客长老来到了客房中休息!知客长老也是知道当年新密的!态度非常热情的给大家安排到了最高标准的客房,那是只有一派掌门才能入住的地方!静老师看了心下暗自摇头!但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谢过了知客长老,待他离开后临仙剑派的众人才一起为了上来,叽叽喳喳的像小鸟一般问个不停!看着这一群好奇宝宝!静老师也不免头大,连忙制止了她们各种各样的问题!你们先把浩宇放下,咱们再好好说行吧?等她们把浩宇安置在床上!静老师这才居中坐下,这时候大家又围过来团团坐下,虽然没有再张口,但是眼睛里好奇的目光却都抑制不住了!也包括刚刚加入的小鹿和石头!静老师无奈的看着她们:你们啊!随后便把当年的那段往事跟几个小家伙说了一遍,这一说,就到了傍晚!最后说道:我要不接受昊天镜,浩宇的腐骨之蛆,就无法解除,可是我要接受昊天镜!那就等同于接受了掌门之位!所以我才左右为难啊!安逸听了追问道:难道他们玉航书斋就没有合适的弟子传承昊天镜了吗?静老师回道:不是没有!而是这么多年都没有让他们的弟子接受传承仪式!像这种一派的镇派之宝,传承是非常困难的,需要宝物自行择主!所以传承仪式就是一种考验,需要闯过重重险阻的!哦?那是什么考验啊?小安子那是饱受地球玄幻小说荼毒的,听说有宝物,不管有没有用,都先拿到手才是!静老师笑道:你啊!看见有宝物眼睛都冒金光!也不知道你的道心怎么不是元宝,而是闪电!刚说到这里,脑中灵光一闪,好像想起来什么,眉头微微皱起!却怎么也抓不住那瞬间即逝的灵感!这时敲门声响起!原来是知客长老又来请临仙剑派的诸位前去赴宴!静老师当下不再多想!领着一群好奇宝宝去赴宴!至于浩宇!现在病情还算稳定,但是也需要人照料,二少爷当仁不让的担当起了这个任务!毕竟来的一共只来了三个男子,子龙那是满心满眼都是秦秦的主,一定是要跟着去的!就只能自己来了!静老师当然也放心二少爷在这照顾浩宇,毕竟玉航书斋自会有知客弟子来送饭,所以吩咐了几句就领着几个小的走了!来到大殿!里面已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常!婵蝉领着门内长老们站在门口相迎!远远看到静老师一行人就迎了上去嘘寒问暖热情非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