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两个疯子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4877字
  • 2021-07-31 09:37:38

正说话间,就听一小二快步走了上来,弯腰躬身在老板娘耳边轻语!老板娘笑到看来有人着急了!说着嘱咐小二把两位请上来!不大工夫店小二引着两个人走了上来!当先一人!身高在一丈二开外,身材消瘦!剑目微咪,两条重眉鼻直口阔!约么30岁上下的年纪!头发简单挽了个半月暨!插了一根白玉簪!身穿揽月长袍!腰扎月蓝束腰,中间一块虎头吞口,脚下一飒鞋!后面一位!面白无须!剑眉入鬓,目若星辰,鼻梁高挺,薄唇紧珉,身高一丈左右,体态修长,白袍如雪!二人手里握着折扇,走路带风,一看就是两位翩翩公子!只是后一位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到像被小孩涂鸦一般!老板娘笑着介绍!这一位,指着站前边这个说道,就是咱们刚刚说起的,朋来楼老板李进!也是血魄美酒的主人!至于这一位,指了指后边这英俊青年!是咱们祈安县首富雪家的二少爷!雪纯生!秦秦二人人听罢起身!施礼!小安子跟着站起来,也学着二人的模样抬了抬手!忽然听见雪家二少爷的名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大家都非常诧异的看向小安子!小安子也知道做错了事!连连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忍住!二少爷看着有点尴尬!忙说没事!我这脸很多人笑话了,也不当回事!安逸惊异的看着这位二少爷!也没有传说中的纨绔子弟的习气!怎么会搞出调戏良家妇女的桥段呢?而且自从进来以后目不斜视,小安子自视长相可以,秦秦和老板娘很是千娇百媚,美不胜收,就这样两个美女在前,别说一般男子,就算女人也愿意多看两眼,怎么身为一个纨绔却不瞅一眼呢?有古怪!这点秦秦三人也有所察觉!不觉都流露出疑惑的神情!李进微微一笑!咱们不坐下来聊吗?大家这才恍然,飘然落座!李进才张口说道,别误会大家,我们这次来呢!就是想把误会解开!一指二少爷,他能是个武疯子!从小迷恋修行!家里却想让他继承家业!还给他找了个助力!咱们平阳郡郡首家的三千金!本来人家,家事人品,相貌都是上上只选,只是这小子一心的想要去修仙,所以才整了这么一出!本来那三千金也是个传奇女子,据说生来有霞光满天,出生一岁能言,三岁能跑!知书达理!能文善武!长相更是倾国倾城!声名远播!却总爱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事!非要说女人能顶半边天!在这个男子为主的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而且要求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对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更是不屑一顾!所以被称为平安郡的传奇!安逸一听眼睛都直了!女权主义!自由恋爱!这要不是一个穿越者,我直播胸口碎大石好不!一时领有点小激动!忙连声问道,那个城守府的三千金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该如那里找他!几人听了都比较诧异!其他几位是不知道安逸是谁,怎么这么焦急的打探三千金的消息!而秦秦和子龙是知道小安子来历的!也很纳闷为什么一个外来的人会关心一个郡守家千金!呆了半响还是李进答道,三千金本来是在郡首府的,但是抗命不婚,已经逃出来了!具体在哪还不清楚!又指向二少爷!这个败家玩意,也要悔婚!所以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想把纨绔的名声传播出去,好叫郡守知道,悔婚!结果人家千金比他早了一步!而他不但白挨了一顿打!婚事也没毁成!毕竟女方都不见了,怎么悔啊!所以这才来找老板娘?毕竟老板娘与敬真人比较熟悉!希望你帮忙劝说一下!从监狱出来可好!毕竟得罪的是祈安县救星!二少爷家已经惶恐不安了!老板娘看向秦秦和子龙!二人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到是这么荒诞不羁的事!一个武疯子,因为另一个女权疯子!和两个酒疯子打起来了!结果闹的人仰马翻!还是秦秦懂事!说道,要不咱们先去狱中看看师傅可好?等他老人家做决定!本来也是误会一场,还是当年解释清楚的好!李进和二少爷这才知道这二位是敬真人的弟子!连忙拱手问好!秦秦和子龙也回施以礼!二人看向小安子,不带询问!安逸主动说道,我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和秦仙子二位也是刚刚认识!我本想去寻找回家的路!听闻敬真人游历江湖多年!见多识广!特此前来请教的!李进二人也不怠慢,连声招呼!几人相识,决定还是先去看看敬真人比较好!其实小安子还想知道郡守家三千金的消息,但是暂时还不熟悉,也就没有询问!随众人一起起身!离开了四楼!老板娘则在前引路!李进和二少爷随后,小安子这时候噌的跑的李进身边,给李进下了一跳!安逸连连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想多打听一下郡守千金的消息!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李进头一次见到这么直接的人,瞅向了二少爷!二少爷看看小安子,回道我对郡守的三千金也不是很了解,就知道她姓柳名絮字晗烟!样貌绝伦,文武兼修!性格有点特别!言谈举止不太合礼法!其他的也不是很了解!安逸稍稍有点失望!等两人转身才追问,可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吗?二少爷转身摇摇头,不知!秦秦拉住安逸,小声问道,这位柳姑娘有什么问题吗?子龙也侧目而视!小安子有点失落的说,没有更多信息,不敢说啊!不过我总觉得她应该是我的家乡来的人!子龙疑惑问到,那阵光芒里面不就你自己吗?没有别人来了!而且柳家千金是郡守家亲生女儿,从小便生长于此,怎么会和你是同乡呢?安逸回到我也不知道,但是她的言谈举止和个性理论都是我们家乡独有的文化!我想去看看她!边走边说,一行人来到楼下!这时门口又进来两人,老板娘一看顿时笑出声来!是什么风把您二位也吹到我这来了?这可真是贵客临门啊!说着只见李进也上前一步,拱手问好,正函叙间,秦秦三人也下到楼下!老板娘说到,这二位呢就是刚刚说起四大酒楼的另外两位东家了!这位稍微胖一点的呢,未语先笑!看上去憨厚老实,其实精明的要死的就是荟萃居的陈源陈掌柜了!旁边这位瘦高个,三绺短须,一脸阴沉的就是暗香阁的初墨老板了!两人见老板娘这么说话,也不动怒!本就是成年人!又是经商的,喜怒不形于色基本还是能办得到的!只是对几位拱手!口称久仰!老板娘对两位说到,这两位就不用我介绍了,朋来楼的李老板和雪家的二少爷!️指向小安子三人道,这三位是敬真人的高徒!安逸本来想说不是,见秦秦二人没有解释,也就没有说话?陈源陈老板笑咪咪的跟三位打招呼,三位看上去就气宇不凡,气质独特,原来是名门之徒!高人子弟!果然名师出高徒!初墨初老板也是微微一笑,算打过招呼,不过就是有点阴冷,笑的人不舒服罢了!陈老板继续说道,不知道几位这是出门要干什么去了?老板娘笑道,我猜应该和两位的到来有关吧!陈初二人相视一笑,估计大家都想一起去了!刚才县令大人找到我们二人,让我们劝说一下敬真人,早点出去!毕竟是神仙中的人物,而且还是咱们县的救命恩人!陈源笑道,老在监狱里不适合啊!县令已经劝说好几次了!敬真人就是不听啊!这不找到我们两个了!我们没办法,只好来求潇老板娘你了!没成想敬真人的高徒竟然正好在此!这事算是稳了!说着瞅向了秦秦几人!秦秦微笑道,这事潇老板娘已经说过了,我们正要去狱中看望我师傅!听从他老人家的意见呢!几位既然都是为了此事而来!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吧!陈老板和初老板当下说好!这下队伍就扩大到了7个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县衙走去!一众人行走在大街上!街道两旁的百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当然也就瞒不过县太爷!几人又转了几个街口!前面堪堪已经能看到县衙门的围墙了!这时候从县衙方向急匆匆跑来一队人,为首一人!身穿一身黑色公袍!脚底薄底快靴!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身黑色公服居然让她穿出来英气勃发的味道!腰间跨刀!走路带风!急步来到近前!给几位见礼,这几位老板也是相识的,急忙拱手还礼!口称郝捕头!小安子看着这一幕也是新奇!毕竟是男人为尊的世界?出现这么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当捕快!而且都当到了捕头!想来也是有些手段!但见郝女铺头询问道,几位可是为了敬真人之事而来?说罢相后边看了看秦秦三人!潇老板娘笑答,这三位是敬真人的弟子,下山前来寻他师傅,听闻了敬真人在你们这里,特来相会的!女捕快积极抱拳,连说幸会!幸会?三位来的太是时候了!这敬真人说什么也不走,非要陪着那个打人者在狱中饮酒!我们怎么劝都不出来!你们来了太好了!快快随我进去,县令大人都等不急了!说罢就在头前引路,把一行人引进了衙门!就见一中年男子正在院中焦急的来回踱步!身着绿色官服!头戴黑色翅冠!脸颊削瘦,细眉鹰目!鼻尖圆润!薄唇紧绷!三缕短须随风摇摆!看穿着打扮应该就是本县的县令大老爷,路人安逸已经听说了,这位县老爷姓青,名莲!自以为是青天大老爷!不过也就那么回事!毕竟祈安县地处边疆,民风淳朴!有什么事直接就上拳头解决了!出现什么纠纷,官司,也都私下里解开了!所以一年到头,大都是非常好判的伤害案件!不需要那么多复杂程序!更不用破案线索什么的,倒也能做到清明公正!加上郝女捕的威名!整个祈安县倒也歌舞升平!长治久安!为什么说是郝捕快的威名呢!这位女捕快那是真真的拼命三郎!刚开始来当捕快大家都当笑话看!心想一个女孩子不在家相夫教子,这样抛头露面的,早晚是个问题,而且女性天生体质就不如男的!一些鸡鸣狗盗的歹徒也不怎么怕她!直到有一天,契狼族一个逃犯,不知道怎么逃到祈安郊外的一个小山村!郝捕头正好去探访民情!那逃犯见是个女子也不在意!大大咧咧的正在村中劫掠!郝捕头单人提刀!冲杀过去,只一合,便将契狼逃犯砍落马下!本想缉拿归案!结果看到村中惨状!心中怒火中烧,硬生生砍了逃犯70多刀!逃犯都没死!拉到县衙才流血过多身亡!斩首示众!这一战,让血色女捕的威名传遍祈安县周边地区!有那作奸犯科的,都不敢在祈安附近作案!这才迎来了祈安县安稳!县令大人看到一行人的到来,也停下来和众人见礼,相熟的陈老板和初老板!相继还礼,随后众人一一介绍了一番,重点在秦秦和子龙身上!县令大人一听是真人弟子!也是眉头舒展!一颗心算是落了地!连忙说道,走走走咱们快去接真人出来!一行人急步向后边县衙大牢走去!来到牢门口!牢头看见县令大人亲置或者是不敢怠慢,忙打开牢门迎了上来,县令大人急声问道,敬真人可是还在里面!牢头点头,在在在刚给送了一桌上好的酒菜进去,两个人正喝着呢!小的们都小心伺候着,不敢有半点怠慢!县令大人这才悄悄放下心来,伸手引路,来大家里面请,说罢当先走了进去!小安子这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看见古代风格的牢房,现代她也没见过!不免有些好奇的四处打量!但见拾阶而下,走了四五登楼梯,进入一间阴暗的房间!里面一张四方桌,四面长凳,墙两边挂满了各种枷锁刑拘!两侧各有一个栅栏们!通往两边不同的牢房,旁边站着几个牢卒!简单县令大人整在笑迎,青县令也不啰嗦,连忙吩咐打开牢门!獄卒忙打开左侧的一扇门,一行人继续前行,里面昏暗无光,灰尘弥漫!一股酸臭味扑鼻!中间,大家纷纷掩鼻而行!县令回头瞪了引路的獄卒一眼!獄卒连忙躬身,颤颤巍巍口称赎罪!这条路还挺宽敞,能够容纳4人并排行走!两侧是许许多多的木制牢门,门上有铁链拴着!看房里面堆满稻草,墙上有个不够人头大小的透气孔!里面的人或坐或卧!横七竖八无精打采,里面的人面无表情,麻木不仁!就算看见县令大人走过,也没有电影,电视里的喊冤桥段,行至靠里面的一个房间!牢门竟然是敞开的!县令急呼,敬真人,敬真人,你徒弟来看你来了!你快出来啊!这时,从敞开的大门里传来一阵阵推杯换盏的声音!听见县令的话,停了下来,里面传出一声沧桑沙哑的声音,是秦秦和子龙谁来了?秦秦和子龙连忙说道,师傅我们都来了!这时候从牢里走出一男子!满面胡须,目露苍桑,浓眉大眼,鼻直口阔,看上去就非常粗犷豪迈!身穿灰麻长袍,衣服上到处都是治迹!看着非常邋遢,腰挂一破烂铁剑,剑鞘磨损的都不成样子!手里拿着一个紫红色酒葫芦!说着又抬头倒了一口酒!片刻酒香四溢!一闻就是好酒!没想到这么一个一身邋遢的道人,居然对酒真的挑剔,秦秦二人快步上前行礼!这时大家才看见,牢里面有张落地小桌,桌上摆着几样小菜!地上乱七八糟躺了几个酒坛!小桌对面趴着一个人,看不清容貌,不知道年纪,穿着一身黑色襟袍,看面料应该是高档货色,一般人家穿不起,可是现在却造的东一块西一块的酒渍,像块破破烂烂的抹布!也毫不在意的趴在满是油迹的桌子上!正在睡觉!鼾声四起!在这阴暗的监牢中,竟悠然自得,毫不在意!真配得上酒疯子之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