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只是短暂的胜利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99字
  • 2021-11-23 15:54:59

周围的几个胖狼族人看见了,纷纷不顾自己还在战斗,抛下对手,就跑到哈米士身边!轻轻碰了碰他的身体!见到毫无反应!顿时大哭起来!哈米士,起来玩啊,起来一起玩啊!还有哭到哈米士,你怎么了,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啊!宛如几个大孩子,失去了心爱的伙伴!银色重骑的战士,此时也不忍心下手!只是团团围住!看他们在那号啕大哭!正哭泣间,肥狼族人忽然集体把手高高举起,一起朝自己头顶拍下!在人类骑兵的惊呼️!自绝身亡!齐校尉看着眼前这一幕,大口喘息着!猛的冲着天空叫骂道:这TM该死的世道!而此时南面战场也是另一番景象!黑色洪流这时候已经把索亚的先锋队彻底淹没了!虽然先锋队员们还有他们的巨狼,拼了命的阻挡,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一地的断指残骸,战马踩踏着血液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血液汇聚成一条条岩浆般的溪流!在战场上随着地形蜿蜒流淌!刘姓校尉正在重新整顿队伍,准备新的冲锋!这是一声大喝从人群中站起!站住!只要有我索亚在一天,就绝不会放你们过去!黑色的战士们一起回头!只看见从尸体堆上,一只血淋淋的手伸了出来,推开压在身上的一具尸体!从尸山血海里爬出一个血污染满全身的狼人!正是先锋队的头领,先锋队的大将索亚!只见他坐在尸体上喘着粗气,双刀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奋力的从尸体中间爬出来!一头栽了下去!躺在地上除了胸膛起伏,就像死人一样!伸手再身边划拉着,抓住一把断刀!用力拄着,一点点抬起自己的身体!晃晃悠悠的犹如风中的残烛,随时都要熄灭一般!却依旧尝试着直起身子!拿着半截断刀,歪歪斜斜的冲着人族的铁骑走来!发起了一个人的冲锋!口中呵呵不知道叫嚷着什么!脑袋歪着,身体不规则的摆动!只有高举的断刀代表了他的态度,坚决而又悲壮!刘校尉翻身下马!迎向索亚!慢慢的抽出腰间的长剑!剑尖直直的指向索亚的胸膛!而索亚好像根本就看不见似的!任由长剑透胸而过!而后手中的断刀向着刘校尉劈下,最后无力的从刘校尉黑色的重甲上滑落!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刘校尉望着索亚的眼睛说道:可以了,你尽力了!索亚听了嘴角一咧,笑着仰面倒下!再无声息!刘校尉低头看向索亚的尸体!黑色重骑的战士也都围了过来!每个人的神情,肃穆庄严,刘校尉右手狠狠击向左胸,佟的一声!致意人类最好的敬意!黑色骑兵也都砸向自己的左胸,表示对敌人最崇高的敬意!刘校尉感到,来人!厚葬与他!跑出来几个战士抬着索亚的尸体送去一旁好好安葬!刘校尉看着周围其他的重骑兵道:上马!继续战斗!黑色铠甲的重骑兵们满胸的愤懑无处宣泄!大声应了一声诺!翻身上马,尾随这刘先知的象骑兵追杀狼族大军而去!凯亚大元帅眼看着三股追兵将近!连忙催促加速!期待着狼族坐骑的机动性,能够甩掉追军!巨狼果然也没有辜负凯亚的信任!而刘先知的象骑兵和重骑兵又不是擅长,长途奔袭的兵种,追击大约50里左右就已经没有了后力,只得收兵!而凯亚也就此安营扎寨!刘先知带队回到祁安县城,秦秦等人看向他的目光非常复杂!即想为他精彩的谋略战斗喝彩!更想为那些死去的战士讨伐他的冷血!刘先知当然知道他们的想法,但是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对着青县令一抱拳,麻烦县令大人组织一下人手,去收敛死去战士的遗骸!明天我等将亲自去纪念碑为他们举行葬礼!说罢转身冲着秦秦她们又一抱拳,却什么也没说,转身本着青县令为他们安排的临时营地走去!秦秦和小安子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而且这也算不上大捷,只能是小胜!毕竟契狼族的有生力量还在!大军还在60多里地以外扎营!压在人们心头的大石头还没有完全松懈下来!秦秦等人跟四位老板和青县令拱手道别,青县令几位也没说什么!这种时候,这种事,只能任他们自己想清楚了!秦秦和小安子几个回到院子,越想越憋屈!浩宇狠狠的一捶桌子:“太憋屈了!不行!今天晚上我非去狼族大营杀他们几个将领为死去的战士出出气!”小安子眼睛一亮!对啊!我们去偷营吧!我这还有一些小玩意!足够给他们一个惊喜了!二少爷也是好热闹的人,心中郁闷症没有地方发泄!听了当即拍案而起,好,就这么办!子龙是为秦秦马首是瞻的人,听了他们的话虽然也是很意动,但是还是看向了秦秦!烟儿则是冷性子!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睛一样亮了起来!小安子一看,知道事情的关键还是在秦秦这!生怕她不同意,连忙展开撒娇大法,拉着秦秦的衣袖晃着说,好秦秦!咱们总不能看着那些战士白白死去,什么也不做吧!秦秦白了她一眼:“知道了,其实我也想为死去的百姓和战士们做点什么,但是我们是修行者,贸然出手,怕引起整个修行界争斗!那就是我们的责任了,而且那样会死更多的人!我们会愧疚死的!”小安子有点失望的放开了秦秦的衣袖,谁曾想,秦秦画风又一转,所以我们要想好对策,怎么假扮普通士兵!使用好你的那些小玩意!怎么能掩盖住咱们修行者的身份!小安子立刻跳了起来!大家也都分分兴奋的献计献策!准备夜间的行动!而此时!60公里外,契狼族的营地里!中军大帐里!气氛则是异常的压抑!凯亚大元帅再帐篷里来回踱着步!两旁的将领们都低着头不敢说话!凯亚骤然停下,把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巡视!将领们只得把头埋的更低好像早钻入土里一样!生怕凯亚看见自己一般!凯亚看了也是摇摇头,心里一声叹息!你要是指望契狼族打仗勇猛,能找出不少将领来,但是你要想找出一个能够出谋划策的智将,那就难于登天了!在智谋方面,所有种族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人族的智力事最高的!所以各族都有自己的特色来对抗人族!就像鬼族的道哥,就是因为是人族的读书人,死后才被鬼族重用,并替他报仇!而道哥在人族中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少读过几篇战争论,就可以受到鬼族王者的尊重!而魔族有很多是人类道心失守所成魔!所以在智谋这块还能跟人族对抗一下!妖族以种类繁多著称,所以也有以智慧著称的种族!但是他们的种族却都是在人族那里学习的知识和政治体系!学习的机会相对要少很多,所以对人族的了解并不有很多!至于怪族!都是以我为中心的自行修炼!不参与争斗和战争!但是谁也不敢轻易撩拨!因为怪族都是山,石,草木修炼而来!顽强的生命力和多样的伴生法术,种族本能是与生俱来的!非常团结排外!而且记仇!你只要伤害了其中一个,那剩下的就会和你不死不休!哪个种族都不会傻到没有利益的情况下,去得罪一族的强敌!凯亚看着眼前这些人!心中也是无奈!寄希望于他们,不如自己想办法了!正在这时,一个传令兵匆匆跑了进来!在凯亚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凯亚听见大喜!吩咐道:快快有请!回头淡淡地对着众将士道:你们先下去吧!将士们如蒙大涉,连忙答应一声低头出去了!哪里还去管因为什么不议论战事了!只是走处大帐门口的时候,看见那个传令兵从营地外恭敬的引进来一个人!一身黑色的法袍,脸则深藏在兜帽里!手和鞋也被长长的法袍遮盖,没有一丝身体外露!重将领都很疑惑,这是哪位?但是现在只是想尽快逃离中军大帐,也都四散逃开了!只见凯亚大元帅直接找到了帐篷门口迎接,这是相当高的礼仪了!传令官只是站在门口警戒着!任何人禁止靠近!凯亚大元帅把黑袍人接进帐篷,大声笑道:先生来了真的太好了!这下一定要让那些人族好看!来坐坐坐!黑袍人并没有摘掉兜帽!而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阴暗的兜帽里传出来:凯亚大元帅还真有闲心啊!凯亚大元帅一惊:先生!这话从何说起?黑袍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凯亚大元帅此次并没有按照四族定下来的计谋行动!而是一意孤行的实行自己的计划!造成如此严重的伤亡!而且还给那些仙人警惕!凯亚大元帅还有心情在这耍威风?凯亚大元帅心有不甘,强硬争辩道:先生何出此言!我这也是为了大计增加人口和抢掠资源啊!而且这是四族都同意的事!何来私自行动一说!四族只是让你出兵,牵制人族的军队动向!可不是让你用计谋攻击城镇!震慑即可!对吧?你可倒好,还带了鼠族人前来,想要用地道偷袭!要是成功也就罢了?结果因为守秘不严功败垂成!所以这次的责任凯亚大元帅想躲也躲不掉了!说罢嘿嘿嘿嘿的冷笑起来!凯亚一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那黑袍人笑完又接着说道:现在契狼族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却不知凯亚大元帅要如何应对呢?凯亚冷哼一声:不行就直接围城!以我们狼族的实力和机动性!小股部队来了就是送死,大队人马又没办法抓住我们的踪影!我就不信,消耗不了他们的精力,牵扯不住人族的部队!只要其他三族都配合好,我相信计划还会如期进行!黑袍人喈喈坏笑起来!凯亚大元帅有点太想当然了!人族也许身体盈弱一些,但是智慧却绝对是各种族最高的,这点我想你不会忘记吧?凯亚一阵沉默!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黑袍人直起身子,微微前倾!沉闷的说出两个字:撤兵!凯亚疑惑的重复着:撤兵?是啊!黑袍人说道:是啊!因为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了!人族的军队已经来了!这就够了!虽然他们死亡的人数和时间没有达到预期!但是不能再坚持下去了!因为已经引起人族修行界的注意力!到时候我怕他们会派出修行者来调查!今天他们在现场上使用的那个黑色的铁球,应该就是那些外来者的新发明了!你也应该知道,这些外来者的小玩意,歪主意层次不穷的!所以现在撤兵是最好的时机!也可以防止你们狼族再遭受到这些小玩意的突袭!凯亚想着今天在战场上的遭遇!心中也确实有些烦闷!对于这些外来者的发明创造,真的很挠头!由于思路都比较新奇,所以让人防不胜防!根本就无从了解!凯亚大元帅连忙问道:先生认为那些外来者会参战?不理会修行界的约定吗?黑袍人轻蔑的笑道:一定会的,而且今天的战场他们就已经参与了!而且以后也肯定会出手!他们这些外来者没有经过当年的种族战争!也没有对人族的归属感!只会凭本心做事,不考虑后果的!我甚至有理由相信!他们今天晚上就会来!凯亚大元帅眼睛一亮!那,用不用做一些准备!把他们抓住?黑袍人摇摇头!凯亚大元帅还是不死心啊!不过这些人还有大用!暂时还不能动她们!他们还需要一些经历锻炼,才能真正的堪以大用!而且还有几个没有找到!就算留下他们又有什么用!养着吗?凯亚也有些无奈!这些外来者!打,打不得!抓,抓不得!留着心烦!抓了没用!看来只能避而远之了!随后用力点了点头!那么就听先生的!现在就撤兵!省的烦心!黑袍人嘿嘿笑着:明智的选择!凯亚也不耽搁!站起身来,冲着门口喊道来人!门外守候的传令官急忙进来行礼!元帅!传令下去!连夜开拔!返回狼城!传令官愣了一下!才低头应是!转身出去了!凯亚转身对着黑袍人道:先生可是随我一同回去?黑袍人站起来摇摇头,不了!我还得救援释知秋呢!他被人族的高手打伤,正东躲XZ的呢!凯亚心惊问道:是谁能打伤四大鬼王之一的山居鬼士?难道有老牌高手出世了?黑袍人摇头说道:不是!而是一个陌生的高手,能够趋使山鬼!山鬼?凯亚心惊更甚!黑袍道不错!就是山鬼!人族的奇人异士何其多啊!好了!我要快点去了!要不释知秋恐怕被人族围困住了!就不好救他了!说罢也不见他如何闪动身型,原地就留下一道残影!如电视信号断开一般,成长条黑线拉伸开,消失不见了!这时凯亚才敛起笑容!眼神变得愤怒!重重的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那么容易!伸手召来传令官在其耳边轻语了几句!传令官点头应是,走了!凯亚反身进入大帐,穿戴好铠甲,领着契狼族大军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驻扎的营地!但是营地并没有拆除!而且影影绰绰,仿佛有人守卫一样!再说秦秦,小安子等人!收拢好安逸的各种小玩意!商量好对策!回房休息!等待夜半三更!几人分分走出房来!每个人都是一身黑色紧装做夜行人的打扮!互相对视一眼,眼中的笑意都止不住的外露!还是秦秦率先说道:走!务必小心!不要暴露身份!几个人点头应使,急不可耐的纵身跳到屋顶!脚下轻点,几个起落就来到女墙边上!浩宇像模像样的拿出一个前端带钩的绳索,在手里垫了垫,随手一扔,**准的钩到了墙垛带缝隙处!这些家伙别看修行时日尚短,但是对于肌肉的控制,力量的把握,都远远高于普通人!翻墙跃脊如履平地!几人闪身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这时候女墙上,嗖嗖又出现几道身影!遥遥望向秦秦几人离开的方向!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身材婀娜,线条优美的一看就是个女人,对着其他娇笑道:果然还是刘大人聪慧过人未扑先知!竟然能猜到他们几个今晚要去偷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今天老夫收兵回城的时候,就看出她们心里的愤闷和不甘!所以才看到几位掌柜的夜间飞行在此守候!说来也是蒙对了,惭愧惭愧!旁边一人阴冷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为何刚刚不阻拦他们!难道不怕她们身陷敌营吗?要是他们身份暴露,引起整个修行界的战争,责任恐怕就不是我等能够负担得起的了!这事就交给陈,初二位掌柜的了!几人中的两道身影也不说话,对着其他几位抱了抱拳!身影一阵模糊!消失在女墙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