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战争的智慧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114字
  • 2021-11-18 19:24:39

随着信号弹的升空!城外大军的军营里,嗡嗡嗡嗡响起低沉的牛角号的声音!吱呀呀,营门大开!一队象骑兵出现在大家的眼里!大耳朵左右忽扇,低鸣处风雷涌动!象牙上套着铁质刀刃,四肢粗大却不笨重!奔行间有如山倾!大象是妖族中少有的与世无争的种族之一!其实食草妖们对人类的态度都还可以!只是人类的口舌欲影响了和他们的交流往来!大象一族也是如此!精美的象牙,始终是一些达官贵人炫耀的资本!这也造成了象族一度成为攻击人族的主要理由!自从大梁武帝登基!下严令,禁止杀象取牙!否则同罪!也就是你杀大象取牙!那就打碎你满口大牙!再杀了!藏匿者同!收藏把玩的都同等处罚!风气才有所好转!但是人族与妖族有贸易往来,可以在集市上购买妖族的一些特产!也就包括象牙制品!这些都是象族人自己替换下的牙齿!或者年老死去的大象,没有进化成妖,奉献出来的牙齿!会有集市的官吏发放正规凭证!这样就避免了大肆无谓的杀戮!象族也缓和了和人类的关系!时有往来!别忘了,妖族贫瘠!而大象则能吃,贪吃!他们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食物!可是妖族没有耕种的思想!经常饱受饥饿之苦的大象们纷纷逃到人类的领地,以体力换温饱!帮着人类干活劳作!渐渐的,就有一些象族人开始当兵服役,要知道,武帝登基以来受四族围困已久,武力不敢懈怠!所以对士兵的待遇也非常优厚!这就使得一些在自己族群里吃不饱的各个种族,多有投靠人族的!人类也来者不拒,海纳百川!最后还出现了成建制的外族大军!不愿意打战的也没关系!任何种族都有可取之处!就有那兔族,鹿族人,给医馆,仙门采药,种植的!所以每个种族都有其优点就是!血狼旗帜下的大将,看见大队象骑兵!脸色骤变!不好!是陷阱!吹号角,撤退!可是为时已晚!这时候,从东方,南方,各升腾起一股尘烟!一看就有大股的骑兵奔跑!刘先知冲到寨子门口!带住战马!身后敢死队也疲惫的喘息着!眼神中却重新闪耀起了希望!围困张李二位副将和敢死队步卒的狼骑们!都在震惊象骑兵的出现,和东南两侧援军的到来!一时竟忘了厮杀!刘先知望着劳累的在战马上直不起腰的敢死队残部,诸君,可否还有力气一战?敢死队员们好像被这话刺激到了神经!纷纷支起腰背!督统但凭吩咐!俺既然出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男人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说笑声震耳欲聋!士气一时无量!刘先知也不犹豫!众将士听令!随我杀回敌阵!救我手足同袍!敢死队员们大声应到:诺!齐齐勒马转身!象骑兵长鼻指天,獠牙平端!紧随其后!地动山摇的奔向狼族大军!这时候,血狼大旗下号角已经响起!狼骑兵们纷纷舍弃对手!迅速后退,围绕在血狼旗帜周围!大旗也缓慢的向后移动!准备撤离!张李二位副将趴在马背上!喘着粗气!其他侥幸存活下来的敢死队员也以兵器拄地,望着狼骑撤离的方向,大口呼吸着空气!身体因剧烈厮杀!带来的疲惫感,紧张刺激过后的虚弱感!都在敌人撤退后,涌了上来!刘先知冲他们喊道:原地休息!能动的跟我继续杀敌!结果几乎所有人,都从干渴沙哑的喉咙里,迸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吼叫!杀!奋起最后的力量和精神!高举着武器!又冲向了契狼族的大军!这时东,南两面的援军,已经能看清楚旗帜和样貌了!东面的大旗上书一个齐字!南面的旗帜上写的是一个刘字!两面大旗下方,都是一水的重骑兵!只不过东面来的都是银盔银甲!马套银色锁子甲!手持的是银色的长枪!而南面来的具是黑盔黑甲,马套的也是黑色护肋半身甲!手持黑杆长枪!一如银色闪电!一如黑色洪流!朝契狼族的中军大旗冲击过去!而刘先知带领敢死队残部和象骑在败军身后衔尾追杀!三面成合围之势,血狼旗下的大将军,冷笑道:没想到人类还有这般手段!这时索亚大将已经来到中军大旗近前,高声疾呼!凯亚大将军,这是敌人的陷阱!还请大将军速速撤离我来短后!这位凯亚大将军,乃是契狼族血,白,金三色旗帜中的血色旗帜!狼族三大元帅之一!人称血色图腾的狼族大元帅!其他的两位元帅,分别是有金色海洋之称的莱茵,怀特和银色闪电之称的罗伯特,盖亚!他们分别驻扎在魔域和怪兽沼泽与妖族的接壤之地!而这位凯亚则是长期驻扎在人族边境,也是祁安县主要的敌人!凯亚听见索亚大将的喊声,竖起右手,对着传令官喊道:后队变前队!依次撤退!告诉米哈士去左边护卫!索亚!你去右侧防守!我亲自殿后!索亚听见连忙说!大将军不可!还是我来殿后吧!您领着中军先走!凯亚摇摇头!中军大旗,乃是一个军队的灵魂不可轻动!索亚听令,速速前去右侧抵挡人类援军!不得有误!索亚只得点头!是!带着他的骑兵先锋队绕过大军,冲着右侧奔驰而去!要知道,重甲骑兵一直都是各族兵种的噩梦!虽然甲渭沉重,不适合长途奔袭!但是在正面战场上,能抵挡住他们的奔袭的寥寥无几!奔跑起来的惯性冲撞起来犹如排山倒海铁甲洪流!成碾压之势!说是抵挡,其实就是需要用人命去填!延缓重骑的爆发力和机动性!基本都是有去无回!除非用仙法这人力不可及的力量!否则称之为送死不足为过!索亚深知此次兵败,已成定局!只能拿命去换取更多人的存活了!索亚大喊!儿郎们!不要让人看扁了!让人类知道知道咱们狼族也没有孬种!后边的先锋队员仰头长啸!喔呜喔呜!一匹匹巨狼,一位位狼骑士!凭着血肉之躯,冲击向人类的重骑兵队伍!一时间血肉横飞,断肢残体凌乱的抛洒在重骑兵前进的道路上!而米哈士这边,米哈士是一个高大肥硕的巨狼族战士!无论是脑袋还是身体,腰围!甚至就连胳膊腿都是一个又一个圆圈!使得武器也是一对圆圆的铁锤!他的麾下,也都是巨狼族人!肥大粗壮的身体,犹如一支支象腿!披挂着厚厚的汗毛!挥舞的都是同样的重型兵器!或狼牙棒,或流星锤,或者双锤,金瓜!甚至有的,直接就是碗口粗的铁棒子!一个个怪叫着,催动着坐下的胖狼,迎向左边的银色闪电!这帮憨憨的狼骑兵!看着笨拙,其实速度很快!从队伍中出来,到站在银色闪电的行进道路上,总共也没有用上5息的时间!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肉墙,强行阻挡住了银色重骑兵的去路!银色重骑兵瞬间已经撞到了这堵厚厚的肉墙上!砰砰砰砰,伴随着利刃与肉盾的接触,演出一场杀戮的乐章,有的冲开了肉盾,将肥狼和胖狼人狠狠的推倒在地上,任马匹践踏!有的被厚厚的肉盾阻挡,手中长枪抓不住,推不动,连人带马撞了上去!被胖狼人忍着伤搂在了怀里!狠狠的夹碎了骨头!压扁了胸膛!还有那被重兵器挥舞的打飞出去的人类!在半空中已经口吐鲜血,飞出了老远,惨叫着重重摔倒了地上!更有甚者,被重兵器直直挑飞起来!胸口漏出一个巨大的血窟窿!残肢四溅,血肉横飞!大片的土地被鲜血染红!大片的战场被血肉覆盖!如果说东边的战场是银色闪电和肉山血海得碰撞,那么南边的战场就是一个个木桩,沙袋去拦截钢铁洪流!索亚大将的先锋队虽然勇武,但是身材和坐骑都是普通的狼族!虽然机动性强了,但是用这样的身体去阻挡钢铁的洪流!无异于螳臂当车!索亚大将带领着先锋队来到狼族大军最右侧的时候,洪流已经奔腾起来!索亚大将翻身下了坐骑!爱惜的拍了拍坐下的狼头!好兄弟全靠你了!先锋队员都做着同样的事!坐下的狼骑,亲昵的用狼头蹭着骑兵们的手掌!先锋队员们的眼泪簌簌的落下!索亚大将的狼骑最先仰起头嚎叫起来!其他的巨狼坐骑相继仰天长啸!猛的一窜!带头奔向黑色人类的重骑兵!一只只巨狼,奋不顾身的迎着死亡奔跑着!坐骑是一个骑士的忠诚的伙伴,是生死相依的兄弟!现在眼看着自己的坐骑为了阻挡敌人,飞奔着赴死,每一位先锋队员的心都像被揪起来一样窒息!眼铮铮的看着巨狼用身体去冲撞,用牙去咬,用爪子去抓!用自己的死亡拖延着洪流的进程!先锋队员,眼泪模糊的看不清了世界!cao!一个队员再也忍受不住!泛白的手紧紧抓起来兵器!口中嘶吼着!等等我!而他的坐骑却以一声凄惨的哀鸣作为回应!拼命咬住了一匹战马的腿,任由奔腾的马蹄在它身上踩踏也不松口!先锋队的战士们纷纷拿起了武器!口中喊着他们都不知道的话!冲了上去!也包括一项冷静,稳重的索亚大将!也提着双刀大步向前!在巨狼坐骑的拼命纠缠下,黑色洪流已经缓下来速度!狼骑兵们纷纷跳起!向黑色的重甲战士劈砍下去!但是长枪的长度不是他们这些手持短刃的狼骑能够匹敌的,很多先锋队员半空中就被刺穿了心脏,挂在了长枪上!被随手甩到了一旁!但是架不住人多,各个都不要命的往上撞,用自己的身体去填补空缺,而他们的狼坐骑,巨大的身体成为了重骑兵的绊脚石!渐渐的!黑色洪流的奔袭出现了执涩,速度变得缓慢,人员也出现了伤亡!重骑兵没有了速度,就是待宰的羔羊!所以契狼族才拼命的要限制他们的进攻!刘先知看见重骑兵受阻,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向后一挥手!敢死队都是轻骑兵!一分左右,向着两翼支援过去!试图用弓箭解救缓下来的重骑兵!其实这时候东南两侧战场的契狼族人,已经不剩多少了,只要消耗一定时间和兵力,就可以解决战斗了,但是契狼族大军还在,还有支援的可能,而刘先知深知,今天人族因为他的计谋死的已经够多了,再死下去,大家都会怀疑他的统帅能力了!他也要给死去的弟兄们一个交代!正分兵救援的时候,大军营寨里轰隆隆,烟尘滚滚,泥土漫天飞舞!木制的寨门和墙壁如积木般东倒西歪!大军营寨破了!这时凯亚大元帅才面露微笑,一举右臂,呼喊道:鼠族人已经得手了,都随我冲锋!鼠族人,妖族的另一个大种族,因为身材矮小,战力也不行,一直被崇尚武力的妖族人所不耻,但是种族群体庞大!经常做一些建筑,修桥铺路等工作!是一支非常没有存在感,而且深受人族和妖族都极度厌恶的群体!是小偷,瘟疫病毒的代言词!没想到,这次战争,凯亚元帅居然有勇气,打破妖族的常规认知,用鼠族人为兵,而且采用地道战术,直接突袭大军阵营,这番出其不意的计谋,果然收到奇效,大军营寨被拆了!这烟尘翻滚,建筑倒塌的景象,无疑给凯亚大元帅一个信号!开始进攻!凯亚甚至都没有去理会两侧的重骑兵?一心就是想趁着人族军队混乱,直取刘先知!围剿营寨里慌乱的军队!消灭人类的有生力量!然后再回头对付人类的重骑兵,那时候长时间的战斗,重骑兵也该累了?正好收割?凯亚大元帅打得就是这个如意算盘!可是他的打算注定落空了!他的手臂刚刚挥舞起来!大军营寨里忽然又想起轰隆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残肢断臂漫天飞舞!向内倒塌的营寨被爆炸的气浪,卷的向外飞去!营地内吱吱吱吱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紧接着就是大地的崩塌!整个营地都陷下去了,附近的大地都跟着断裂塌陷!顺着隧道的方向,一直断裂开来!从缝隙中,惨叫着爬出一个个贼眉鼠眼的鼠族人!双眼崩裂,七窍出血,有的刚爬出来,走了几步就瘫倒在地上,有的爬出来以后乱喊乱叫,四处奔逃!凯亚大元帅看了怒喝,真是一群不成器的东西!却不想想他当初设定计谋的时候是多么的得意!这时候凯亚才醒悟过来!他一直在被刘先知牵着鼻子走!在两军阵前,给他表演了一出人间悲喜剧!虽然不知道鼠族人参战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时候泄露的!但是这种被人完全针对了的感觉真的不舒服,凯亚大元帅对着传令官说道:吹撤退号角!传令官不敢怠慢,连忙吹响了撤退的号角声!契狼族大军后队变前队,继续向后方撤去,凯亚大元帅此时根本就不去管还在满地打滚,到处乱窜的鼠族人!也不去理会两侧战场上,正在拼命的两队狼族战士!竟是把所有人都当作弃子,只为保全中心大军!行事之果断可见一斑!这时的两翼战场,在敢死队轻骑的支援下,重骑兵正在加速收割狼骑兵的生命!刘先知率领着象兵衔尾追杀着契狼族大军!而契狼族虽是兵败撤退!但是并不慌乱,而是井井有条,并没有给追杀的刘先知太多机会!象骑兵的速度又不快,只能寄希望于两侧重骑了!这时银色闪电的战斗基本接近尾声了!只有哈米士带领着最后十来个肥狼战士在顽抗!血迹斑斑的身躯插满了箭支,彰显着他们的悍勇,胖胖的脸上依旧露出憨憨的傻笑!仿佛疼痛和暴虐都不属于他们!在血腥的战场上显得异常癫狂!而银色闪电带队的齐姓校尉正在奋力与之搏杀!手中的银色长枪划出不规整的弧度,像是被哈米士的双锤砸弯了!呯呯嗙嗙武器碰撞声里火花四溅!打得好不激烈!只见哈米士双锤高举,口中怪叫着奋力向下一砸!齐校尉也不含糊,大喊一声开!双手举枪就架!却被哈米士的巨力振的噗的一声口吐鲜血,蹦蹦蹦倒退了十几步,拿️回手柱在地上,划出了一道超过沟,才堪堪停住!神色委顿双目却依旧瞪着哈米士!呵呵呵呵呵哈米士咧着大嘴傻笑道:你小子还成!能跟我拼到现在,不过我再一锤你就得躺下信不!齐校尉从嗓子眼蹦出一声倔强地笑身后:别说一锤!再来和十锤八吹的,老子照样能接!哈米士摇摇憨憨的大脑袋!十锤八锤我打不出来了!凯亚他们也走了!转头看看四周,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无人!神色落寞!我们啊!一直都是战争中的傻子啊!说着手中的双锤砰砰两声掉落再地上!精气神瞬间沉入谷底!不打了!累了!声音渐渐变小!整个人萎靡在地上一坐!闭上了双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