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祁安县攻守战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38字
  • 2021-11-03 23:14:56

小安子顿时红了眼眶:都怪我!没有及时发现契狼族的阴谋!致使大家踏入了敌人的陷阱!赫甜摇摇头!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责怪谁,时也命也!这也许就是他们的命吧,我说这些是不想让他们的贡献被人遗忘,虽然他们懦弱,虽然他们渺小,虽然他们的功劳没有那么明显!但是他们也尽力了!甚至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只是卑微的小人物,却依然能为人类的未来,奉献自己的一切!他们不该这么默默无闻,也不该就这么被人们遗忘!说着眼圈红了!秦秦和小安子众人也黯然神伤!秦秦轻轻说道:不会的!人们不会忘记他们的奉献!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小安子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连连点头,颤声说道:对!我的错由我来承担!众人来到院落门口,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夫人正在那里哭天抢地的哭诉着老天的不公!一个皮肤粗糙,骨节粗大的中年妇人,正搂着两个孩子在一旁哭着,安慰着老人,自己的泪水却,沙沙的往下流!人间惨剧不过如此,和外面鞭炮声,欢闹声。对比起来,更显得凄凉!院落中央,一席草帘铺在地上,老赵的遗体就平放在上面!身上罩着白单!小安子几个人站在低矮的栅栏外!里面的人已经能够看见了。当看见赫甜的时候,那中年妇女已经站起来迎了出来!中年妇女打开门,冲着赫甜一点头,赫捕头来了,又看了一眼身后众人,虽然不认识,但是看上去都是气宇不凡之辈,也不敢怠慢,闪身让过大家进门!赫甜冲着妇女一躬身,嫂子好!回身跟那妇人介绍道这几位是…………话没说完。秦秦连忙拦住话头,我们是赫捕头的朋友,听说了赵哥的事迹,特此过来送赵哥一程!赫甜看了秦秦一眼,知道这是怕亮出身份,惊吓到妇人!要知道修行者在普通人的心目里,地位是相当高的!就点点头,嫂子,这几位都是我朋友!过来吊孝赵哥的!中年妇人连声称谢!让众人进屋,几人就在院子里站好!看见家徒四壁的样子,心中更是难过,这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没了!一家人可怎么活啊!这时候老夫人并没有在意来人,只是在那趴在尸体上哭泣!中年妇人连忙过去劝慰,秦秦看了一下老赵家里的情况,冲着子龙低语了几句!子龙转身匆匆忙忙的出去了!不大的工夫,领着一大群人回来了!抬着一口崭新的棺材!一看那厚重的模样就知道,这是一口上好的棺木!其他人则拿着纸牛纸马,童男童女!成箱的纸钱,寿衣,火盆等等祭祀用的家伙事!来到院落里,也不用吩咐,张罗起来!把老赵的尸首重新换了套富贵人家的寿衣!摆放好棺木,重新入殓,摆好纸牛纸马,童男童女!门口挂上招魂幡!院里点上引魂灯!又拿过几匹麻布!撤了几条,给老赵家人做了孝衣!几人上前给老赵上了几株香!邻里之间过来一些人帮忙,这才算把老赵的丧事安排妥当!一家人在蒙圈的状态中始终回不过神来!听之任之的任由他们摆布!直到一切都安排妥当,中年妇人才回过神来,急忙领着两个孩子跪倒在秦秦等人面前叩谢大恩!小安子急忙将他们搀扶起来!又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塞在妇人的手里!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嫂子,你拿好了!好好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给老人养老送终!赵哥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中年妇人连声感谢,赫甜也从怀里,拿出点银钱,嫂子,这是衙门口兄弟的一点心意,您别嫌弃!那中年妇人连忙感谢!赫捕头,您有心了,老赵在的时候就经常承蒙您照顾,现在老赵他……说着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泣不成声,只得说谢谢谢谢!赫甜,摇摇头,我们是同僚!互相帮衬本就是应有之义,嫂子不用放在心上!说罢冲着老夫人一点头!转身离开了!离开时眼睛已经泛红!冲出院落!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秦秦,小安子连忙上前安慰,结果三个人抱作一团痛哭起来!子龙,浩宇则在一旁轻声劝慰,小安子最先收住了声!眼神从所未有的坚定!不行,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不能就让他们默默无闻的死去!赫甜抬起头,看向她!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做?秦秦也看向小安子!安逸道:我去找青县令!转身就要走!秦秦急忙拉住她!你要干什么去啊?我要给他们立一座雕像!让全县的人都记住他们的功劳!浩宇和烟儿同时眼睛亮了起来!人民英雄纪念碑?秦秦和赫甜,子龙还有二少爷都是一脸思索的模样!随即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妙呀!赫甜赞叹道,走我们这就去!一群人兴冲冲的赶往县衙!青县令本已歇息了!听见刚刚分开不久的小安子等人联袂来访!知道这是准有紧急地事情!连忙穿衣起身,把一群人让到正厅稍作休息!看着几位虽然面有哀容,但是眼神明亮,神态亢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忙询问秦秦,不知几位仙人深夜到访,有何贵干啊?秦秦还没搭话,小安子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出来!临末尾说道:此举不但可以使将士们知道,死后也会有人记得他们的功记,有人会吊孝他们,不会死无葬身之地!增加将士们的责任感,凝聚力!更能让百姓牢记他们为了人族奉献生命的功勋和荣誉,认同这种光荣行为,以后能涌现出很多的英雄!青县令听了也是欣喜,因为此举也能增加他的声望和民心所向,传到大梁城的皇帝耳朵里,更是他的政绩!满口答应下来!连夜让人去赶制打造纪念碑,并通知下去,让几位死去衙役的家属前来商意!次日,祁安县城郊,背靠云安山脉,一座巍峨的石制雕像在一夜间耸立起来!周围数百亩的土地都被征用!圈了起来,建造成了一个墓园!而这次死难的衙役就是它的第一批住客!石碑前搭起了一座半人高的木台!白布素裹!摆满了祁安县城工匠连夜赶制出来的祭伺用品!花圈,挽联!这是小安子提出来的建议!清晨,整个祁安县都沉浸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了!悲伤的气氛充实着整座城镇!几位衙役的尸棺从各家太了出来!亲人们的悲鸣飘荡在县城上空!几个白色的队伍,汇聚到城门!形成一股洪流!县城的百姓,自发地跟随洪流来到了纪念碑前!肃穆而立!青县令和秦秦等人站在木台上一身素装!赫捕头在身后站立!泪眼低垂!台下的衙役们也都齐齐站立,准备送自己的同袍最后一程,每个人的脸上都沉痛异常!当送葬队伍来到平台前!赫捕头安排好队伍,青县令开始念悼文:日月无光,天穹崩催.星火坠于沧海,神州陷于深渊.万籁具寂,暗恨幽生,天亦有知,霪雨不绝.哀世之奇人之陨,悲国之栋梁之折…………雁阵惊起,群鹤舞空,日之西矣,血染万里河山!百姓倾城相送,十里不绝,忽而乌云遮空,瓢泼而下,其雨耶?其泪也!说完众人已经泣不成声!悲伤的气息弥漫成云!压抑在众人头顶!这时一道低沉的笛声响起!仿佛来自九霄云外,散落在四面八方!如同药引,勾动了天地的泪水!落下点点雨滴!好似天在轻声啼哭!秦秦和浩宇立刻警觉!这个好像就是那位山鬼的主人!他怎么来了?可是举目四望并没有发现那位面具男子的身影!笛声也好像到处都在,无处查询!就连潇大娘子四位掌柜的高人,都无法追寻到笛声的来源!不仅齐齐变色!幸好,面具男子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现身,好像只是为了来吹奏了一首曲子,使大家痛苦一场!随着笛声的渐渐变小,远去!一切恍若一场梦!青县令看见已经平静下来的众人!焚烧告表!表示祭祀开始,大家上台致辞的!焚烧花圈挽联,一应祭品的,然后由轻装的小伙子,把棺材都安放到了墓园早就挖好的坑洞里!加以掩埋!立好一座座石碑!然后由工匠们在纪念碑上刻下他们的生平!仪式就算结束了!大家随着青县令来到了县衙正厅!团团坐定!大家最先提及的竟然是那个面具男子的来历!大家一致看向了秦秦!秦秦却无奈的说到我只是在当初城外一战中,见过一眼,他跟山居鬼士的追逐打斗!现在他回来了,应该就是胜利了!潇大娘子点点头,此人功力之高骇人听闻!能够击败山居鬼士,最少也是真人境修为,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能驱使山鬼的高人啊……说着陷入了沉思!陈老板依旧笑容满面,人族能有如此高手加入,当然是好事!就是不知道怎么能联系到这位啊!李进李老板摇摇头此等高人向来不喜欢受约束,但是人族有危机的时候自然会站出来!初墨初老板则有不同意见!此人功法不明,驱使山鬼即正即邪!虽出手赶走了山居鬼士!但不能排除是个人恩怨!才会出手,毕竟四族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还是要搞清楚他的来历!小安子接口道: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只要他能对抗山居鬼士,无论他是什么人,哪怕个人恩怨都没关系!至少我们能减少一个强敌就好!秦秦和子龙也觉得无所谓是什么人!浩宇和二少爷表示没有意见,青县令点头道那就这样吧!暂时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别得罪他,也不主动去接近就好!正在此时一个衙役慌慌张张闯了进来,大声疾呼,县令大人,县令大人!不好了!由大队人马接近东门口了!众人听了都站了起来!青县令面色紧张的问道,可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启禀大人!看番号旗帜应该是平安郡的武卫军!青县令这才放下心来,速速开东门迎接!大家也都一起来到城门处!打开城门,大队人马并没有动,而是从中跑出来一队轻骑!当先一人,身披重盔,马套厚甲,全身都笼罩在甲胃里!只露出一双饱经沧桑的巨目!下颚轮廓分明,三缕长髯随风轻摆!左右两员副将具是银盔银甲,一个背着强弓,一个马鞍上挂着一对流星锤,一个是面相憨厚的青年,一个是彪悍威猛的中年男子!兵器上寒芒刺眼,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利器!身后的一队精骑,各个身形挺拔,英武不凡!两面大旗迎风招展!一书梁,一书刘,此乃大梁国平安郡抗妖军都督指挥使武卫军统领刘先知!另外两个副将应该就是武卫军大名鼎鼎的两名偏将射日弓张启年,飞火流星李建峰!这两位也都是在抗击妖族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英雄人物!死在他们手里的妖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都是能令妖族闻风丧胆,止得小儿啼哭的霸道人物!而这武卫军统领刘先知,确是一位智者,儒将,因为本身面目清秀,特意弄个全包的面甲,以防被人看见真面目不得惧怕!先不说上阵杀敌勇往直前的气势!单说只要是打着他的旗号,对面的妖族统帅就不敢冒进!作战异常小心!三思而后行!这就是刘先知的赫赫威名!智将刘先知,那是所有妖族大将的噩梦!刘督统领着一小队人来到县城大门,远远看到青县令一群人,也是老相识,离着远远的便翻身下马!摘去头盔!但见那是一位面容英朗的儒雅中年男子!青县令大笑着迎上前去!拱手行礼,刘督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万望赎罪!刘先知连忙抱拳行礼,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同朝为官,青县令何须如此客气!今日我等奉命前来驻守祁安县城!多有打扰,还望青大人不要见怪啊!青县令哈哈大笑,哎!刘督统何出此言!您帮我们守护祁安县,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何来打扰一说,来人啊!说着叫过几个衙役!去叫几个人过来!把武卫军的将士安排好!赫捕头走上前来一拱手,刘大人又见面了!说着又冲张,李两位打了个圈礼,几位大人,城里已经安排好了住处!跟我去歇息一下吧!青县令连忙说道,对对对!城里歇息一下!到晚上我给诸位接风洗尘!刘大人点头道,:好!回头对着两位副官和亲卫说道进城休息!几人迈步进程,抬头就看见满城的素装,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发现老百姓的脸上都有哀容!不解的问道,:青大人,这是……?青县令连忙把英雄纪念碑的事情跟刘大人讲述了一遍!刘大人表情肃穆,回身对一众将士说:走,先去拜祭一下英雄纪念碑!青县令连忙说:不急这一会!先去客栈安顿下来再去也不迟!刘督统摇摇头!我不知道便罢,知道了这等祭祀牺牲将领的活动,哪有不参加的道理!请原谅在下的冒昧!青县令不好再说!忙领着刘先知和两名偏将,一队亲卫,来到了祁安县人民英雄纪念碑面前!刘先知横端头盔!肃立在纪念碑前,身后两名副将,也都手捧头盔,庄严站立!亲卫队站成两排!同样手持头盔!刘先知喊道跪!一众人单膝跪倒!头深埋膝盖上!沉默良久,刘先知抬头仰望,眼泪已铺满面颊!苍天在上,佑我大好男儿披荆斩棘!厚土为证!保我国家十死不悔!愿我大梁将士生有其土!死有魂归处!魂归来兮,我大梁男儿!魂归来兮!我同袍手足,英灵不远!倾听我心!后边的副将和亲卫齐声高喊魂归来兮,我大梁男儿,魂归来兮,我同袍手足!英灵不远,倾听我心!声音呜咽中显得慷慨激昂。催人泪下,刘先知领着士兵站起身来!又转身冲着青县令躬身行礼!青县令连忙闪到一旁,连说不敢,这并不是我便是你主意,一指旁边的小安子,此乃这位仙子的想法!说于我听的,我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刘先知领着众将士,恭恭敬敬的冲着小安子深深一依!小安子急忙还礼,连说不敢当!刘先知诚恳的说道当得起!您为死去的将士建立的纪念碑!让所有死去的英灵魂有归处!让将士死后有人能知道他们的故事,悼念他们的功绩!让他们没有白白死去!小安子道:将士们为国为民,奉献出自己的生命!本应受到大家的尊敬和爱戴!哪怕死后,也应该被子孙后代知道他们的名字!瞻仰他们的事迹!我们不能让战士们及流血又流泪啊!刘先知和将士们听着这番话当即热泪盈眶!及流血又流泪!这就是这群大头兵的写照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