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智者从来留有后手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149字
  • 2021-10-30 20:15:29

释知秋冷笑道,你不过是阶下囚而已哪来的笼中斗?控制住你移动的空间,我看你还怎么躲!说罢一众手指开始继续掐法决!准备进行致命一击!面具男玉笛在指尖翻转,动作轻松写意,完全没有一点阶下囚的沮丧和迎接大招的紧迫感!释知秋见了收敛了力气,以防意外的发生!手中法决不仅慢了一下!却见面具男轻声道,:涨!说着手中的玉笛往半空一扔!那玉笛迎风就涨!转眼间已有成人腰粗!每一个笛孔都有人头大小!风儿灌入其中,呜咽声响起,好像无数锁魂厉鬼在里面哀嚎!震慑的人心神不守,灵魂出窍!释知秋却全然不在意!冷哼一声:哼!在鬼族面前玩阴魂攻击!班门弄斧!面具男子的笑声随即响起,是吗?伸出手掌一拍玉笛!巨大的笛孔里砰的一声,急射出一股气浪!犹如空气炮弹,冲向释知秋!释知秋只是一个侧身就躲开了!嘴角的冷笑都没有停止!手中的法决更是加快了速度!:雕虫小技,不过如此!面具男人也不着脑!而是不停的轻拍玉笛!笛子上的10个孔洞轮流发射着空气弹!释知秋全然不在意!随身躲过!手中法决已经成型!每一只手掌的手心里开始汇聚大量的红色能量!形成一个又一个的火球!胸前的两只手掌先是分开左右!指尖轻点间,所有的火球开始漂浮起来!开始围绕着胸前两只手逆时针旋转!随着两个手的手指波动而跳跃,共鸣!红色火球极速旋转形成一个火焰的圆圈!释知秋眼光阴冷,嘴角微张:风火……!忽然背后嘎吱吱,响起牢笼被挤压变形的声音!吼!一声怪叫!呜呜!两股飓风从他背后刮来!打断了他的话语!释知秋猛的一惊,回身已经来不及了!连忙向右侧避让!面具男笑声响起:抓住你了!说着猛的一拍玉笛!只见十个笛孔一起喷发,十颗空气炮弹封锁了整个空间!飞快的向释知秋砸来!释知秋这时候还哪里顾得上控制手里的火球!心神下沉!身体猛的下坠!试图躲避空中的袭击!啪!一声响彻天地的吧掌声!山鬼的两只手掌拍在了一起!原来,面具男子在释放空气弹的同时,肩膀上的山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偷偷的跑到了释知秋的身后!配合着面具男的攻击迅速变大!从后方两只手狠狠的拍向了释知秋!而半空中的火焰牢笼!也被它猛然变大的身体,撑的嘎吱吱作响!眼看就要断裂开了!结果释知秋一个下坠,它的双手拍空了!面具男却毫不意外!伸手在笛子上一按一提!笛子又变回了普通大小!他拿着笛子向下一挥,指挥着十个空气弹,向下俯冲,追击着释知秋!好个山居鬼士!下坠中极速变线!改坠为掠,斜次次的横飞出去!面具男子并不意外,而是指挥着十个空气弹打横继续追击!释知秋眼见已经躲闪不来,把火焰光环急忙向后方扔出,而整个人却拼命往前一冲!一连串的轰隆隆轰隆隆响起!火焰光圈和空气炮弹相撞!爆发出的巨大冲击波,击碎了漫天的灰雾!吹散了满天云朵!正片大地都在颤抖!所有茅屋都在冲击波中发出吱呀的悲鸣!东倒西歪倒塌了一地!秦秦和浩宇,还有衙役们,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吹的站立不住,满地翻滚!只有秦秦和浩宇已兵刃柱地,才勉强撑住自己的身型!心中都起充满了无奈和恐惧,这种级别的战斗,她们连想要站直身体都不可能!更别说参与了!仰望着天空,看着那两道在天上追逐的身影!心中充满了羞愧!背靠临仙剑派这个巨大的门派!自身却只是一个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跟真正的高手差距却这么的大!却说释知秋并没有停止奔逃!火焰光圈虽然阻止了几个空气弹!但是他自身也被冲击波的余威刮到了,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血痕!何况还剩下两个空气弹正在后边向他袭来!而面具男子和山鬼似乎也不打算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正加速飞行,只听见轰轰轰踏破山河的脚步,在后边狂奔过来!释知秋一咬牙!收了千手的状态!朝两只手腕上的奇异饰品里灌注鬼力!腕饰上诡异的纹路亮起暗金色的光芒,一缕缕黑烟冒出!慢慢凝聚成一朵奇异的花!有四片巨大的花瓣,每一片都像绯红的地毯,只是上边布满了倒刺!中心探出5.6个花蕊!下边是黄色细长的蕊茎,花蕊头部却是一个个巨大的骷髅头!正从眼睛,鼻子和嘴部的孔洞处,益散出缕缕黑烟!释知秋猛的回头,一伸手!那朵奇异的花迅速张开花瓣,突出大量黑烟!朝着后方喷涌而去!面具男子和山鬼迎头撞了上去!黑色的烟雾突然改喷为吸!当所有黑烟被吸食干净,随着烟雾进入花蕊的,还有那面具男和山鬼!花蕊处巨大的骷髅头张开大嘴,漏出雪白的牙齿,一口咬住了面具男子和山鬼!往里一拉,四片花瓣快速合拢!释知秋闪身避过空气弹,看着手腕上长出的花朵冷笑!那四片花瓣正包裹住花蕊,缓缓蠕动着,好像在咀嚼消化里面的食物!而花瓣再不时的鼓起一个个大泡,里面的人正在奋力的挣扎!一个鼓包开始不断增长!猛烈的变大!花瓣已经不堪重负,响起了嘎吱吱纤维断裂的声音!释知秋先是脸色惊愕不已,随后面露恐惧!将那奇异的腕饰摘下来,远远的扔了出去!还没有飞多远?那花朵已经砰的一声碎裂了!面具男子伸手一捞,把那腕饰拿在手里!冲着释知秋晃了晃,谢啦!说着已经踹进怀里!山鬼则是挥舞着双臂怕打着胸口!仰天长啸!犹如猩猩一样!面具男扣了扣耳朵!伸手在山鬼身上轻拍了一下:行了!别学老黑的恶心模样了!山鬼立刻缩头缩脑,耷拉着脑袋,委屈吧啦的轻吼!面具男子轻轻摇了摇头!好了!人要跑了!原来?释知秋抛出腕饰的瞬间已经拿出一件金属流光法器扔了出来,并迅速放大,往上边一跳,化作一道银光!逃向了远方!山鬼怒不可解的大声吼叫,刚要去追!那面具男却一弹它的耳垂!又把它变回布娃娃大小,放在肩头!而自己也抛出玉笛!纵身一跃,站了上去,扭头朝秦秦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眼中似乎充满了笑意,随后也化作一道白光,星驰电射般追了下去!秦秦和浩宇相视一眼,看见彼此眼中的迷茫和无助!纷纷轻叹一口气,坐在地上开始打坐调息!几个衙役,现在是磕的头破血流!根本就无力挣扎起身!何况还有那被风吹的,撞在石头,墙壁上腿折胳膊断的!需要马上治疗的!秦秦调息片刻就已恢复的七七八八!也顾不得别的,急忙从怀里拿出丹药,救治大家!浩宇则因为伤势比较重,还在打坐!给受伤的衙役们包扎好伤口,秦秦起身看着满目苍翼,遍地尸骸!悲从心来,本是柔弱善良一女子!如今看着这么多的惨剧发生,自己却无能为力!不禁急火攻心!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委顿的坐到在地上!这是伤了心神了!大家看了连忙过来要搀扶,秦秦摇摇头!硬撑着拿出飞行法器,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此二人不知道会不会再次打到此地!你们上法宝,我送大家离开!几个人连连劝慰!让她休息一下再说!可是秦秦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已经深恶痛绝!催促他们扶着浩宇上了法宝!操纵着它直奔祁安县而来!一路平安无事的回到了祈安县剩下的种种也就是大家在头前看到的场景了!一种人听了唏嘘不已!有对高手那毁天灭地本领的向往,也有感叹自身能力微末的不足!潇大娘子若有所思的站在一旁!众人看了,齐齐望向她,萧娘子面对大家询问的目光也是摇摇头!那个释知秋我知道!鬼族四大鬼王之一!是以诡秘多端著称,是一个老牌的高手!一直是问仙踪的生死大敌!穆焚道长的心头之患!但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人能抓住他的行踪!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那个血祭法阵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成的!看来已经预谋很久了!至于那个能逼走释知秋的面具男人,还能指使山鬼!这个就真的无从猜想了!山鬼乃山脉之灵孕育而生,说是天生地养也不过分!每一只山鬼的出生,就有一条地脉的崩塌!其为天理所不容!出生既有灾难加身!一只伴随终生!没有人敢接近它!甚至不敢去伤害它!就是怕灾难无处宣泄,强加自己的身上!怎么会有人,胆敢接近山鬼,且毫发无伤呢?真的搞不懂啊!潇大娘子若有所思!一旁的青县令则毫不在意!人族又多了一位能够对抗鬼王的高手,当真是一件幸事!我倒是希望这样的人物,越多越好!潇大娘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愿是我多虑了!随即开始安排大家就近休息疗伤!由于战争来临,城门附近的民房,都已经被征用了,居民也都另行安置到饭店,驿站,毕竟打仗的时候刀兵无眼,谁都惜命!秦秦等女眷一间茅舍,男士住在隔壁!是夜,一群临仙剑派弟子!都来到了院落中!几乎人人带伤!士气前所未有的低沉!全部都达拉着脑袋!就连一项活泼的小安子!现在都没有什么心情,调节气氛!一场全军覆没的战斗,让他们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这时候,潇大娘子和李进,陈老板,初老板一起拜访!秦秦带队去大门迎接!却见四位老板,带着几个手下,手抬肩挑的送来了一个个木柜,打开里面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四人手下都是饭店酒肆的老手!不一会的工夫,已经搭起来一张长桌!四位老板喧宾夺主的张罗着大家坐下!秦秦等人懵懂的坐下来!几位老板举起酒杯!冲着几人敬道:今日多谢几位相助!才能探得敌情,并保护几位衙役安全回来!在这里仅代表祁安城的百姓们对几位表示感激!请!说着举起来酒杯!秦秦几人却都低下了头!潇大娘子看到这个场景!抿嘴笑道,怎么?以为我们几个闲着无聊,消遣你们呢?潇大娘子放下酒杯说道:其实是真的来感谢你们的!如果你们知道每年外出巡逻被妖族杀死的人数,你们就会知道,我们是真心的来感谢你们的!秦秦等人抬起头来,看向几位老板!,陈老板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几个真的是来感谢的!往年啊!每一次外出巡逻!都是一场赌博!赌得呢,是命啊!李进诚恳的说道:是啊!往年死伤比例大约是十比七,也就是说每十个人就有七个人回不来了!这已经是祈安县的惯例了!每一次巡视完都要举办一次葬礼,以悼念亡魂!那时候整个县城都会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初墨,初老板则阴沉着一张脸,冷冷说道:能活着回来已是命大!当然要庆祝一下!今日夜里大家还要放炮欢乐一下呢!你们有什么好沮丧的!这是敲门声又响起!几个人里面,也就小安子和烟儿还算身体健全,烟儿又是个冷性子,只得由小安子起身去开门!门外来的却是青县令和几位幸存下来的衙役!衙役们带着自己的家人,抬着几个担子,里面装满了各色礼盒!看到县令大人来了!大家都起身相迎!青县令看见大家都在,也明白了这是在宽慰几人,连忙面带笑容拱手给大家见礼!回头指向几位衙役说道:还不快来叩谢救命之恩!几个衙役和家人纷纷上前,跪倒就拜,小安子连忙上前搀扶,连连说道不敢当,!衙役和家人们却是固执的行完了跪拜之礼!起身弹去灰尘!年纪大的已经泣不成声了!青县令也是抱拳行礼表示感谢!本县这么多年来,每一次巡视都会死伤无数!但是有些事不得不去做,我这当父母官的,是即心痛有无奈!大家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哪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哪位的命不是命啊!我也不忍心让我的手下年年出去送死!但是,我们不去谁去啊?像那赫捕头一届女流之辈,也要冲杀在前,不就是为了我全县百姓的安危在拼命吗?所以平常她有什么过分的言语我都忍了!我知道平时她们背地里都叫我,糊涂县令,软蛋芝麻官!没事!她们在用命去保县城,我这个人小小的名誉又算得了什么!毕竟是当官的,这番话说出来,不但显得亲切,更加让大家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就连小安子几人看向他的目光也都带了一丝的敬佩!小安子几人的心情这时才有了些许好转!几位衙役的家人这时候也是凑热闹的纷纷表示感谢!秦秦等人也是连连推辞!几位衙役看见都是大人物,也就识趣的放下礼物,领着家人离开了!大家谦让一番请了县令上坐!坐下后心情都有了很大的好转,也能有说有笑!气氛也就活跃起来!这时候听到嗖的一声,紧接着砰!天空爆开一个礼花!绚丽多彩!照亮了整个夜空!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嗖!砰声连续响起!门外的大街上跟着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叮叮咣咣锣鼓声,人声也开始沸腾起来!一片欢闹的气象,院落中的众人也随着热闹的气氛展开了笑颜!推杯换盏起来,只有秦秦还保持平静!子龙那是紧跟着秦秦脚步的人,也不多喝!是夜,曲终人散,秦秦等人送青县令和四位掌柜的出门!在门前站了良久,直到看不见几个人的背影!秦秦看着喝的面红耳赤的几个人,哎!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率先走出了院落,小安子几个人,面面相觑,子龙则是想都不想就跟了上去!小安子几人只得一起走了出去!随着秦秦在大街上观看着热闹的气氛几人竟有几分兴奋!秦秦拉过几个路人,询问了几句,带着众人穿大街过小巷!来到一片低矮的草房!正要往里走,迎头过来一人!单手拄着拐!一身黑衣!素装!未化妆,面容苍白!却依然咬牙坚持自己走!秦秦仔细观瞧,却是血色女捕赫甜赫女侠!秦秦忙上前搀扶!询问起原因!赫甜低下头,表情沉痛的说道:哎!我过来看看老赵的家人!老赵就是跟小安子一起出去,死在契狼族手里的第一个衙役!小安子等人这才知道,秦秦一路寻来,竟然是要吊孝在巡视中死难的衙役们!心情不免有些沉重,刚才的欢笑荡然无存!秦秦搀扶着赫甜向巷子深处走去!刚走了没多远,就听见妇孺得哭嚎声,刺穿了众人的耳膜!赫甜站住脚步!看向不远处挂着白幡的小院,轻声说道:老赵家啊!上有80岁老母需要赡养,下有一双子女需要抚养!一直以来总是胆小懦弱!谨慎小心!不敢有一点冒险的举动!遇事也总是乐呵呵地一笑而过,没成想……哎!命之于此!乃何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