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山外有山天上有人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009字
  • 2021-10-25 18:27:41

血龙嘶吼着,挣扎着!身上被雷霆劈开的血洞周围,红色的液体扭曲挣扎的想要合拢!却没有任何效果!因为血洞的边,已经被雷霆烧焦了,无法愈合!狂怒之下身型开始拔高!浑身血液开始收缩!血河都快被抽干了!血龙的身型急巨膨胀!当最后一滴血液吸附到了身体上!血龙在伤口外部覆盖了一层液体软甲!身体已经悬浮到了半空!心中的愤怒已经达到顶点!狰狞的表情跃然于脸上!咆哮着混蛋!你们都要死!张开嘴喷出一片血海!在浩宇和秦秦的感知中,血龙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这一口血海硬接不得!秦秦快速闪到浩宇身前,灵力全开努力把护盾长到最大!笼罩住了浩宇和自己二人!血海冲刷在透明的光幕护盾上,冒起了丝丝白烟,秦秦的灵力也快速的消耗着!竟然具有强烈的腐蚀性!血色的洪流顺着光幕流淌向两侧,滑落到地上砸出点点坑斑,冒起的股股黑烟!夹杂着浓浓的恶臭扑鼻而来!浩宇被呛的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秦秦头脑发沉,意识眩晕猛的神色一变!烟有毒?但是她双手正在支撑着护盾根本没有办法!浩宇微微抻了一下嘴角!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喊道师姐!说着用力扔了过来!秦秦用嘴一咬!吞进了肚子,昏厥之意顿减!回头一看浩宇已经晕倒在了地上!正好这口血海也尽了,连忙一提浩宇的下颚,塞进去一颗丹药!看着血龙正在吸气!一翻手腕!又一道雷霆具显出来!秦秦瞪着血龙咬牙切齿的喊道你给我死!手中灵气猛的灌注进闪电,雷霆迅速成型,并迸发出一道道雷蛇缠绕在外!抬手间劈向血龙!血龙又是一口血海喷向雷霆!试图浇灭闪电,可是那不过是妄想!雷霆如横贯时间长河般穿透了一切,刹那!永恒!钉入血龙的身体爆发万丈光芒!秦秦忽然发力狂奔向血龙,脚下的地面寸寸碎裂!秦秦竟是以无匹的一拳跟随雷霆的轨迹!向着血龙轰杀而来!双眼之中尽是愤怒!秦秦深知血龙的强大,只是此时为了死去的村民,和倒在地上的浩宇!拼尽全力,赴死一次又何妨!然而此刻!秦秦身周以秦秦为中心,三尺之内皆是雷鸣震颤之声!无形的气浪纵横交错卷起一道道旋风!噌的一声!秦秦的拳头还未触及到血龙的身体!冲击的气压,已经在它身上划出了一道平整的血痕!犹如无影剑气割裂一般!秦秦也不收敛,爆发着全部的力气!一拳定输赢!而此时秦秦体内!早就堆积已满的灵气骤然翻腾滚动!浓密的灵气开始撞击凝聚!形成一团团云雾!云团碰撞间,忽然响起劈劈啪啪的雷电声!嘀嗒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心灵的深处响起!紧接着就是密集的嘀嗒嘀嗒连成一片雨滴敲打着心灵!秦秦竟然在这一刻进阶了!秦秦心中暗喜雷霆一拳更是威力大增!猛烈的砸向面前的血龙!血龙正被雷霆钉着,环绕的电光把血龙电的嚎叫着颤抖着!浑身冒出无数个血丝缠绕向雷霆,想要把它拔出来!结果秦秦的拳头已经到了跟前!一拳砸在雷霆上!轰隆一声!雷霆在血龙肚子上炸开了!秦秦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乌黑的长发在空中凌乱!她本人更是在空中呕出来一口鲜血!这伤势就算比浩宇好也好不到哪去了!血龙哀嚎声起,身体被炸开了!断为上下两截!血液开始溃散!而秦秦则扶着地,抬起头来看着它崩溃!眼中充满希冀!真希望就此结束!毕竟她伤得也不轻!血龙嘶喊翻滚!两节身体拼命扭曲着靠近!中间的血液,试探着衔接在一起!想要重新合拢!这时!一个低沉的笛声响彻天际!似乎远不可及,又转瞬间围绕到耳边!紧接着一连串地动山摇的轰隆轰隆声音从远方奔来,伴随而来的是呵呵呵呵的傻笑声!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以及天边交替而来的两根高大粗壮的柱子!转瞬间已能看的清楚!原来那是一双巨人的大腿!下边连接的两只大脚每一个都如一座山丘大小!每一脚下去,都能踩出一个鱼塘大小的坑洞!坑内浓烟滚滚好像直接踩踏出了岩浆!几步已经来到了村口!笼罩村子半空的灰雾,却只遮挡住了他的腰间!一脚踏出,村口的灰雾中火光四溅!轰隆一声,笼罩在村子上空的能量罩被踩的崩塌了,地上的血祭阵法,也被这一脚踏碎!整个灰雾开始从缺口处外溢!呵呵呵呵一种本该很轻的喘息声突兀响起!它由小变大牵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浩宇和秦秦的神经瞬间绷紧!仿佛听见了什么邪恶的耳语!砰!一双突如其来的大手冲破了灰雾的约束!直直抓向地上仍在哀嚎的血龙!那血龙好像知道自己末日即将到来!并没有使用任何秘技,只是不停的哀嚎挣扎!扭动身躯,用利爪四处扒拉!试图推开那双巨掌!而大手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血龙的利爪抓在上面,连一丝皮肤都没有滑破!那双大手抓着血龙缩回了灰雾之上!咯吱咯吱的咀嚼声中,斗大的血滴撒落大地!那巨人竟然是以巨龙为食!血龙的惨叫从灰雾之上隐隐传来!秦秦和浩宇虽然是为敌对,但是不免也是心惊肉跳!心声怜悯!突然一个黑色的物品从天空中掉落!浩宇定睛细看,竟然是一条血龙的胳膊,血色的肉筋被咬的七零八落,白森森的骨头成不规则的断开,往外支出!啪啪啪!一样又一样的事物开始掉落下来!掉在地上蹦跳几下便不动了先是血水溢出,瞳孔放大的眼珠,接着是活活被撕下来的龙角!之后是还在跳动的半颗心脏!挂满黄褐色物体的肠子!秦秦和浩宇两个人,顿时蹲在地上呕吐起来!他们的情绪快要崩断了,好不容易才揭止住想要冲着天空释放法术的冲动!被灰白雾气填满的天空里,咯吱咯吱的咀嚼声逐渐平静下来!那笛声也渐渐停止!半空中响起一个浑厚男性的嗓音!山居鬼士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想你鬼族四大鬼王之一,却不声不响的来到妖族边界搞事!这真是稀奇啊!一个阴冷到能冻结人灵魂的声音缓缓响起:知道我是谁,还敢来面对我!看来你也是个人物,却为何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那浑厚嗓音轻笑一声!呵无名小卒而已!用不用真面目见人都无关紧要!我是人类!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哦?那你是要阻止我吗?天空两个人的对话逐渐僵持住了!天空中,山居鬼士就是那个倒立着的男人!此时他依然倒立在半空中!两只竖瞳却充满了怒火!在他对面!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巨人!头顶一对山羊犄角!一头短发根根如绳索一般粗细,一对招风耳朵大如船帆!两道横眉就如两条帆船!两只如星斗大小的眼睛!一脸蛋清色的横肉!粗大的鼻孔一个喘息就能掀起一阵风浪!而鼻子下边那个姑且算作嘴的坑洞吧!长着两排白森森,犹如石钟乳一样的獠牙!当前两个门牙却像门板一样大小!宽阔的肩膀上斜倚着一个戴山鬼面具的男子!男子身高在180左右!长发向上扎成一个马尾,然后如瀑布般散落下来!手持玉笛!脸上的面具却没有别人那样留下眼睛的孔洞!而是完全包裹在面具之后!此时依靠着巨人的脸颊坐着,双脚叠加!随着巨人的动作在上边左右摇摆,犹如一个布偶固定在那里!上身却凛然不动!明明近在眼前!释知秋闭上眼睛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也是山居鬼士成名多年,却不敢贸然出手的原因!他的血龙已经被对方的山鬼生吃干净了!自己却全然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和功法!释知秋纵横天下多年,像这样的对手却是第一次见!虽然有怒火,心中却慎之又慎!生怕在不熟悉对手的情况下,阴沟里翻船!只得用言语继续试探对方!既然如此!那你可好报上名来?从面具后边一声轻笑飞出!呵!都说了,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又怎么会有名字呢?我知道你是释知秋就够了!说着玉笛凑到嘴边!低沉的笛声再次响起!那坐下山鬼竟然面露迷然的微笑!长臂一挥,呜咽的风声中,那犹如山峦般的大手抽向了山居鬼士!搅动的灰雾翻滚,云层变色!释知秋也是一惊!双手连续变换法决!长发逆风而动!蜂拥向巨掌缠绕过去!在劈劈啪啪头发的断裂声中!那只巨手被当在离他几十米的地方!可是手掌带起来的风,却吹的他有些身影不稳?轻轻摇晃了几下!山居鬼士的手中,法决持续变换!如黑幕般的头发猛的向面具男子袭了过去!巨人的另一只大手张开挡在面前,释知秋的双手继续变化,发丝果断从刺转为缠绕!卷住了巨人的手腕!山鬼大声咆哮着,另一只抓向发丝!而头发却一分为二!把另一手也捆绑起来!山鬼更是愤怒!大声的吼叫着,声音震碎了云朵!气息吹散了浓雾!她疯狂的收缩着手臂!想要拉断头发!可是在柔软坚韧的发丝面前,一身蛮力一点用处没有!在法决变换中,一束头发突然拧成一股!就像一只黑色的长枪,前端闪着锐利的锋芒,刺向山鬼的咽喉!山鬼还在拼命的挣扎!劈劈啪啪的头发断裂声持续响起!可是却来不及躲闪!这时低沉的笛声一转,一道声波如透明的利刃般从笛子的尾部急射而出!叮的一声,砍在头发拧成的长枪身上,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竟然迸发出火花,卡蹦一声,发丝长枪崩断了一个缺口!然而笛声并没有停止!一声声转折,一道道音波!无形的利刃劈砍在长枪上!并被很好的控制到一个位置!叮叮当当密集地金属相撞声持续了几十个回合,咔嚓一声,发丝长枪的枪头无力的垂了下来!剩下的发丝扎到山鬼咽喉处,却无力的寸进,连皮都没有划破!释知秋的瞳孔猛的收缩!虽然只是一番简单的交锋!看似谁都没有吃亏!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发丝为实质物体,而对方的音波利刃却是无形的力量!对方能以无形破有质!并且显得这么轻松!道行比自己只高不低!释知秋直到遇见了劲敌,头发慢慢的收缩,整个人缓缓的旋转过来,直立面对山鬼这边!两只竖瞳格外阴冷!脸色也逐渐凝重!却越发想不起人族什么时候出现来这么一位能驱使山鬼高人!也许真像大小姐说的那样,人族奇人异士辈出!此消彼长!鬼族恐怕祸事不远了!思绪粉转间!双臂向外伸展成十字,手指连续变换,向上微抬!原本停留的位置,竟然多了一双手臂!一双淡金色的手臂!然后停顿!转换法决!再抬高一点,又是一双金色的臂膀延伸出来!当双手在头顶合拢时!身周已经具显出10对胳膊!每一只胳膊上的手掌,都灵活的掐着一道法决!猛然所有手掌都停止了!释知秋的竖瞳里闪过一道寒光!嘴角上扬吐出一个词!“星芒”每一个手掌打出一道红光!两只真实则牵引着这些光芒汇聚到一起!猛的反掌向外推出!一颗红色的光球!像太阳般耀眼夺目!缓缓的飞向山鬼!红色的光球!周围兹拉兹啦的缠绕着跳动的火花!好似里面酝酿着巨大的爆炸性的力量!面具男子也停下了笛声!看着飞来的光球!直起身型!双脚稳稳的站在了山鬼肩膀上!面具后传来一声轻叹!哎!盛名之下无虚士!山居鬼士果然名不虚传!说着一拍山鬼的耳垂!山鬼摇晃晃山峰般大脑袋!忽然像缩水般整个身子开始迅速缩小!面具男人一把抓住山鬼的耳朵!山鬼疼的呲牙咧嘴,却因为身体的缩小,声音成了耗子般的吱吱喳喳的叫声!面具男人随手把山鬼往自己肩膀上一放!就如当初山鬼扛着他一样!身体往右侧拉出一道残影!身型出现在了释知秋的右侧!红色的光球击碎了面具男人的残影,飞了出去!在远方轰的一声爆炸了!把一片黑夜渲染成了白昼?巨大的冲击波吹散了四周的云朵,漏出来皎洁的月光!依旧那么清冷淡然!山鬼的身体被极速移动所产生的风,吹的歪歪斜斜飞了起来!两只青色的爪子,死死抓住了面具人的头发!嘴里叽叽喳喳的叫喊着什么,非常生气的样子!当停下来的时候,甚至现在面具人的肩膀上,冲着释知秋挥舞了一下拳头!不过由于缩小到布娃娃大小!却没有了凶狠的模样,反而有点萌!面具人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阿鬼!不要闹了!你自己打不过他的!山鬼好像不服气的样子!在哪里叽叽喳喳的喊着什么!面具男却不再回答!只是伸出两个手指!在空中向下一划!一道两指宽的白色弧线,打破了空间的限制,瞬间来到了释知秋的面前!山居鬼士惊愕的表情刚刚显露出来,噗的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一分两半!啪!分为两半的躯体破碎了!变成一丝丝断裂开来的头发!纷纷飘落向四周,面具男人心有所感!侧头看向右侧!释知秋的身影才慢慢从黑暗中浮现出来!轰!释知秋一脚踏碎了虚空!眨眼就来到了面具男面前!20多只手臂一起向下就砸!面具男人像柳絮一般随着拳风飘了出去!无论手臂多么用力,多么快的挥动!都无法打到面具人分毫!释知秋见了留下四只手臂继续攻击!而剩下的手开始频繁换法决!这又是准备法术呢!缩小的山鬼在男子肩头,吱吱呀呀的叫着,好几次差点被打到的它,愤怒异常!面具男则看着释知秋施展法决,手中的玉笛随手拨打着攻来的手臂!当山居鬼士的无数手掌停下来的时候!又极速滑开,拉出道道身影!准备躲避即将到来的秘法!谁知释知秋的手掌并没有集中一起攻击!而是忽然想四面八方伸展!射出一道道红光!红光射出一段距离后突然划出弧线!又绕了回来,趁着面具男子错愕的瞬间,在脚下合拢!形成了一个红色光条连接成的牢笼!把这一片空间都封锁在了其中!随即嘴角上扬,冷笑着说到,抓住你了!面具男子看看四周的红线牢笼!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碰!茲啦一声,手指肚碰触的地方迸发出火光!随着一缕青烟飘起!手指肚都被烫的焦黑!面具男子回头对着释知秋微微点头!牢笼斗?不死不休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