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阴谋算尽力争锋

  • 我这个命啊
  • 篡改命运
  • 5705字
  • 2021-10-25 18:10:22

到的屋内,谦让一番,大家坐下,大少爷自是吩咐下人准备酒菜!子龙从怀里拿出两颗丹药!对两位老人说多,这次是接到青县令的求援新开祈安县内,做巡视的!由于来的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只有两颗强身健体的丹药送与二老!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海涵!二位老人连连推脱!这哪里使得!你平时照顾小儿!对他关爱有加,本应感谢你才是,又怎好要你的礼物呢!子龙笑着说,老员外无需客气,二少爷本事我等师弟,师兄弟间光在照顾本就是应有之义!无需感激!二位乃是我师弟家人,便是我等长辈!此次来的匆忙并没有准备什么礼物!此丹药是本门练体所用!只是初级的丹药!不成敬意,二位老人莫要嫌弃就好!话说到这里,再推脱就有点不尽人意!二位老人这才收下!大家又说了一会话!酒菜已经备好!推杯换盏好不热情,子龙本就想念秦秦,又架不住雪家人的热情招待!喝的酩酊大醉!是下人们给抬到客房休息去!再睁眼已是天光大亮!子龙头疼不已!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凉茶水就对着壶嘴狂饮!这时敲门声响起!二少爷在门外喊道,子龙师兄,起来了吗?子龙回应起来了!声音沙哑,嗓子疼痛难忍!二少爷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盘水果!来师兄,吃点水果解解酒!子龙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了几瓣橘子!随口问道什么时辰了?已经辰时了!子龙听了连说饮酒误事!急忙起身,洗漱一下,去给二位老人家请安!二少爷劝说不急,没事的!我爹爹娘亲起来也晚,不用着急!子龙道,咱们请过安还要去县城里巡视呢!走吧走吧!说着急急忙忙向外走去!二少爷无奈只得头前带路!刚迈进老爷和夫人的跨院!啊!啊!就听得里面传来两声惨叫!子龙一惊!二少爷愣了一下!听着声音像自己的父母,刚要说话,就听见一声丫鬟的哭喊!快来人啊!不好了!老爷夫人出事了!声音之凄惨。有若病猫凄嚎!二少爷,子龙纵身跃起!奔着老爷夫人的卧室冲了进去!但见一丫鬟已经吓得堆遂在地上!地上有个茶盘,两个破碎的茶杯!茶水飞溅满地!一旁雪老爷和夫人歪倒在地上,脸色铁青,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皮肤下犹如开水沸腾般,一块一块的往外起鼓!二少爷见了忙要上前!子龙一把拉住,喝到小心!这是妖蛊之术!说着从怀里拿出两只装丹药的玉瓶!倒出一些黄色的粉末!盯着起鼓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把药粉撒在身上!围着波浪起伏的泡!画了一个圈!老爷和夫人身上的泡开始密集的跳跃起来!子龙把玉瓶的口对准起伏不定的鼓包!在瓶底用手画了一个符记!当符号发出白色的光芒!这时子龙小心翼翼的把瓶口凑到鼓泡的上方,猛然下落,罩在鼓泡上,只见玉瓶紧紧的扣在皮肤上,吸住了鼓泡!子龙载瓶底的符号上,轻轻一点!一引!听的砰的一声!一块血肉破裂开来!血液夹杂着一个金色的虫子,修长漆黑的身体扭曲着,挣扎着,头顶一对巨大的口器乱夹一通,却无可耐和的被吸到了玉瓶内!子龙随手在身上点了几下,截脉止血!又拿起另一个玉瓶,对着夫人又是如法炮制!当两个金色的虫子都被收到瓶中,这才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二少爷忙问,怎么样了师兄?我爹娘没有什么事吧?子龙摇摇头,暂时没什么事,只是不知道这妖蛊是如何而来!等到二位老人醒来再说吧!先叫来几个人!把二位扶到床榻上休息!又拿出一瓶丹药,交给二少爷,吩咐道去找人给二位老人涂抹在伤口上!别的只能等了!这时候瘫坐在地上的丫鬟还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目光滞色手还在不自觉的颤抖!二少爷上去摇了摇她的肩膀,这才惊醒,颤音说着二……二少爷…………不关我的事啊……!二少爷摇头知道不关你的事!去喊几个人过来!你跟我去外堂!仔细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丫鬟忙不嗲的点头是……是……是说着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往外跑!二少爷呵道回来!丫鬟一惊,:啊扭过身来,二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喊别人去就行了!你跟我过来!丫鬟称是!转头冲门外喊道?来几个人!这时候外边已经闻讯赶来很多家丁,只是没有听见呼唤不敢靠近!听见唤人连忙进来几个男女!把老爷夫人分别送到里间!拿着丹药去给二老上药不说!二少爷带着丫鬟和子龙二人,来到下人间!这小丫鬟到现在也是惊魂未定!身子始终在发抖!子龙看了,唤她坐下回话!丫鬟谢过,小心翼翼坐在一旁!二少爷说到,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一下!一个字不要漏!我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来我家下蛊,谋害我家人!丫鬟!颤声道,回二少爷!奴婢没有看见有人来啊!只是……只是……!说!二少爷怒斥道:丫鬟一惊!身子又是一抖!子龙连忙柔声说道,不要怕!没事的?你但说无妨,没人可以伤害你!却不成想丫鬟竟然是更紧张了!二少爷恼怒到,快点说!丫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子龙劝说道,雪师弟不要着急,她也吓得不轻!容她缓缓再说也行!却见丫鬟只是惊恐的望着子龙,并不说话!子龙轻声叹息!哎!站起身来,想要过去搀扶丫鬟!没成想,那丫鬟见了却是惊叫连连,紧着往后缩去,二少爷见了也是恼怒!却无可奈何!毕竟是良善之人!伸出手拉起丫鬟!刚要训斥一番!那丫鬟张嘴惊叫,指着子龙对二少爷喊道,二少爷?是……是他……是他送的两颗药丸……老爷和夫人吃了才变成那样的!二少爷听了!怒呵一派胡言!子龙师兄乃我师门同袍!怎么会害我家人?说罢一甩手,丫鬟又重重摔倒在地!丫鬟哎呦一声!却顾不上疼痛,双手在地上急忙爬了两步!抱住二少爷的大腿,哭诉道,二少爷,真的是他啊!老爷夫人,今天早上起来腰腿疼痛!想起来昨日此人送的丹药,特命奴婢拿来服下!只片刻之间,老爷和夫人就变成了刚刚那般模样!老爷和夫人平时对奴婢犹如家人,小女子无以为报,定不敢编造假话,哄骗与你!请二少爷明察啊!二少爷听见更是气恼!抬起手就要打那丫鬟!且慢!却是子龙叫住了他!等等!她说的也许没错!二少爷一惊,什么?满脸的疑问!子龙说道也许真的怪我!昨天给二位老人健体丸的时候,并没有仔细观察两位的身体!如果那时候他们已经中了妖蛊!那这两颗丹药就是引发妖蛊骚动的罪魁祸首了!二少爷和丫鬟齐齐向他看来!一脸的不解!子龙解释道,这强身壮骨丸!实则是一种大补的药品!对任何生物来说据是如此!如果二位老人以前就身中妖蛊!再服下药丸之后!妖蛊闻到补药的气息!当然会骚动!当两位老人服下丹药,妖蛊自是按耐不住!四处游走!吸收补药的养分了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幅模样!哎!都是我的错!没想到一时不查竟惹下如此大祸!二少爷听了也是无语,心知子龙师兄也是一番好意,连忙安慰,子龙师兄说的哪里话!您能惦记我父母,为他们准备了强身健体的丹药,本是一番好意!这事要怪也是怪那下蛊之人!所以请师兄万万不要自责!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出那害人之人!子龙也点头!确实如此,等二老醒来问一下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事物的!家里食物一般都由谁准备?去唤来询问一下!丫鬟听了连忙出去找人,不大的工夫,进来一位胖胖的中年男子!一身油渍麻花的长衫!进来先颤颤巍巍的跪倒!看来已经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缘由!磕头如捣蒜!口中急喊冤枉!小的冤枉啊!小的从小便被老爷收入你家中!自幼就是雪家一员,是老爷一点点把我抚养长大!本有意让我当个掌柜,是小的愚笨!还好吃食,所以做的厨子!小的怎敢做对不起家主的事!天地良心!小的如有半点二心,就叫小的千刀万剐不得好死!说罢已是泪流满面,痛哭不止!二少爷见了连忙搀扶起来,说道,祥叔!祥叔!快快起来!我从小爱好您做的饭长大的!怎么会怀疑您呢!叫您过来,也是想了解一下,咱们家平时的吃食都是从哪里进的货!祥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咱们家一般都是自己的农庄产的粮食,鸡鸭猪等都是自己家养的!都是家里的老人照应!忠心方面应该能保证啊!子龙道,祥叔是吧?这样咱们去食物存放的地方看看!二少爷你吩咐一下,等二老醒过来第一个通知咱们!二少爷道,好!我这就安排!说罢三人起身,来到后院厨房的储备间!祥叔指着一排排的货架子!二少爷请看,下边农庄送来的各种食材都在这里摆放!都是下人们亲手洗好,切整齐的!每一样都有记录!哪天来,谁送的都有账本!自从小的接管厨房的事宜,知这是关系全家身体健康的大事,不敢有半分懈怠,子龙上前探查一番,摇了摇头!吃食没有问题!随后又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有谁见到过奇怪的东西吗?二少爷忙问过祥叔,祥叔听了摇摇头!没有!最近一段时间,老爷夫人想念二少爷成疾!很少出门,连农庄都是由大少爷去查看的!所以没有见过或者接触过奇怪的东西!随后几人回到二老的后宅!大少爷正在那里急的团团转!看到几人回来,连忙抓住二少爷的衣袖问到二弟,可曾有什么发现?二少爷摇摇头,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随口问大哥!最近可知爹爹娘亲遇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和东西吗?大少爷也是同样回答!并没有!一时调查陷入了僵局!这时房内丫鬟欢呼老爷夫人醒了,老爷夫人醒了!可见平时二老是有多获大家爱戴!子龙几人急忙冲进房间里!大少爷,二少爷上前询问,爹,娘,你们醒了!却见雪老爷和夫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雪老爷虚弱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老妇人只是在那呻吟!身子虚弱不便言语!子龙急忙上前的,雪老爷夫人,没什么!醒了就好,没什么大碍吧,两位只是中了妖蛊,身体的精气神儿,被妖物所吸收,所以身体比较虚弱,休息几日便好了,二少爷和大少爷在一旁也是紧张的不得了,扶着雪老爷的手轻声问爹爹,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哪里疼?雪老爷虚弱的说道,就是伤口处有些疼痛,浑身无力,脑袋发晕,别的还好,大少爷二少爷听了也放下心来,子龙在一旁说道,敢问雪老爷,这段时间可见过什么人或者什么奇怪的东西吗?雪老爷摇摇头,并没有什么不同啊!一切都是老样子。就是前几日,我和你娘亲身体有些虚弱,早上昏昏沉沉的,让你大哥去抓了两盒药丸,吃了以后就好多了,再就没什么异常了,子龙和二少爷好像大少爷!大少爷憨厚的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那是在同庆堂开的,安神补脑丸!是韩神医给开的药,整个县城都知道他老人家医术高明,药到病除,应该不会有事吧,子龙说道,师弟跟我走,咱们去看一看。二少爷答应一声向外走去,大少爷疾呼二弟,子龙仙长,万不可冒犯老人家,子龙和二少爷回道,放心吧大哥,如没有事情,我们不会冤枉他说吧,两个人的声音已渐行渐远,同庆堂,是祈安县一家比较老的医馆,而韩神医则是医管的顶梁支柱!有人拿药,经常少算或不要钱,对贫穷者,多有怜惜之意,在整个县城都是有口皆碑的良善之人,如果说他老人家会害人!二少爷自己都不信,子龙和二少爷疾步来到大街上,七扭八拐,穿街过巷,前方看到一个斗大的医字,迎风招展就是同庆堂的门牌!二少爷刚要上前,被子龙一把拉住,且慢,你我这样冒冒失失的前往,必定不会有结果,不如这样,子龙在二少爷耳边低语,如此这般,这般模样,二少爷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随后,二少爷抓了一个路人,低声了叮嘱了几句,路人点点头知道二少爷说道麻烦您了,随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串铜钱,递了过去,路人欣喜若狂!接了过来,连连称谢,二少爷挥挥手,快去吧,说着和子龙二人走近了同庆堂大厅里,里面熙熙攘攘,人真不少,有抓药的,有看病的,子龙二人直奔问诊处,就看一白发老人,正端坐桌子后头伸手搭在一人手腕上给人看病!正是坐堂的韩神医!子龙二人也不便打搅,就在后面默默的看着,但见着韩神医,白发苍苍,皱纹满面,一双星目,却炯炯有神,三缕长髯,捶于胸口,一派道骨仙风,一看就是有德高人!等到韩神医诊断完毕,提笔在纸上写道,以后注意休息,你这是肺病,要少吸入一些灰尘,少去一些花比较多的地方,少去一些尘土飞扬的地方!我给你开的药方,乃是清肺去火的,回家里让人三碗水煎成一碗服下,每日早晚各一次,三日后再来就诊!那人连忙称谢,韩神医摆摆手,不必如此!去抓药去吧!那人连忙鞠躬行礼,奔着医药柜台而去,韩神医,这才抬头,看向子龙二人,你二人是来抓药的还是看病的?二少爷忙到,小的是来拜谢神医的!前几日小的爹娘头痛不已。是在神医这里拿了两粒,安神清脑丸服下后日益见好的,小的爹娘特此命小的前来拜谢,说着从怀里拿出5两纹银!双手递了过去!神医摆了摆手,本待拒绝,忽然鼻子抽动了几下,像是闻到了什么气味,连忙接过银子仔细一看,却发现上面涂有一层,薄薄的药沫!神医凑到跟前,仔细又闻了闻。忽然脸色有点抽动,皮肤下波浪起伏!竟然犹如水沸般鼓起无数泡泡!神医脸上顿时惊惶失措,站起来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说着就向外跑去,紫龙和二少爷,哪里肯放过他?急忙左右拦住!韩神医面色苍白惊慌失措!一步步慢慢向后退去!一旁百姓和伙计看见了,齐声大喊,干什么呢?敢来同庆堂闹事!还有那脾气爆的,抄起板凳,抓起秤砣就要上前的!二少爷大喝,都让开!妳们仔细看看韩老的脸!却见那韩神医,脸上波澜起伏!凹凸不平!内似有虫子在爬!众人这才惊觉不对!想上前搀扶神医!有大声询问发生什么事的!乱成了一锅粥!二少爷见了,怕妖人趁乱逃走!连忙伸手掐诀!双手用印!在那空中一抓!一拉!拽出一条火焰劈链!一挥手向韩神医卷去!那韩神医身形一矮避过锁链!一抬头张开嘴噗!吐出一口绿色的粘稠液体!带着腥风恶臭,奔着二少爷面门而来!二少爷纵身一跃!绿色液体洒了一地!四处乱渐,所碰触之物全部冒出缕缕灰烟!气味恶臭中带着丝死亡的毁败气息!子龙大叫不好!衣袖一挥!将烟雾扇向韩神医,口中大叫,所有人快出去!却是为时已晚!有那离得近的已经被绿色液体飞溅到身上!大声惨呼!躺地翻滚嚎叫的!只一会就没了声息!身体发黑!所飞溅之处化为一个大洞!并向外流淌着绿色的血液!只半盏茶的时间,就化为一堆恶水!只残留破碎的衣物,代表曾经有个人在这里!大家看了,头皮发麻!惊慌逃窜!一起向门外挤去!只见那韩神医一口恶水后,身形向前极冲,双手指甲如利刃,向二少爷腰间叉来!二少爷身在半空,避无可避!只得手中锁链猛的向下一绕想要缠住韩神医双臂!腰间用力双腿向后踢出!整个人半空中倒立而起,勘堪躲过,叉过来的双手!韩神医眼看招式用老!身体向前一扑!从二少爷身下跃了过去!在地上打了个滚!奔向大门!而二少爷的劈链自然也就挥空了!电光火石之间,竟是谁都没有占到便宜!而二少爷借着腿部力道,一个后空翻,落在地上!手中锁链向后一摆!朝着韩神医逃窜的方向抽去!锁链上的火焰猛的暴涨,竟拉出一片火海!韩神医听见背后狂风呼啸,自是不敢回头,也不犹豫!身子继续向地上扑去!身形不停,又是几个翻滚!连滚带爬的冲向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