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普通的杀手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36字
  • 2021-11-26 23:38:41

韩非点点头,卫庄说的这些,绝大部分他都了解过,只是他有些纳闷,不是说计先生的身份吗?怎又么扯起夜幕来了?

卫庄似乎看出了韩非眼中的疑问,随即又他沉声道:

“尽管姬无夜的“夜幕”,可以在韩国内只手遮天,可是在他背后的势力主人面前,却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毫无疑问,卫庄口中的他,指的就是计余。

“主人?”

卫庄口中的主人一词,引起了韩非的注意。

物或权力的支配者,奴隶或者仆人的供养者与控制者,仆婢及受雇佣者的家主。

在韩非的认知中,这些人,才都被称为主人。

也就是说,计先生只是一个仆人吗!

韩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现在已经有点怀疑,卫庄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韩非无法想象,计先生,一个几乎杀伐可以破天之人,他光是站在那里,仅凭身上散发的气势,就可以能让他不可直视。

如此的一个人,竟然只是个仆人,如果卫庄所说是真实的,那么计先生背后的主人,和他背后的势力,该是有多么的可怕!

韩非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紫女姑娘,会再三的警告自己,原来他比自己心中所想象出来的,看来还要危险十倍!

卫庄看出了,韩非眼中对自己的质疑,他随后又说道:

“没错,他的背后确实有一个主人,而且这个人的名字,你一定认识。”

“什么?”

对于卫庄的这个解释,韩非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明所以,有些难以置信。

卫庄兄说他认识,到底会是谁呢?

韩非于是赶紧问卫庄问道:“他是谁!”

“秦国文信侯,吕不韦。”

卫庄说这话时,面容冷峻,双目露出冰冷之色,仿佛是一块万载不化的寒冰。

他堂堂鬼谷传人,就因为吕不韦,他已经吃了两次亏。

第一次因为是黑白玄翦,那一次,如果要不是因为师哥,他可能已经死在黑白玄翦的剑下了。

第二次就是计余了。

“吕不韦!”

韩非张了张嘴巴,有些说不出来话,他发现,他这一天啥事没干,光搁那震惊了。

吕不韦,秦国丞相,其手中的权势,犹在秦王嬴政之上。

姬无夜与吕不韦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姬无夜虽然在韩国的势力滔天,但在韩王安面前,他该如何恭敬,就如何恭敬,只是一个臣子的模样。

而吕不韦,直接执掌秦国的全部政权,直接在朝廷上坐堂听政,他的话语权,在某些地方,甚至比秦王嬴政的话,还要管用。

两者根本无法进行相比。

沉默了片刻之后,韩非这才对卫庄缓缓的开口说道:

“真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如果不是卫庄兄告诉我真相,换作是别人,我恐怕我都不会去相信。

那他和吕不韦之间的关系,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

卫庄脸上,露出了微微不屑,“他只不过是一个剑奴而已。”

秉着不耻下问的态度,韩非摸了摸鼻子问道:“剑奴?这又是什么?”

“公子想要知道剑奴是什么,那就需要先了解,吕不韦手下一个名为“罗网”的暗杀组织。”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韩非听到紫女在提及罗网这一词时,声音忽然变得低敛了许多。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不用说,韩非也感觉到了,“罗网”这个词,似乎在紫女口中,是一个禁忌存在。

卫庄双臂环胸,眯起了双眼,看着韩非,“你不会真的以为,姬无夜在韩国的滔天权力,是单靠他一个人就可以形成的吧?

我可以告诉你,在姬无夜背后,还有一股遍布七国的强大势力,而这个势力的名字就是“罗网”。

而“罗网”的主人,就是吕不韦,而他,只是“罗网”的一个杀手而已。”

韩非拿着酒杯不动,神色有些复杂,他反复默念两个字,杀手杀手,沉默了一小会儿道:

“计先……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吗?就这么简单?”

韩非似乎对计余的身份,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卫庄用他那低沉的嗓音,冷笑道:

“如果他真是一个普通的杀手,那么简单就好了,魏国信陵君的惨死,可正是他的手笔,大殿之内,一百三十多人,全部死于非命,其中不乏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用剑高手,可是在他面前,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地。

只知道他是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就是现在,还不知道他究竟是哪一把剑。”

下意识韩非转过头,看向紫女,似乎是在等待最后的确认。

信陵君的死,在七国之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即使是在小圣贤庄读书的韩非,也是有所耳闻,他当时也有所伤感,战国四公子,从此以后,就成为了历史尘埃。

紫女亦如韩非所愿,对他轻轻点了下头。

可当紫女确认之后,让韩非越想越不对劲,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他是一把剑?什么又是罗网的天字一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