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十万军饷,我要定了!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9字
  • 2021-11-24 11:31:23

“我输了吗?不,我不光没输,这次我还赢了双倍!”

韩非回到正经,端起紫女给他倒的酒,一饮而尽,声音低沉且自信。

“那这样说来,你之所以答应草草结案,是因为张良了?”

紫女对于韩非口中的双倍,也是十分好奇,于是便开口猜测道。

韩非拍手鼓掌,表示称赞:“紫女姑娘,真是冰雪聪明!”

紫女:“你少怕马屁!”

韩非坐下,给自己满了一杯酒后,随后对着卫庄紫女说道:

“我之所以答应草草结案,是因为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草草结案才是目前最正确的选择,更况且父王勒令张开地结案的日期已到。”

卫庄:“这应该不是重点吧?”

韩非点点头,眉宇之间有些飞舞:“嗯,这件事过后,最大的收获,是子房因此欠了我一个大大的人情。”

紫女皮笑肉不笑:“那可真是要恭喜公子了。”

只不过紫女的一句话,在韩非的耳朵里,听得怎么有些阴阳怪气的?

卫庄则表示有些不耐烦了,他眉头紧皱,对韩非沉声道:

“这就是你的收获?双倍?”

面对卫庄的质疑,韩非轻轻端起酒樽抿了一口,表现的不急不慢不骄不躁,“收获子房的人情,这只是其一,更重要是,刚刚我看到白亦非回到新郑来了。”

紫女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韩非,用十分轻佻又有些嘲讽的语气道:

“就这?估计整个新郑城的人,都知道了吧。”

卫庄没有说话,紫女说的话,也基本上代表了他的意思。

对于紫女的冷嘲热讽,韩非毫不在意,“紫女姑娘说的不错,不过你们绝对想不到,就在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紫女也是非常的配合韩非,张口问道:“能今九公子感到惊讶的事,紫女也很想知道的呢。”

韩非也不在拐弯抹角,直接把他刚刚看到白亦非和计余的那一幕,给卫庄紫女从头到尾的陈述了一遍。

听韩非说完话,卫庄和紫女同时陷入了沉默。

但凡听到和计余有关的事情,紫女的脑海中,都会主动浮现,前天夜里所发生的一切。

那种临近死亡,但却又劫后余生时的心悸,即使到了现在,紫女仍然记忆犹新!

“所以你想说的是什么?”

还是卫庄打破了沉默,直接反问韩非。

“鬼兵劫饷案,本质上是姬无夜针对张开地,而设计的死局。

但是如此虎头蛇尾的结束,按照姬无夜的性格,确实很难理解。

还有,虽然我凭借着卫庄兄给我的水消金,从两位王叔那,获取到了关键线索,但是也不至于,让姬无夜立刻对两位王叔下杀手。

我韩非对姬无夜有这么大的威胁吗?这显然不可能。”

韩非说着说着,突然自嘲了一句。

卫庄:“继续说下去。”

韩非轻轻摇晃手中的酒樽,看着里面翻腾的酒水,“单纯的一件事,并不能说明什么,可白亦非的突然回归,以及那天夜晚,墨鸦对待那个人的态度。

把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鬼兵劫饷案草草结束的真相,也就离我们不远了。”

紫女对韩非的话,若有所思道:“公子,你是说,鬼兵劫饷案的草草结案,可能是因为计先生?”

韩非看着紫女,点点头:“没错,至少计先生是有很大的原因,但是,猜测就是猜测,并不能直接确定。”

而坐在旁边的卫庄,突然开口沉声,补充了一句:“也就是在前天夜里,大将军府,忽然比之往常,戒严了十倍之多。”

韩非捻住鬓角的一缕发丝,嘴角微微上扬,笑呵呵道:“看来我们的这位计先生,把姬无夜的目光,全部都给吸引了过去。

就连像张开地这样的政敌,短时间内,都无暇顾及了。”

卫庄似乎从韩非的这句话中,听出来了什么。

“你想做什么?”

韩非目视窗外,看着烈阳高照,轻声道:

“张开地的食言,让我明白了一件事,九公子的这个身份,还是有些捉襟见肘了,司寇之职,我必须,而且一定要拿到。”

听到韩非的话,紫女对他探性的问道:

“公子要想司寇之职?除非找到失踪的二十万军饷,难道你已经有了失踪军饷的线索?”

韩非对紫女说道:“嗯,也有了些计划。”

“你想怎么做?”

卫庄看着韩非,语气低沉,询问道。

韩非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站起身,慢慢的走到窗前。

风流贵公子,登高望远,凭栏而立,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他的韩国,他的新郑。

韩非转过身来,面对着卫庄和紫女,他神采奕奕,眼眸中似乎有神光激荡不已。

“坐山观虎斗,固然可以得利,但终究是些小利,并非韩非所要,我要,那就是要全部!

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既然现在姬无夜无暇顾及其它,那我们不如亲自把这潭水,搅得更浑浊一些,这十万的军饷,我韩非要定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