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走火入魔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27字
  • 2021-12-13 17:54:39

派出的杀手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以为只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任务。

就是路程有些遥远费时,等到这个倒霉的杀手行动时,肯定会被玄翦发现,并且暴露身份。

其结果不言而喻。

玄翦也会明白,这是罗网在给他警告和提醒,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估计王伯也是看这个任务简单,只不过其中任务内容含糊不清。

他也没有当成一回事,于是阴差阳错之下,计余就成了此次任务的牺牲品。

如果不是他的夺命十三剑,以步入化境,估计到死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计余:“看来似乎我的任务可以就此终止了,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在罗网,任务失败者会有什么下场?”

玄翦听后沉默了片刻。

“内部裁决,生死不论。”

计余:“如果选择反抗会是什么下场?”

“追杀到底,至死方休。”

玄翦回答的很果决。

“看来今后只有亡命于天涯了,只不过我这样好像辜负了,罗网的养育之恩。”

计余感慨了一声,其中情感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他和我不一样,不,与罗网中所有人都不一样!”

玄翦望着计余,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容,剑客的直觉却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的命运,今后恐怕会和罗网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等过了这一段时间,我和纤纤会离开这个地方。

到时候你可以回去,说任务已经完成。”

“是吗?看来你似乎要欠我一个人情啊!

黑白玄翦的人情,可是价值千金啊。”

玄翦还是能够听出,计余语气中带着敷衍。

“十三,你不想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我知道,虽然我看不到你的容貌,但是我能感觉到你不是一个纯粹的杀手。

你的未来不应该属于罗网!”

计余摘下面具,对视玄翦: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你有你追求的目标,我有我必须完成的选择,一旦上路就停不下来了。

一个拥有软肋的玄翦,能够逃离罗网的追杀吗?”

玄翦:“只要你不来,我还是有把握的。”

玄翦看着计余还带着一丝稚嫩的面容,不禁暗叹。

真是一个妖孽,看来罗网又得到了一把更锋利的刀剑!

计余:“这人的一生本来是很短暂的,而有些人偏偏就喜欢走捷径。”

在计余眼中,玄翦的结局他可以料定,最终只会以悲剧收场。

“有人”

计余感到有脚步声,在向这里靠近,身影虚闪了一下,就到了一棵大树的树冠,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残影,虚晃一下消失不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一个绝美的声音在计余耳边响起。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玄翦就算闭上双眼,也知道来者是谁,回应道。

玄翦:“纤纤,天色已经这么晚了,你如今怀有身孕,就不要随意的走动了。”

魏纤纤没有回应玄翦的话,只是把头依在玄翦身旁,轻轻问道:

“你又接了父亲的任务?”

月光照在波纹细碎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亮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紫锻

无数只萤火虫在紫波上,一闪一闪地来回飞往,宛如一串串、一排排彩灯,织成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

看到如此美景,玄翦柔情似水,安慰魏纤纤道:

“别怕,任务并不危险。”

“我整夜整夜的做梦,梦见失去你,失去这孩子的父亲。”

“纤纤,我……”

玄翦正欲回答,一根滑若凝脂的细指,抵在了玄翦的嘴唇上。

魏纤纤把玄翦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上。

“孩子出生的日子快进了,这几日可怕的噩梦也减少了,这是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他会给我们带来幸运,带来平安的。”

玄翦紧紧握住魏纤纤的手,交织在一起,一脸柔情。

“我答应你,以前我从未想过这把剑存在的意义。

黑白玄翦,黑剑对外,是一把杀戮之剑。

白剑对内,是为守护之剑,我会用这一把剑,守护你一辈子。”

玄翦拿着黑剑,对着怀里的纤纤说到:“这把杀戮之剑,就让它永远消失吧!”

松开手掌,黑剑落入湖中,渐渐沉入湖底。

计余在树上看的真切,在他看来,用剑者,相信的只有手中的剑。

剑客的生死是由手中的剑来决定的,当剑客抛弃手中的剑时,其结果已然注定。

玄翦一身的杀招,全在黑白玄翦上,黑白两剑缺一不可。

望着树下的两人渐行渐远,计余不禁反问自己。

“假如此时只有魏纤纤单独一人,自己遇见了,看到她高高隆起的小腹,自己会下手吗?”

杀了她,任务才能完成,为了达成心中那个目的,妇孺老幼皆可杀!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心中的底线彻底遗弃,彻底沉沦地狱,无情无欲。

那还是真正的自己吗?

计余双眼开始变得无神,气息杂乱无章,体内真气逆转倒流,失去控制。

“不好!”

计余心中狂跳,丝毫没有办法。

嘴角溢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液,可计余却毫无知觉。

“嗡!”

以计余为中心,方圆五十米,上下左右四周空间充满了,从计余四肢百骸散发的剑气。

绝灭生机的气息,充斥着这片天地,周围地面布满纵横交错的剑痕。

此时乌云掩月,夺命十三剑的剑意也支离破碎,面临崩灭。

而不远的玄翦感到犹如芒刺在背,手中的白剑不停的在颤动。

“发生了什么!这个方向是十三!”

玄翦心中暗道大事不妙。

对着身旁的魏纤纤说到:“纤纤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去就回!”

等到玄翦赶到计余面前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

计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目无神,七窍流血不止,四周寸草不生,这是走火入魔之像!

玄翦不敢进前,眼前的空气中剑气弥漫,刺人心魂,无尽的鸣动声回荡在着这方天地。

“不好!如果再这样下去,体内真气耗尽油尽灯枯,那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