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从秦国而来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27字
  • 2021-03-31 23:34:16

看着紫女那有些绯红的面容,计余面色如常,直接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这种事情说出来就不好了,还是干脆让它永远的烂在自己的心里吧。

男女之间的情爱,对于现在的计余来说,无疑于是穿肠的毒药。

自己的极致剑道,绝不能掺杂任何的感情,更何况他的路上,尽是各种的荆棘藤萝。

至于以后怎么样,那就以后再说,一切随缘吧。

计余把长剑归于剑鞘,受夺命十三剑的灭绝剑意影响,他很快就把内心的波澜给平复了下来。

紫女见计余望向她,微微转头避开他的眼睛,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如蝶翼般的纤细睫毛轻轻眨动。

虽然紫女只是脸色有点绯红,但是心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难以平静!

紫女用眼睛的余光撇向计余,发现对方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心里这才微微平复下来,同时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行于水中,不避蛟龙,乃是船夫之勇。

行于山林,不避虎豹,乃是樵夫之勇。

白刃放于颈前,不畏生死,乃是豪杰之勇。

知人力有穷尽时,临大难而从容,乃是圣人之勇。

我说的这几种,韩非你觉得,以你刚才的表现,对应的是那一种人。”

计余无视了韩非对他的恭维,直接对他开口问道。

韩非:“呃~”

他这是什么意思?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陷阱吧!

我该怎么回答?

难道他是在变相的夸赞我,在利刃面前,视死若生的从容态度?

韩非再次细品了一下计余说的这句话。

前两者是勇气,更是一种能力,前两种他都可以直接否决,明显不符合他的身份。

第三个白刃加身,视死若生的态度,无非是死的从容些。

而这圣人之勇,而是知道自己去做这件事必死无疑,也改变不了什么,却依然去做了,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心境。

这第三种和第四种,韩非细想之下,自己还是不符合。

既然都不符合,那他该怎样回答?

韩非沉默了片许,对着计余沉声道:

“这四种人,韩非都皆不是。”

计余:“理由。”

理由?没有理由,我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滴吧!有种过来打我啊!

当然了,上面的只是韩非的臆想,这话他当然是不敢说出口的。

“说起来也相当的可笑,刚才表现出的不畏生死,其实正是因为我内心的怕死。

我假装闭眼,正是因为我不希望你能从我眼睛中,看到我心中的软弱。

计先生,所以你刚才说的那四种人,韩非都皆不是。”

韩非说这句话时,没有一丝羞愧之意,反而嘴角上扬,面带微笑,仿佛说的这些,都是让他能够得意的地方。

计余双手负于背后,轻轻地点头:

“好一个韩非。”

计余没有想到,韩非回答的如此坦荡,他之所以问这一个问题,就是想看看韩非如何评价他自己,在这一点上,他倒有些自知之明。

韩非却双手拢袖,对着计余就是一揖,轻声笑道:

“多谢计先生夸奖。”

对于韩非这顺着杆子往上爬的行为,计余也不在意,只是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墨鸦,淡然的说道:

“墨鸦,回去吧。”

墨鸦恭恭敬敬的回了一声:“是大人。”

随后墨鸦就是几个闪烁腾挪,就此消失在了计余的视野中。

见此情景,韩非忍不住开口道:“计先生,可不可以告诉韩非,先生是来自哪里?”

韩非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这个对他来说,如鲠在喉的问题。

“韩非,为什么你非要在意这个问题?

我就是我,你只需明白这一点即可。”

计余平静的看着韩非,语气十分的淡然。

韩非神色平静,说道:“因为我想知道,为什小小的韩国内,会出现计先生这样的人物。

或者计先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来到了韩国,于韩国有利或有害。”

说这句话后,韩非也是紧张的要死,他也怕计余会一剑削过来。

不过这个事情,关乎到韩国的安危,这让他不得不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去做。

韩非就这样与计余眼睛对视,目光不曾偏离一分,很是坚决,大有一种,你不告诉我,我就绝不放弃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遥遥对视,而在一旁的紫女也是好奇心起,她也想看看,计余会不会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给韩非。

沉默了片刻之后,计余清淡的声音,便传到了韩非的耳中:

“我从秦国而来。”

韩非的瞳孔微缩,声音显得十分的沉重:

“秦国?”

显然对于这个回答,是韩非十分不愿意听到的。

对于他这位韩国的九公子来说,没有比这更坏的结果了!

意味着什么?

看韩国与秦国之间的关系就知道了。

“不知计先生来韩国有什么目的?”

韩非神色强装镇定,在次对计余开口询问道。

“你的问题太多了,韩非。”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