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蝼蚁不知所末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186字
  • 2021-03-17 21:58:57

跟随着紫女的脚步,韩非来到了紫兰轩的四楼。

卫庄竟然在四楼。

“紫女姑娘,那个计先生的房间,也在四楼吗?”韩非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

紫女伸出手指,指向了最西侧的一处房间,“九公子,看到那个房间了没有,以后离那个房间远一点,无论是有事还是没事,最好都不要过去。”

韩非眉梢轻佻,蓦然一笑,“谢紫女姑娘的提醒,韩非记住了。”

紫女把韩非的表情,全部都看在眼里,暗自摇头,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货显然是没有听进去。

紫女把韩非带到了,最东侧的一个房间,说了一句话,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了。

“就是这了。”

站在门前的韩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意思,一个在最西边,一个在最东边,这是井水不犯河水吗?”

韩非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木门,走了进去。

韩非刚一进去,就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此时正站在窗口的位置,他的目光正向外面看去,同时手里还握着一个酒杯。

韩非虽然看不清这人的面貌,但是这个浑身散发着孤高冷漠的人,这次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人就是卫庄!

而离卫庄不远的木架上,摆放着一把造型奇异古怪的长剑,它与普通的利剑不一样,它只有一边是普通的剑刃模样,而它的另一边,则是像齿牙一样的构造。

就是这么一把奇形怪状的剑,却向韩非散发着,一股股的凶戾之气,他只是望了一眼,就遍体生寒。

韩非稳了稳心神,沉声道:“卫庄兄。”

卫庄缓缓的转过身,一双冰冷孤傲的眼睛,直射韩非的心底。

“能站在你这个位置,和我说话的人,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被信任的人,而另一种会被杀!”

面对卫庄的威胁,韩非却微笑着道:“也许我来不及成为第一种人,但是我有理由相信,你不会杀我!”

“是吗?”

卫庄抿了一口酒,语气十分的冷漠。

“因为这个!”

韩非从袖口掏出了一个木盒。

。。。。。。

而在四楼最西面的房间外,弄玉抱着七弦琴也到了。

“计先生,弄玉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说完话,弄玉站在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哗啦。”

很快,木门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进来吧,弄玉姑娘。”开门的正是计余。

弄玉微微低头,抱着七弦琴慢慢走了进去。

“弄玉姑娘,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过来?”

计余看着在案桌上调试音弦的弄玉,破天荒的面露疑色。

面对疑问,弄玉边调琴音,边不慌不忙的说道:

“听紫女姐姐说计先生喜静,这个时间段的紫兰轩最为喧闹,所以为了避免其他客人打扰到先生,所以弄玉在这个时间就过来了抚琴,希望能为先生微微减轻些喧躁。”

对于弄玉的解释,他点点头,这理由很充分也很完美。

随后计余就地盘坐,身体微微后仰,依靠在木床边上。

弄玉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把七根弦的音色调好,调好音色的七弦琴,在弹奏乐曲的时候,要比调试之前,更加的悦耳动听。

“计先生,弄玉可否可以开始了?”

“弄玉姑娘,请随便。”计余淡然的回应道。

弄玉轻轻拨动琴弦,绝妙之声,顿时充斥在计余耳中。

这首曲子,与清晨弄玉弹奏的沧海珠泪,意境截然不同。

就在计余侧耳倾听之际,兰轩的一楼大厅,又发生了一些事端!

“昨日我没有见到弄玉也就算了,不知今日老板娘可否给我刘意一个面子,去把弄玉姑娘给我喊过来!”

这粗犷的声音,正是左司马刘意。

昨日他迷迷糊糊的回家了,正事没有办成,而他又贼心不死,所以今天又过来啦!

站在左司马刘意面前的紫女,面露为难之色,“哎呀!刘大人,你这真叫紫女为难啊!”

刘意脸色一狰,双目圆睁:“怎么着!老板娘这是不同意啊!”

“唉!”

紫女戏精附体,长叹了一声:“唉,刘大人来的好不巧,弄玉妹妹,此时正在陪着另外一位客人。

刘大人想见弄玉的心情,紫女十分能理解,可是我这也无能为力啊!”

刘意的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压力过大,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哪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抢我刘意的女人!

而旁边的紫女,看见刘意怒火中烧,于是又添了一把火。

只见紫女对刘意,似有意似无意的说道:“如果刘大人能早来一步,那就好了。”

紫女的这句话,彻底惹炸了刘意。

“哪个狗东西!敢抢我刘意看中的女人!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你的女人!紫女眼里的寒光一闪而逝。

“刘大人,这不符合规矩,要不您先等一等?”

刘意这火爆脾气,哪里肯会等一等,“不行!我现在就要见到弄玉!”

看到刘意这副模样,紫女流露出了一丝冷笑。

“刘大人这可不行!这四楼的客人该生气了!”

紫女表现出一脸的着急和紧张。

“他生气,关我刘意什么事!四楼吗?我这就上去看看,到底是哪一个人敢和我作对?”

刘意说完,便急不可耐的向四楼奔去。

“刘大人!刘大人!这是真的不可以啊!”紫女表面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但是上楼的脚步,却始终跟在刘意身后,显得不急不慢。

刘意刚一到紫兰轩的四楼,便听到最西面的房间里,隐隐有琴声传出,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迈着大脚步,直奔计余的房间而去!

“咣当!”

木门发出一声巨响!

看着紧闭的木门,刘意一把上去拉住门把手,猛然拉开!

此时计余正沉浸于,弄玉琴声的意境之中,突然被一声巨响打乱,他微微皱眉,脸上有些不悦。

刘意一眼就看到计余正盘坐在那里,上来就是张口大骂:“原来是你这个狗东西,整个紫兰轩谁不知道,弄玉是我刘意看中的女人?”

计余看到来者是何人之后,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身形忽然一闪,计余便出现在了刘意面前。

他抬起右手,摁住刘意的头颅,猛然朝地面按下,嘴里还冰冷的说道:

“蝼蚁不知所末,只闻天不过井宽。”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