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水消金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976字
  • 2021-03-16 09:34:11

紫女恍然大悟,在这一点上,弄玉比她考虑的要全面一些。

这样一来,起码能试探出他一二。

。。。。。。

与此同时,韩非与张良,也是一早的就互相碰面了。

“韩兄,真的我也要跟着你一起去吗?这合适吗?”

张良再次和韩非确认了一下,毕竟这安平君和龙泉君,可都是韩非的亲叔叔。

换句更通俗的话来讲,韩非和他们都是一家人,虽然张良的祖父张开地是韩国的相国,但是在他们面前,依旧是一个外人。

“子房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只是去调查鬼兵劫饷的案子而已,你不用过于担心,到了地方之后,你不用说话,看着就行。”

韩非哈哈一笑,拍了拍张良的肩膀,以示安慰。

张良拱了拱手:“有韩兄这句话,良放心多了。”

韩非看着面前的豪华府邸,对张良沉声道:

“我们走子房,去看看我这个三王叔在干什么。”

话音一落,也没有通报一声,韩非就这样推开大门进去了。

张良紧随韩非身后,府邸内的下人们看见来者是韩非,也没有对其阻拦,只是有人连忙跑进了内园之中。

“子房,走跟上去。”

韩非扭头对身后的张良说道。

韩非和张良,跟着那个人的脚步,来到了一处房屋门前,没有丝毫犹豫,韩非推开门就迈了进去。

“韩非你来干什么!”

韩非刚一进去,就听到了一声质问。

韩非对说话的人没有回复,而是望向了,坐在木桌一侧的另外一个人:

“四王叔你也在这。”

能被韩非称作四叔的人,正是押送军饷的负责人之一的龙泉君。

“韩非你怎么回事?你三叔跟你说话呢,求学这么多年,难道把礼法都给忘了?”

龙泉君没有回答韩非,反而对他一阵的数落。

对于龙泉君的数落,韩非毫不在意,不过面子还要给的。

韩非站在三叔面前(也就是安平君),双手一揖,面容微笑:

“刚刚是韩非怠慢了,三王叔可不要生我的气哦!”

“哼!”

看着韩非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安平君冷哼了一声。

好尴尬。

韩非干咳了几声,赶紧转移话题:

“咳,咳咳,听说三王叔精于养生,研制出了一味龙骨八珍汤,乃是滋补的圣品,不知是真是假?”

安平君皱起眉头,有些不满道:“这个自然是真,要配制此汤可不容易,除了用稀缺的食材,要炖足九个时辰才能饮用。”

韩非接着问道:“王叔,不知此汤的功效如何?”

韩非的这个问题,让安平君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自豪:

“我与你四叔压送军饷的时候,鬼兵突然乍现,那种情景何等的吓人,等我回府后饮用此汤,竟然能安然入睡!”

“这么神奇!王叔可否多做一些,给小侄分享分享?”韩非一脸惊奇。

安平君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

“韩非这个恐怕不行,此汤在熬制后必须当天饮用,否则功效全无。”

韩非:“原来如此。”

这时坐在一旁的龙全君问道:“韩非,你来不只是问养生这么简单的问题吧?”

“这个自然不是,小侄在案发现场,捡到了一些碎金,发现与寻常的黄金有些不一样,所以特意的拿来请王叔看一下。”

说着话,韩非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块碎金,然后让旁边的张良,去外面接了一盆水过来,放在了案桌之上。

手里的金子自然不是韩非捡的,而是在潜龙堂,用碧海珊瑚尊与紫女换来的。

龙泉君与安平君,看到韩非手里的碎金,他俩神色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然后韩非当着两位王叔的面,把这一小块碎金,扔在了这一盆水中。

说来也奇怪,韩非把金子一丢入水中,碎金竟然在顷刻之间消融瓦解,三息过后,竟然在水中化为无形!

“都说水克火,火克金,而这块碎金,竟然能遇水而化,逆五行之理,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韩非查遍古籍,最后才得知,这竟然是水消金!

二位王叔,你说那日在雨中消失的军饷,会不会正是这水消金!”

安平君如遭到强击一般,半张着嘴,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嘴巴不听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

安平君:“这…这…这………”

“我们就是遇见鬼兵劫饷,其他的一概不知!”

韩非的四叔龙泉君还算镇定,一口咬定,我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

四王叔的这番言辞,让韩非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笑,他嘴角微微上扬,“真正让我困惑不解的,其实是三王叔的龙骨八珍汤!”

“我的汤?”

安平君怔愣住了。

韩非接着说道:“王叔说此汤烹饪繁琐,需要整整九个时辰,方可才能做成。

案发当晚,三王叔却回府喝了一碗龙骨八珍汤。”

“不错,是又怎么样?”安平君不屑的扯了扯嘴。

韩非嗓音低沉,语气显得不缓不慢,“也就是说,如果当晚想要喝到此汤,不能等王叔回府才烹制,必须要一大早开始准备才行。”

安平君:“你这绕来绕去,到底想说什么!”

看着已经有些焦躁的三王叔,韩非不动声色地笑了。

“王叔压送军饷,这一去一回的时间,至少需要三天三夜。

那么问题来了,那天王府的厨师,为什么会为三天后回来的王叔,而准备必须当日饮用的龙骨八珍汤呢?

难道王叔早就已经知道,九个时辰前,十万两黄金的军饷会被劫!自己当晚就能回府!!!”

“你!你你!!!”

安平君龙泉君这两个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