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计先生,可否满意?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69字
  • 2021-03-12 21:57:24

“紫女姑娘,不必了,这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面对计余的拒绝,紫女其实早有预料,她望向身后的弄玉,然后又转过头,对计余说道:

“计先生,先不要着急的拒绝,这位弄玉姑娘,可是这新郑城里,最有名的琴师。”

计余把目光转动,望向了紫女身后的弄玉,弄玉看见计余望向了自己,她对计余微微欠身,行了一礼:

“弄玉见过计先生。”

计余对弄玉微微颔首,沉默了片刻后,然后对着紫女弄玉,缓缓的说道:

“我并不懂琴,也不懂得音律。”

紫女面容微笑依旧,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对计余说道:

“而弄玉妹妹的琴技,美妙绝伦,听者尽皆难忘,与秦国的旷修大师,恐怕也相差无几!”

“哦?是吗。”

计余来了兴趣,琴师旷修,他在秦国时就早有耳闻,在琴技上,可以说的上是一代大家!

他本以为弄玉姑娘,也只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琴姬,但是听紫女这样一说,他此时反而有些期待了。

弄玉当然也没有忘记,此行来的目的。

她抱起脚边的七弦琴,缓缓的站起身,走到另一张案桌之后,跪坐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把琴放在了上面。

弄玉修长而优雅地双手,轻轻抚过琴弦,屋内顿时抚起了层层涟漪的乐音,音色犹如一股清风,引人心中松弛而清新。

琴音悦耳,先是如同空谷芳兰,绝世独立,又似高山流水,奔流到海。

随后音弦一变,意境流转,笙歌散尽,月斜人静,一场繁华,一场梦境。

在计余的眼中,这一刻的弄玉,绝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纤尘不染的长发,温润玉色的面容,似有千言万语想要传达,最终她只低垂着眉眼,默默的抚琴。

计余闭上了眼睛,纵然他什么也不懂,但是如此美妙绝世的音律,让他也忍不住的,用心去聆听。

而一旁的紫女,也是同计余一样,全神贯注的在侧耳倾听。

就这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霎那,也许只是一盏茶。

这一曲还是渐停终止了,紫女在一旁轻轻地鼓掌。

计余缓缓睁开了双眼,对弄玉开口道:

“这音律,是最接近自然的语言,没有国家和人种之分。

文字太轻浅,语言隔两心,圣人不立文字,想必就是因为,有弄玉这样的琴师吧。”

弄玉听到计余的夸赞,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喜悦之色,只是对计余轻轻柔声道:

“计先生,你谬赞了。”

计余摇头道:“弄玉姑娘你不必如此的过于自谦,你的琴技,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琴中圣手。”

听到计余这样说,弄玉也不好在作矜持,“弄玉,在这就谢谢计先生的夸奖了。”

这个计先生,真的是罗网的杀手吗?

弄玉不禁的对紫女姐姐的话,产生了怀疑,不过随后她又坚决的,否决了这个想法。

紫女姐姐绝对不会欺骗弄玉,不过,看此人的言行举止,因该不是他的本性,他必定极善于伪装。

计余身体微微后倾,然后继续问道:

“虽然我不懂音律,但是我还是能听出,这首琴曲有些凄婉伤感。

但是又同时充满了温暖,似乎又蕴含了诸多往事,弄玉姑娘,敢问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弄玉素雅精致的面容,泛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计先生,这首曲子的名字叫《沧海珠泪》

琴声中蕴含的诸多往事,可能是因为弄玉自小学琴,心有所往吧。”

计余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淡然的道:

“看来弄玉姑娘,也是经历了很多。

不过,每一个开头悲伤的故事,都会有一个温暖的结局,每年的春暖花开,也是从大雪隆冬走来的。”

弄玉沉默了,计先生的这句话,让她的心,渐渐起了波澜,比任何的夸赞,都更能的感受到触动。

“啪!啪!啪!”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一旁的紫女,在一次的鼓掌称赞道。

随后紫女又接着问道:“计先生,不知这样能陪礼,你可还满意?”

计余与紫女四目相对,他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眸,脸上的神情,难得认真的回答道:

“三生有幸。”

很好,紫女等的这是这一句话,只有这样,才能顺理成章的说出她目的。

听到计余的回答,紫女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光芒,与此同时,掩嘴微笑道:

“计先生,这话有些严重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叫弄玉妹妹,每天抚琴给你听。”

对于紫女的话,计余却漠然的拒绝了:

“不必了,这种动人心魄的曲子,听一次,便此生难忘,在多次的重复,也许只会招来厌恶。”

ps:在网上搜索旷修,搜索百科里显示,旷修是秦国人,但是今日作者又重温了一下天行九歌,却看到,韩非说旷修是赵国人,作者有些迷糊了。

也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怎么着了。

不知道哪位可爱的读者老爷,能给我说明一下,让我心里有个谱。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