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魏庸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20字
  • 2020-01-24 10:44:28

魏武卒可是抵御秦国入侵中原的一道重要屏障。

魏庸,魏国的大司空,同时也是魏武卒的首领,在其七国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次的目标,虽不是魏庸,只是他的女儿,也不能掉以轻心。

“大司空地位等同于三公,在魏国相当于丞相,只要找到魏庸的住处,那么一切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计余于是把目光放在了魏庸身上。

次日

魏国的朝堂之上。

“又是这个刺客!连日来缉拿无功,寡人要你们何用!”

魏国国君站在榻床前,听到又有朝中大臣被暗杀,雷霆大怒。

“如今前线战事吃紧,朝中重臣又接连遇害,大司空你有何见解?”

魏王看到满朝文武皆无言语,便把目光看向了大司空魏庸。

“王上,魏武卒的顽强,今秦军吃了不少苦头,臣下得到情报说,

秦国把我国的文武肱骨之臣,都列入了死亡名单,

由一个名叫“罗网”的暗杀组织来执行!”

魏庸走到魏王面前,开口说道。

满朝文武一听这个暗杀组织名叫“罗网”,顿时议论纷纷,罗网的大名早已传遍了七国。

大司空魏庸,看着众人满脸惊恐的神情溢于言表,面容闪过一点丝阴险。

“明抢易躲,暗箭难防,这可如何是好啊。”

魏王听后无可奈何,发出一声长叹。

“报!”

大殿之外,传令官的声音响起。

“启禀王上,前线战报。”

“快宣!”

魏王心中有些忐忑。

“嗒,嗒,嗒,”

一连串沉闷的脚步从大殿外响起,此人身高十二尺,身材异常高大魁梧,一身横练硬功,刀枪不入。

“千夫长典庆禀报王上,大将军率魏武卒与十万秦军交战于阳平,斩杀五千余人,秦军被迫退出百里,阳平大捷!”

其音闷声如雷,响彻大殿内外。

顿时朝中重臣,纷纷松了一口气,秦国铁骑带给他们的压力,已经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了,压着他们喘不过气。

“好!好!好!”

魏王大喜。

“我魏武卒能外有大将军,内有大司空,魏国能有这两位忠臣良将,实在是大幸!

虎狼如秦,又有何惧!

典庆将寡人配剑带去,赐予大将军,以彰大魏军威!”

“王上英明。”

魏庸听后脸色阴沉,微微低头面露出一丝阴霾。

……

下午酉时

一处庭院中,魏庸站在池塘边,心情看似非常高兴,对着身后之人说道。

“玄翦,这次你做的很好。”

“名单上消失的,似乎恰好都是与你政见相左之人,”

玄翦身穿深色调为主,蓝色服饰,束身绑腿,干净利落,修长挺拔的身姿。

蓝色抹额配红带随意绑着的乌发,留有几缕发丝飘散,和那红色飘带一起飞舞,极为轻盈。

听到魏庸说话,玄翦语气比较随意。

魏庸闻言,神情变得十分愤怒。

“他们都是懦夫,在秦国的铁蹄前主张和谈的废物,

白白断送大魏的社稷,而我,才是真正的国之卫士。”

“原来是这样”

玄翦发出一声冷哼。

“魏武卒力挫强劲,才换来大魏的和平,可全都是我的功劳!”

“不错,统领永冠七国的魏武卒,你已经独揽朝堂了。”

“为了保护家国,即使背上大权独揽的骂,名也在所不惜!”

玄翦再一次低估了,魏庸老儿的无耻程度,眉头止不住的轻跳。

“只不过,现在还差那么一点点。”

魏庸在玄翦面前,毫不掩饰对于权利的贪婪。

“魏国大将军吗?

他和你都已经,被罗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你不怕我也杀了你?

魏大司空。”

玄翦把黑白两剑抱在怀中,杀气直指魏庸。

“如果有这样的指令,我想我应该已经早就死了,但是你并没有出手,莫非是因为,你已经爱上了我的纤纤。”

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气,魏庸并不在意,这个在罗网位列天字一等的杀手,现在只是他通往权利顶峰的棋子而已。

“你别忘了,在你重伤垂死之际,是我的女儿救了你,这是你欠我的!”

玄翦握住黑剑的手,咯吱吱的作响,脑海中划过魏纤纤温柔的身影,所有的愤怒,都化作了绕指柔。

“去吧,这是下一个目标。”

魏庸看见玄翦想杀了自己,但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就感到十分的愉悦!

纤纤啊!纤纤。

我的女儿,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带来的凶器,为父又怎么可能这么快,登上权利的巅峰!

“哈哈!哈哈哈!”

玄翦听着魏庸发出的狂笑,脸上的神情越发的不屑,如果要不是因为纤纤,刚才的那一瞬间,对于他这等高手来说,恐怕足以让魏庸死上千遍万遍。

“谁!谁在那!”

玄翦察觉到一丝杀机,不过他有些疑惑,那似乎只是试探,在触碰到他那一刻,便消失了。

不过杀手的本能,还是让他发出一声警觉。

魏庸脸色顿时变得惊恐万分,假如自己刚刚和玄翦的对话,被人传出去,那魏王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肯定会把自己处以极刑,那么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将付诸东流,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去,而且还遗臭万年的死去!

“快!快!赶紧把人找到,杀掉!

如若不然,我们都要死。”

看着魏庸贪生怕死的模样,玄翦就感到恶心。

“哼!要死也是你死!”

“玄翦!你不要忘了,纤纤已经怀你的孩子,我答应你,你只要完成这最后一个目标。

你就可以和她们永远在一起,我也不会再利用纤纤要挟你,死亡名单也可以终止。”

魏庸已经顾不得其他了,消息绝对不能走漏,否则这一切都将化为浮云。

“此话当真?”

“此话当真!”

玄翦心中极其殷切,不过他也担心这个阴险狡诈之徒,出尔反尔。

“如果你言而无信的话,那我也不用在顾及纤纤的感受,你那颗狗头,我必斩之!”

“放心,我怎么可能拿女儿的幸福,来当做玩笑?”

玄翦不在回答,顺着那人还未消失的气息,几个闪烁便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