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越跪越久越有钱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22字
  • 2021-03-06 08:36:27

“哼!”

张开地一甩袖子,冷哼一声,扭头就想走,看着韩非在这打情骂俏,他那为剩不多的一点耐心,也彻底没有了。

这韩非,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站在一侧的张良,见祖父要走,连忙喊道:

“祖父………”

察觉时机也差不多了,韩非打断张良的话,对将要离去的张开地,开口道:

“相国大人,还请留步,我知道张大人,看不上我韩非,我对张大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你要走,我不会阻止,不过我相信,相国大人是不会走的。”

“哦,是吗?你有这样的自信?”

张开地心中不屑,黄口小儿,也敢如此的狂妄至极。

“怎么?张相国不相信,想知道理由吗?”

端起手中的玛瑙盏,韩非对张开地缓缓的道。

张开地默不作声,他倒要看看,韩非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见张开地不说话,韩非淡然一笑,也不生气。

“韩非看张大人脚下,穿的是官靴,想必一下朝,就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了吧。

并且大人的腰带,也穿反了,种种迹象表明,相国大人身陷鬼兵劫饷案,急于求解。

更重要的一点,韩非礼数怠慢,张大人虽然十分的恼怒,但还是耐住性子,听我说这么多的废话,这代表着相国大人,已经无路可走,退无可退。”

张开地在心中吃惊道:

“好敏锐的观察力!看来韩非并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紫女这时也开口道:“既然九公子与相国大人,有要事相商,那小女子也不多做打扰,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紫女也没有等韩非回话,径直的走出了房间,出来后,还不忘把房门给关上。

此时的房间内,就只剩下了张良和他的祖父张开地,还有韩非三个人。

“相国大人,鬼兵劫饷案,我已经知道了,我可以帮你们,但是张大人,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开门见山,韩非看着张开地的眼睛,沉声的说道。

张开地却反问韩非:“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又能怎样,证明你可以帮到我?”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张开地的话,韩非放声大笑。

韩非笑声逐渐止息,突然对张开地赞许的:

“张相国,有子房这样的俊杰后生,可真是张家的福分啊!”

张开地皱起眉头,这韩非又在搞什么鬼?

而坐在一旁的张良,听到韩非此话,双手一揖:“韩兄过誉了,子房承受不起。”

韩非看着张良,沉声道:“其实你早就看出来,姬无夜要用鬼兵劫饷一案,来铲除在朝中的政敌。

所以就出奇兵,找上了我韩非,让我这公子王孙介入,来使得姬无夜投鼠忌器。

而押送军饷的疑犯,是安平君与龙泉君二人,这两人贵为王亲,纵然就是相国大人德高望重,恐怕也难以审理。

而用我来对付他们,恰恰正好,如果处理的妥当,则今你的祖父,无忧且有功。

但是如果我破不了案,张相国也得到了时间缓冲,可以另作他想,好一个李代桃僵之计!

现在相国大人,你明白了吗!”

韩非最后的一句话,让张良神色慌张,对着韩非跪了下去。

“子房不敢!只不过张家危在旦夕,我这也是实属无奈,还请九公子谅解!”

见张良跪下,韩非脱口而出:

“男儿膝下有黄金,越跪越久越有钱。”

张良:“d(ŐдŐ๑)”

韩非哈哈一笑,连忙上前把张良扶起。

“开玩笑,开个玩笑,千万不要当真啊!”

随后又接着说道:“你不用担心子房,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正是因为欣赏你。”

韩非转头看向张开地:“张大人,我之前提出的条件,是否可以答应了?”

张开地沉声道:“说吧,什么条件?”

韩非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目光如水:

“我帮你破案,你在父王面前,推荐我担任司寇之职。”

张开地有些惊愕,片刻之后,对韩非沉声问道:

“九公子贵为王孙,为何要做这刑法之官?”

韩非犹豫了一下,揉了揉下巴,笑了笑:

“我觉得司寇管理法章律令,比较好玩儿。”

好玩儿?

张开地在心中暗自叹息,果然,纵然有些才智又如何!本质上还是一个,在笼子里的鸟雀,只会吃喝玩乐!

司寇之职给他又如何,到时候他再想个办法,再收回来,眼下有求于他,不如先答应他。

“可以!”

韩非心情十分愉悦,笑容灿烂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相国大人。”

张开地看了张良一眼,对韩非说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先行告辞了。”

“时间也不早了,张相国也该回去休息了,不过明天的时候,子房不要忘了,要跟我一块去审理,安平君与龙泉君。”

韩非对张良提醒道。

张良回声应道:“子房自然不敢相忘,韩兄还请放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