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一次任务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33字
  • 2020-01-22 20:50:31

“藏机阁”

匾额上的字,计余已然是十分清楚。

这几年,除了有两次团体行动合作的任务外,计余没有一次单独执行任务过。

“看来罗网认为,我这一把剑已经可以出鞘了。”

计余推开门户,看见王伯面无表情,双目紧闭站在玄关之处。

听到声音,微微张开双眼开口道:

“这次任务非常特殊,其中的一些原因,我也不知道详情。

听好,你这次要前往魏国的都城,大梁。

魏国的大司空,名叫魏庸,他膝下有一女,名叫魏纤纤,她就是你这次的目标,罗网的任务就是要你除掉她。

记住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罗网,包括你的性命。

伸出你的左手,是时候也该叫你,打上罗网的标记了。”

计余没有反抗,伸出左手,看见王伯手里拿着,好像是古代刺青的一种工具,上面都是密密麻麻锋利细小的尖针,表面还有一层不知名的液体,淡淡的散发出一种青黑色的光晕。

还没来得及看清,工具就印在了计余左手的手背之处,计余只感到有轻微的刺痛感,王伯便把刺青的工具收了回去。

待刺痛感逐渐消失,计余看见了一个黑色,十分醒目的蜘蛛图案,出现在自己手背上。

王伯把刺青的工具,放入一个抽匣中,转过头对着计余道:

“这次任务虽然简单,但是非常重要,十三你赶紧动身,前去魏国。”

计余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嗖”

一道破空声传来,带着无与伦比的劲道,向着计余的后背攒射而去。

计余听出身后有异动,体内中夺命十三剑的真气,汇聚右手,磅礴的真气,使不明物体,骤停在离计余手掌心,还有三寸的半空中。

计余发现这个东西,原来只是一个青铜面具。

王伯此举有试探之意,他想要看一看,计余训练多年的成果,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计余弱冠之龄,功力就如此深厚,他和霜刃相识多年,也没有见过,他能够空手接物。

王伯心中骇然之色,没有流露出表面,强行镇定。

“这个青铜面具你戴好,此行你且记住,不要过多的抛头露面。”

“十三,谨记。”

计余身体向着王伯,微微一倾,转身离去。

“这真是一把好剑。”

望着计余离去的身影,王伯不由得感慨道。

计余回到自己的住处,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换上一套青色长衫,便准备起身赶路。

“聿,聿,聿,”

几声马叫声从窗外传来。

计余背好行囊,走出房外,翻身骑上马背。

计余低头看到马背上,挂着一把崭新的帝国制式长剑,一切尽在不言中,出发。

在这一个是家又不像家的地方,虽然残酷血腥,但是给来到这个世界上,形单影只的计余,心中莫大的归属感。

对于计余来说,他绝不相信,傲睨一切的大秦帝国,仅仅传了两世就灭亡了。

如果历史的车轮真的无法逆转,那么就由他来斩断,这路上所有荆棘藤萝,来开辟出新的道路,纵然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计余双目变得坚定,慢慢合上青铜面具,一路疾行向东。

………

一路都没有停歇,大概未时,一座雄伟的关隘,渐渐映入计余的眼睛。

函谷关!

不管在路过多少次,每一次都会被它奇险所震撼。

任务虽然简单,路程却有些遥远,这次去大梁,中间要经过韩国的都城新郑。

哪里可不是什么善地,被称作韩国百年最强之将的姬无夜,手底下的杀手组织

“夜幕”

就与计余所在的罗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到了新郑一切小心行事。

……

到达新郑后,计余看到市面上人口稠密热闹非凡,繁华景象不绝于眼。

新郑能做为韩国的都城,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不过,计余自从进出新郑,他就隐隐察觉到,有几种不同的气息一路紧跟自己。

有点想不明白,他自己初来乍到,第一次才来新郑,面具也已经放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暴露身份啦?

“希望不要妨碍到自己。”

计余面露杀机。

不经意间,斜挎在马背上的长剑,映入了计余的眼中。

“……”

计余一阵扶额,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普通的长剑,平常人肯定是不会在意的。

但是在夜幕眼里,一把秦式长剑,在加上陌生的人,就如同黑夜中的烛火一样显眼,要是没有问题,恐怕没人会相信。

原本打算先在新郑停留一下,现在可好,计余不由得一阵苦笑。

等到计余出了新郑时,背后的眼睛才逐渐消失。

计余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如果还在他身后跟踪,那就用夜幕的人来试剑吧。

……

韩国将军府

“将军,今日新郑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从秦国方向而来。”

这是一个身穿蓬松黑色羽毛披肩,眼底绘有独特的纹路,周身洋溢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危险气息的人。

“是吗?墨鸦他来新郑有何目?”

姬无夜坐在榻床上,面无表情看着下面的墨鸦问道。

墨鸦清楚,凡是出现关于秦国方面的情报,姬无夜都十分在意。

“不清,但是手下探子汇报,已经离开新郑多时啦。”

“废物!百鸟从不养无用之人,墨鸦不要让我失去耐心,弄清楚此人是何身份,有何目的。”

“将军,属下铭记!”

“下去吧”

墨鸦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姬无夜陷入沉思。

“秦国吗?”

……

又过了两日,计余到了魏国的都城大梁。

与新郑不同,大梁城内到处充满了压抑紧张的气息,时不时还有兵卒通过。

随即计余便想明白啦,魏国的重器魏武卒与十万大秦铁骑,现在对峙于阳平。

(注:夜幕是笼罩韩国上空强大的组织。

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掌权者姬无夜权倾朝野。

高层四凶将,垄断韩国军,政财,谍。

下属白鸟,监视暗杀,无所不用其极。

与罗网盘根交错,有利益关系,不断制造着恐惧,波动时局的天平,左右韩国的局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