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代号十三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100字
  • 2020-01-21 07:38:14

进入函谷关后,向西走了大概两个时辰,霜刃他们到达了阴晋。

阴晋虽是一县之地,战略地位也是非常关键,计余他们并没有在城区停留,反而来到了县外,一处人迹罕见的山脉之间。

在山底的地方,计余望去,是一片村落,估计哪里就是此次的目的地啦。

到达之后,霜刃望着众人

“其余人可以散去,有任务者,先去执行任务。”

“是大人!”

“你跟我来。”

对着计余说道,他听后紧随霜刃身后,路程中遇到其他罗网杀手,见到霜刃,纷纷行礼。

走到一处楼阁前,霜刃推门而入,额匾上三个血红大字十分醒目,可是计余不识小篆,看不懂其中含义,看来辩识七国文字,也是自己今后必须要学习的。

走进其中,计余便看到满屋都是竹卷木牌。

“这里便是罗网,储存每一个杀手信息的地方,这里面包含每一个人的称号,来历,完成的任务,这里同时也是发布任务的所在,当然,像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遍布七国各地。”

霜刃说话的同时,向计余扔出了一枚木牌。

“魉”

“罗网之人,无名无姓,你可以选择一个代号,作为在罗网的称呼,木牌上的魉字,是你目前的等级。

而且罗网只会发布两种任务,一种是类似悬赏,谁都可以去接,另一种就是指定任务,本人必须完成!”

计余不是那种感性之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便是重新的开始。

“大人,今后叫我十三即可!”

霜刃听后面色一僵,怒极反笑。

“狂妄!十二乃为天数,你竟然敢称作十三,要比这天地还大!”

“大人,你不是说罗网等级最高者为天字一等,也许今后我能够成为,比天字一等还要锋利的剑。”

计余一脸平静。

“实力与之不符,必有余殃,罗网虽大,但也不会过问,你这小小的(魉)字的杀手,好自为之。”

霜刃在竹简上,记录着计余的信息。

代号:十三

等级:魉

天赋异禀,可以悉心培养。

“今后你就在这里,接受罗网的训练吧。”

……

“1151…1152…1153…”

一片空地上,计余每挥动一次剑,心中便默念一次。

从第二天开始,霜刃离去吧,计余并没有选择练习脑中的夺命十三剑。

对于他来说,做任何事都是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要习得其中的精髓,不如从基础中的基础开始。

于是计余,就从最简单的挥剑拔剑开始,每天一万次!

每天挥剑1万下,对于体力和毅力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但是对于计余来说,完成的一瞬间,那种感觉妙不可言,并且他能明显的感受到,体力和力量在一点一点地增长。

因为计余知道,要想真正的掌握夺命十三剑,就要忘记所有的招式,只有这样的夺命十三剑,才能随心所欲,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剑出必封喉。

就这样,每天清晨计余独自一人练剑,午时罗网会派出人,专门教导计余辩毒识草,暗杀搏斗,到了晚上,计余开始学习七国文字和书籍。

“霜刃大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计余把剑收鞘,身后站着一位老人,计余知道他是这里的管事人,不知其名,至于如何称呼,在这里的人,都叫他王伯。

计余微微行礼。

“王伯。”

“这是最基础的采气吐纳之术。”

王伯把手中的竹简递给计余,转身离去。

计余望着手上的竹简,神情不免有些激荡。

“看来还是修行不到家啊。”

与夺命十三剑配套的内功心法,计余每天都在修炼,与其它的吐纳之术不同,

夺命十三剑的心法中的核心,讲究的便是无情无命。

除了第一次,霜刃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计余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

王伯也和计余说过,这里只不过是罗网一个小小的,训练死士杀手的地方,像霜刃那样的杀字一等,并不常见,至于天字一等,王伯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其面。

………

明镜止水以澄心,泰山乔岳以立身,青天白日以应事,霁月光风以待人。

这是一片空地,计余手持长剑站立其中,墨黑色的头发随意飘散,目光深邃,像一口古井不起波澜,一呼一吸之间,周遭气流纵横旋转。

持剑右手,猛然间挥动,向前一斩,一道耀眼的白光,一闪而逝。

一道细密的剑痕,出现在空气中,随着计余的目光望去,延伸至天空,不知道多远的距离。

空气涌动,剑痕随即消失不见。

“咔嚓”

在距离计余面前,一百五十尺外,一棵直径三米大树树冠,应声而倒,重重的砸在地上,断截之处光滑如镜。

“四年了,这招剑出封喉,已经被我练到了极致。”

计余看着眼前的大树,不由得感慨道。

在这四年的时光中,无论是狂风暴雨,还是烈日寒冬,计余从不敢有丝毫懈怠。

夺命十三剑被他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十三种不同的剑招,信手捏来。

唯一的变化就是,自从练了夺命十三剑之后,计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性情发生了变化。

很少有事情,能在计余心底掀起涟漪,心若止水,波澜不惊。

看来自己,已经开始进入,“无情无命”的境界啦。

“十三,你的任务来啦,王伯在等你。”

一名罗网杀手,走到计余面前沉声道。

计余没有回答,转身离去。

“你!”

还没等他出口警告,目光一转,看到地上断成两节的大树,瞳孔有些收缩。

等到计余再次走到,霜刃第一次带他来的楼阁前。

(注:在古代十二这个数字代表的是尊贵,天数。

在秦时明月里面,始皇帝嬴政佩戴的旒冕就是十二道,每一道都有十二个玉珠,镶嵌其内。

身穿的冕服,按规定冕服上也是有十二种图案,如日、月、星辰(取其照临意);山(表示稳重);龙(表示应变);华虫(一种雉鸟,表示文丽);宗彝(一种祭祀品,表示忠孝);藻(水草,表示洁净);火(象征光明);粉米(取其滋养);黼(fǔ)(斧形,象征决断);黻(fú,亜形,象征明辨)。鞋是红色的,叫赤舄(x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