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瑶卮白玉尊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0字
  • 2021-01-22 22:49:55

之后的时间里,都是群臣汇报一些大大小小国内发生的事。

不过更多的则是歌颂韩王的丰功伟绩,把没有的有的全部说一遍,说韩国在王上的治理下,国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之类的。

更有一些厚颜无耻之人,把韩王安与尧,舜,禹,这些古代贤皇作对比。

韩王听到这些话后,心中还是有些颇为自得,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见群臣也没什么事要说,于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宣布此次的朝议可以结束了。

四公子韩宇下朝之后,带上他的义子韩千乘,又备了些礼品,坐上马车就去将军府了。

坐到马车之上的韩宇,面无表情,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冷漠,与之前在朝上的温和和煦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韩宇轻抚身旁精雕细刻的木制礼盒,里面的东西,是他准备送给姬无夜的礼物,同时嘴中也在喃喃自语:

“大哥啊,大哥,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啊…………”

说这话时,他的义子韩千乘正在驾车,把韩宇的话,可谓是一字不落的听了个全。

看来韩宇对韩千城,是相当的信任。

刚到将军府,韩宇下了马车之后,就看到好多的瓦匠木工,都站在将军府外面等待。

看着这么多的匠人,韩宇心中充满了疑惑,对旁边的韩千乘说道:“千乘,过去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韩千乘:“是义父!”

过了一会,韩千乘回来了,对韩宇说道:

“义父,问清楚了,这些工匠全部都是将军府的人招来的,昨日姬无夜的府内,有几座房屋阁楼因为年久失修,忽然之间倒塌了,他们都是来建造修筑的。”

韩宇的眉头紧颦,以姬无夜穷奢极欲的性子,怎么可能允许府内有年久失修的建筑,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千乘,过去敲门,就说韩宇前来拜访姬将军。”

姬无夜此时正在偏殿喝酒,看着面前身姿妖娆的舞姬,他是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

只是百无聊赖的,一杯杯的喝酒。

这时一位下人跑了过来,对着姬无夜开口说道:“将军,四公子韩宇,在外面求见,说是要看望将军您。”

姬无夜脸上的横肉一怔,“韩宇?他来干什么?”

“小人不知。”

姬无夜目光变的锐利起来,缓缓的说到:“带他过来,我倒要看看,韩宇这小子,来我这到底想干什么。”

“是,将军。”

韩宇在下人的带领下,进入了将军府内。

刚进入大门,一条很长很深的沟壑,立马映入了韩宇的眼中。

韩千乘见此也是惊呼一声:

“这!”

韩宇问旁边的下人:“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回答道:“四公子,将军准备重新规划将军府,这个就是划分区域的界线。”

“哦,是么?”

韩宇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继续往前走,下人把韩宇领到了偏殿外。

不对劲!

姬无夜的将军府,韩宇又不是没来过,怎么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

这应该是偏殿吧,还有,前面怎么突然多了一处空地?

纵然心中疑惑重重,那也要见到姬无夜再说。

韩宇就准备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女人嬉戏打闹的声音。

韩宇扭头看了一眼韩千乘,互相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不是说身体抱恙吗?

推门而入,韩宇一眼就看到几名舞姬,正在陪着姬无夜玩骰子,看她们的样子,输的人还要罚酒。

他们玩的正兴,似乎没有看到自己,韩宇高呼一声:“姬将军好雅兴。”

姬无夜听到声音后,把旁边的舞姬推到一边,“四公子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姬无夜嘴上说的很好,脚却不曾挪动一步。

韩宇见状,也没有恼怒,只是笑呵呵地说道:

“今天朝议,姬将军没来,有人说是姬将军身体抱恙,所以才没来,父王听后,很是担心将军的身体,于是派我前来看望,如今一看,好像并非如此。

不过这样也好,将军身体无碍,宇也不担心了,回去之后,也能给父王一个满意的答复。”

姬无夜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后,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老夫这是心病。”

韩宇一脸担忧的问道:“心病?怎么回事?”

“昨天夜里老夫正在休息,可是不知怎么的,大殿突然就开始倒塌,要不是腿脚跑的快,恐怕四公子今日就见不到老夫了。

直到此时此刻,老夫回想起来,还是一直心悸不已!”

韩宇神色凝重:“找到坍塌的原因了吗?”

姬无夜的脸上,做出来了一个没有的表情,只不过在韩宇看来,他那张本就粗犷的老脸上,更显得十分狰狞的可怕。

看来之前所经过的那片空地方,那就是原本大殿的所在位置,倒塌的废墟瓦砾,看来应该是被人清扫干净了。

韩宇沉默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对身后的韩千乘说道:“对了,千乘把我之前带的东西拿给我。”

韩千乘立刻把手中的木盒递给了韩宇。

姬无夜看着韩千乘,问韩宇:“这位是?”

韩宇接过木盒,说道:“韩千乘,我的义子。”

姬无夜点了点头,叫旁边的舞姬,给他倒了一杯酒。

姬无夜拿起酒爵后,一口将全部的酒水灌入口中,一股辛辣味随即弥漫整个口腔。

“痛快!”

韩宇见状夸赞道:“一直听说大将军喝酒是海量,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不过好酒当配好樽,这一对瑶卮白玉尊,就送给将军了,也算没有辱没了它。”

韩宇边说边打开了手中的木盒。

里面一对晶莹剔透绝美的玉樽,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木盒中。

韩宇微笑道:“宇没有什么好酒,思来想去,也许这个东西,姬将军可能会喜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