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韩非归来?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06字
  • 2021-01-16 11:05:21

也许卫庄对于计余的出现,只是些许的惊讶,可能在内心深处,他更是十分乐意见到这种情况。

在韩国这个内忧外患、政权支离破碎的国度,也许正需要借助外来的力量,来整合这个国家,正所谓不破不立!

此时韩国的局势,就犹如这平静的水面,也许只有打破它,底下的暗礁,才会显露出来。

………………

第二天,韩国王宫内,开始了每天例行的朝会。

朝议的大殿内,韩王安,高居首位。

目光环视四周,先看到的就是站于文官首位的张开地,韩王轻微的点了点头。

这位韩国的相国,先后辅佐韩昭侯、韩宣惠王、韩襄王三代君主,尽忠职守,多善谋略,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支柱。

“嗯?”

韩王安看遍整个大殿,并没有发现姬无夜的身影。

“姬将军呢?寡人怎么没看到他来,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这时,从武将队列中,站出来一个人,对着韩王一礼,恭敬的说道:

“王上,姬将军身体抱恙,这几天都无法来上朝了。”

韩王安眉头紧皱,“身体抱恙?可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韩王话音落下,大殿之上,顿时掀起一片喧杂,众人议论纷纷。

“你知道吗?听人说,昨天夜里将军府内传来了巨大的响动!”

“是啊!是啊!”

“怎么,你也听说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龙翻身?”

“地龙翻身?那怎么可能!我听人说,好像因为姬将军府内的建筑,年久失修老化坍塌所导致的。”

。。。。。。。。

而站在一旁的张开地,眼观鼻鼻观心,对周围的议论的声音,视而不见。

虽然众人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回答韩王的问题,是不清楚,还是不敢?

韩王见没人回答,于是对站在一旁的张开地,询问道:

“张相国,这事你可知道吗?”

张开地对着韩王,拱手行礼,回答道:“回王上,臣对此事确实不知。”

“既然如此,太子就替寡人去大将军那看看吧。”

对于韩王来说,张开地和姬无夜,这一文一武两个肱骨大臣,都是韩国的支柱,缺一不可。

这时从张开地的身边,站出来一个人。

这人赶紧走到韩王面前,仅仅只是几步的距离,呼吸都粗重了许多。

步伐轻浮,目光无神,这些表现,在明眼人的眼中,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表现。

“父王,儿臣被其它公事缠身,恐怕没有时间去看望姬将军。”

原来他就是韩国太子。

韩王安对于太子的说辞,根本没放在心上,或者说,压根就不相信,太子所说的话。

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他自己心里,恐怕最清楚不过了!

韩王安面色严肃,直接问道:

“什么公事如此着急?连一点空余的时间,都腾不出来?”

韩王毕竟是一国之君,掌握着生杀大权,所散发的威严,绝对不是被酒色所填充的太子,所能抵挡的了的。

“父王,这……这……我……我……”

被韩王这样一问,太子顿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连忙跪倒在地。

“唉。”

在一旁边的张开地,对于太子的表现,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战国七雄中,韩国为当中的最弱者,国内有奸臣把持朝政,外面又有秦国在一旁虎视眈眈!

在这个风雨飘摇之际,韩国需要的是,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人。

而太子实在是…………

看着跪倒在地的太子,韩王安也是无奈的的叹了一口气。

他再怎么不争气,可还是自己亲自立的太子,又是自己的儿子,摆了摆手,无奈道:“起身吧,既然你有公事,那就算了。”

太子听后立马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跟没事人一样,又重新站回到张开地的身旁。

太子不去,那只能在换一个人去了。

韩王:“老四。”

这时,一个风流倜傥,气宇轩昂的人,从诸多大臣中走了出来。

“儿臣在。”

看到这个人,张开地那有些浑浊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心中惊讶的暗道:

“这是四公子韩宇?”

韩王安看着韩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几个子嗣中,也就是老四,最能让自己省心,“老四,既然你大哥有事,那就由你来去吧,替寡人看看大将军。”

韩宇恭敬的回答道:

“父王,宇今日下了早朝,就去姬将军那里。”

王座之上,韩王安轻抚胡须,很是满意韩宇的回话,肥胖的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的微笑,随后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着韩语说道:

“对了老四,和你说一件事,你九弟韩非,在桑海来信说,在过几日就要回韩国了。”

四公子韩宇,那张儒雅的脸上,带着惊讶道:

“九弟求学回来了!那这可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和九弟已经好久没见过面了,这次回来,我们定要好好的聚上一聚!”

韩王:“你先不要高兴的这么早,寡人之前已经派人去接他去了,可全部都是无功而返,也不知道那小子在搞什么鬼。”

韩宇对韩王说的话,没有丝毫的担心,面容微笑,用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父王不必担心,九弟一向是聪慧过人,也许走的是其它的路线,不如在多派几路人马吧,这样的话,父王您也能放心了。”

韩王安揉了揉眉头,恼火道:

“这个老九,一点都不让我省心,多派点人手也好,也避免了路上在发生什么意外。”

也许是天气逐渐变热的原因,这一小会儿,韩王就已经沁出了一身的汗,肥胖的身躯,不停的在王座上挪动,也是被美色掏空了的身体。

上梁不正,下梁歪。

有其父必有其子,太子这副模样,恐怕也是有原因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