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月下蓑衣客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58字
  • 2020-12-14 18:57:22

这世间最悦耳的声音,莫过于拔剑出鞘的声音。

既然此行见嬴政的目的,已经完成,是时候该起身了,去韩国新政,去见一见那个所谓的夜幕,见一见那个所谓的,有史以来韩国百年最强之将—————大将军姬无夜。

计余对嬴政告别,告别之时,嬴政把自己练习的长剑,送给了计余,并对他说了一句话。

“韩国一行,当百无禁忌。”

计余一袭青衫,作揖一礼,欣然领命。

在与盖聂擦肩而过的最后一刹那,嘴唇微微动了一下。

随后计余一步跨出,身形虚晃变幻,悄然无声间,就此消失不见。

站在嬴政旁边不远的盖聂,应该是听到了什么,握住剑鞘的右手,用力过猛,竟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在青铜材质的剑鞘上,竟然留下了,五个清晰可见的指印!

计余的嘴唇微动,却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嬴政听不到,但是盖聂却听着分明。

聚音成线!

这是一种需要用内力加持的特殊技巧,可以直接传给某一个人听,从而不被其他人听见。

“你师弟卫庄,也在韩国,希望他不要挡我的道。”

计余最后的一句话,让盖聂失神!

“他怎么会知道!”

………………

韩国新郑,此时已被笼罩在黑夜下,原本应该皎洁无暇的月光,此时却被云雾所遮盖,难以抵挡黑暗的侵没。

城外的一条河流中,一苇轻舟,在朦胧虚幻的月光中,随着微风,在河面上不停地摆动,溢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轻舟最后面的船板上,静坐着一个人,那人身穿黑色蓑衣,头戴着斗笠,一根木制的鱼竿,从他的手中向外延伸了出去。

他是在钓鱼?可是鱼线上却没有浮漂。

他突然拉起鱼竿,应该是感觉有鱼上钩,可是抬起后,绑在鱼线上的鱼钩,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夜幕已经很深了。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河面上已经开始泛起淡淡的薄雾,那个身穿黑色蓑衣的人,还是来来回回,周而复始那一个动作,却不曾有一条鱼上钩。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连串的脚步声,在河道的岸边传来,打破了这宁静的黑夜。

这声音由远到近,给人一种厚重坚韧的感觉。

“这么晚叫我过来干什么?什么紧急的事,不能让人传话于我吗!刚刚怀里的那几个美人,可是对我怨念的很啊!”

这声音给人一种极其粗犷霸道的感觉。

“将军,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又何必让你亲自来此?”

身披蓑衣,稳坐轻舟,这声音不急不慢,不轻不重。

“闲话少说!到底是什么事?如果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来者表现的,极为不耐烦。

那身穿蓑衣之人,把手中的鱼竿放下,拿起船上的竹竿,在水中一撑,使小船靠近了岸边。

待船体稳稳的停在河岸边后,他这才开口说道:

“据得到的可靠消息,罗网派了一位杀手,要来韩国了。”

被称作将军的人,不以为然的嗤笑道:

“那又如何?罗网与夜幕,一直以来都是合作的关系,就算罗网别有用心,但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韩国的新政,是夜幕下的韩国,不属于罗网!”

“姬大将军,如果罗网派出的是,天字一等杀手呢?”穿蓑衣的人,随后又补充道。

在韩国新郑这个地方,能被称为将军的人,也许有很多,但是姓姬的将军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国大将军姬无夜!

姬无夜的脸色微变,反问道:“越王八剑,天字一等,你确定罗网派出的是,天字一等杀手?”

随后姬无夜便反应过来了,“天字一等,又当如何?老夫的八尺,可不是吃素的!还有你可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新政!又不是他妈的在咸阳!

如果只是为这个消息的话,就叫我出来,也太不把老夫当回事了吧!”

那人无视了姬无夜的怒火,平声静气道:“可是据我得到的消息,下命令者,可是罗网的主人,亲自下达的。”

姬无夜一听,顿时冷静了下来:“吕不韦?是他!”

“将军说的没错,就是他,秦国的文信侯,吕不韦。”

姬无夜神情严肃,追问道:“蓑衣客,这个消息是否可靠?”

身穿蓑衣的人,正是夜幕四凶将之一的,月下蓑衣客。

蓑衣客又拾起鱼竿,手腕轻轻一抖,鱼钩重新落入水中,“在秦国的朋友我有很多,恰巧就有一位朋友,就身在咸阳,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

姬无夜冷哼一声:“吕不韦这个老东西,不好好处理秦国的政务,还想要把手伸到韩国,那也要看看我姬无夜,同意不同意!”

蓑衣客语调一转,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吕不韦,只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原因,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姬无夜沉声道:“什么原因?”

蓑衣客:“将军你应该清楚,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全部是以越王八剑中的某一把剑来命名的。

问题就出在里!

这次吕不韦所派出的杀手,也是天字一等级别,但却不位列于越王八剑之中,光这一点就让人匪夷所思。

还有,此人太过神秘,直接听令于吕不韦,我们在秦国的线报,甚至连他的称呼都搞不清楚。”

姬无夜忽然抓住了一个关键的点,若有所思:“在这件事上,罗网和夜幕打过招呼了没有?”

蓑衣客顿了一下,沉声道:“没有,不过可以确定一点,能让罗网派出天字一等,目标必定不小,就是不知道,韩国有什么,能入罗网的眼睛?”

姬无夜突然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粗犷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姬无夜目露凶光,冰冷无比。

“天在高,也压不住红日,太阳在亮,也阻挡不了夜幕的到来!

在韩国新郑,就算是罗网,也得给我夹起尾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