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目标夜幕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06字
  • 2020-12-01 18:09:41

如残叶溅血在我们脚上,生命对于我们如同草芥。——罗网

计余把竹简放到一边,上面的内容,虽然只有寥寥数句,意思却很明确。

吕不韦让他马上来咸阳,速去见的他。

看来罗网要么是有大事发生,要么就是有很重要的行动。

“来人,给我备马。”

…………

皓月当空,银光落地,咸阳城内几乎亮如白昼。

而吕候府内雕梁画栋,重廊复殿,占地之大,仿佛能装下天上的明月。

此时吕不韦正在一处房内静坐,好像在等待这什么。

“大人,人已经带到。”

吕候府内的人,把计余带到了一间房屋外,说了句话,就离去了,把计余单独留在了这。

计余刚走到门前,屋内六股不同的剑意,一同向他席卷而来。

计余方寸之间,顷刻被滔天的杀意席卷覆盖,顿时犹如凝滞静止,万事皆休!

六种不同的剑意,各自在虚空中凝聚成剑型,或长剑或短剑,剑鸣不止!

在如此恐怖的威势下,门窗崩开撕裂,地上沙石飞卷,计余的双袖飘荡,铮铮作响!

“嗯?六剑奴。”

计余神色淡然,嘴角微微翘起,身形如一剑,周身以夺命十三剑剑气环绕,无视这恐怖的异象,抬脚便向门内走去。

青白色身影所过之处,周身的剑气,与六股剑意交织在一起,叮铛作响!

碰撞所激荡出的红色火花,在空气中肆意的摇曳。

随着计余一步步的向前,整座的房屋,在七种不同的剑势下,开始剧烈的摇晃。

“嘭!”

一声轻脆的响动。

房屋的大门,终于在无数剑气的冲击下,坚持不住,化为了齑粉!

“够了,到此为止吧!”

吕不韦终于说话了,他要是再不说话制止,整座房子也会和那扇门一样的下场。

话音一落,双方戛然而止,恐怖的异象顿时消失不见。

这时此方天地,突然有一股清风拂过,吹散了尘埃,也吹散了满天的杀机。

银白色的月光,从被剑气洞穿的地方照耀下来,计余将房屋内一览无余,六名穿着各异的人,将吕不韦围在了中间。

他们各自手持的剑,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他们的身份。

六剑奴!

罗网组织中,由六位天字一等,所组成的最强战力!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实力究竟有多深、有多可怕,因为亲眼见识过他们杀人绝技的人,都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更没有人能突破他们六人的合围!

屋内,计余一袭青衫屹立其中,虽然不复刚才那般激烈,但是计余的周身气机,始终还是被六剑奴的杀气锁定。

但对此计余却毫不在意,只是对着吕不韦轻轻说道:“不知大人叫我前来,有何吩咐?”

没等吕不韦回复,计余又看向六剑奴,微笑道:

“下次还请不要这样,我等同为罗网之人,我怕我会忍不………把你们全杀了。”

“锵!锵!锵!锵!锵!锵!”

“十三!尔敢放肆!”

六把剑几乎是同时出鞘,以剑尖指向计余,刹那之间,六人合力的威势,竟使计余双脚陷入地面半寸有余!

森寒如冰的杀气,对计余犹如清风拂面,只是吹散了身上最后那一点灰尘,还是那一抹身影,不曾有丝毫改变。

“十三,罗网确实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完成。”

最后还是吕不韦打破了平静。

计余微微欠身:“大人请说,十三定当全力以赴。”

“很好,在这一点上,老夫对你非常欣赏,你们还不把剑放下!”

对计余不吝赞赏同时,吕不韦又让六剑奴把手中的剑放下。

吕不韦把双手负于身后,然后越过了六剑奴,走到了计余面前道:

“先谋而后动,这一向是罗网立于不败,成为七国中最强刺客组织的原因之一。

十三,你这次的任务,就是———取代夜幕!”

计余微微一怔,神色略显复杂。

吕不韦没有察觉到计余的异样,继续说道:

“韩国的夜幕,一直以来与罗网是合作的关系,但是十三你的出现,让我改变了之前的想法,夜幕终究是夜幕,从来不是属于罗网,它对于我们,始终也会是个阻碍。”

计余心领神会,平声静气道:“明白了,很快大人将是夜幕的主人,夜幕也会成为罗网的一部分。”

吕不韦开怀大笑:“好!好!好!好一个十三,

对了,韩国大将军姬无夜,对于罗网还有用处,十三,想办法让他成为罗网的人。”

“诺。”

计余回应一声,就准备转身离去,只听吕不韦话音一转,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十三,刚过易折!”

计余轻笑一声,回声应道:“执剑者,此天地间杀伐最大,性情桀骜,宁折不弯。”

吕不韦听后,微微一愣,随后放声大笑:

“哈哈!好一个性情桀骜,十三,任务完成后,夜幕就归你直属吧。”

出了吕候府,计余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看来吕不韦已经开始布局了。”

………………

次日。

咸阳宫内院的一处草坪上,盖聂正在指导赢政练剑。

“王上,持剑的手要平要稳,心中不要有太多的杂念,不然是不利于剑道的修行的。”

盖聂以过来人的身份,对嬴政说教道。

嬴政的双鬓,已经沁出了汗珠,持剑的右手也在微微颤动,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

“先生,是否可以休息一下,寡人有些坚持不住了。”

盖聂不为所动,凝视着嬴政沉声道:“练剑,练的是手中之剑,更是心态意志,王上虽然做不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但是还请不要轻易说出放弃的话。”

盖聂的这句话,给嬴政心里狠狠的一击。

是啊,如果自己连这点小事都轻言放弃,他拿什么实现心中那个伟大的目标?

想通一切后,嬴政面容灿烂,抱剑对盖聂一揖,轻声道:

“先生,嬴政受教了。”

“什么人!”

盖聂突然发问,并将嬴政挡在了自己身后。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