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成嬌叛变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886字
  • 2020-12-02 13:13:37

“先生可愿当寡人的老师?”

“盖聂,愿意。”

正在这时,一位身穿黑色甲胄的士兵,突然闯入大殿,满脸神色慌张紧急!

“王,王上,长,长安君成嬌,在屯留起兵,叛,叛,叛变了!”。

士兵连忙跑到殿中,跪倒在嬴政面前。

这消息宛如一个炸雷。

大殿中,立刻响起一片片的惊呼之声!

盖聂听后,瞳孔也是微微一缩,身体往旁边站去。

嬴政闻言,霍然起身。

“什么!”

成蟜,乃是上任秦王庄襄王次子,嬴政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与嬴政从小相识,曾一起玩耍。

在庄襄王去世后,也曾是秦国王位的有力竞争者,可惜因为种种原因,秦国最终还是选择了公子政,也就是现在的嬴政。

但是,成嬌毕竟是先王的儿子,先后被封为长安君。

秦王政七年(也就是上一年),嬴政派成蟜和副将樊于期攻打赵国。

但是,成嬌年少又不懂得军事,攻打赵国时,在有心人(樊於期,由于他憎恨吕不韦,便对成嬌说,嬴政是吕不韦之子,你是先王的嫡子,你当秦王,才是实至名归!)的怂恿下,于屯留发动了叛乱。

吕不韦听到,也是有些惊愕:“这消息是否属实?如若不是,你应该清楚,弄虚作假的后果是什么!”

听到吕不韦所说,士兵赶紧从怀中取出一份卷轴,双手举过头顶。

过来一个侍从,把他举在空中的卷轴取下,然后给嬴政呈了上去。

“啪嗒!”

嬴政接过来,只看到了一半,猛然把手中的卷轴摔在地。

“王翦!”

听到嬴政叫他,王翦凌然挺立,上前一步道:“臣在!”

“王翦!你为主将,王贲为副将,率军十万!前去屯留镇压,所有叛乱造反者,全部斩首处死,一个不留!

还有,屯留的百姓,一律按照连坐论处,成嬌既然想求死,那就成全他!”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嬴政的话,让群臣不寒而栗,好似一把锋利的刀,直入人的心房!

纵然多年执掌秦国大部分政权的吕不韦,在此刻也难以抚其锋芒。

朝堂之上,一些心思缜密之人,很是敏锐的察觉了,这种细微隐晦的变化。

“王上,且慢。”

即将在王翦领命时,昌平君站了出来。

“嗯?昌平君?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嬴政漠然的转过头,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这位曾经的楚国公子。

昌平君硬着头皮道:“王上,成嬌造反,牵连于百姓,此举是否有些不妥?”

嬴政:“那你说,该怎样处置?”

昌平君:“这个………”

“不如就按照流放处置如何?”

盖聂站出来,他不忍心这么多百姓,受到无妄之灾,于是替昌平君解围道。

“流放?可,那就依先生所言,屯留的百姓全部流放吧。”

嬴政说完闭上双眼,沉默了片刻,再睁开眼睛时,脸上已没有丝毫情绪神色,他伸出了一只手,朝众臣摆了摆,就独自离去了……

回到府中的吕不韦,立刻召集来了掩日。

看着面前站着的掩日,吕不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原本就打算让罗网除掉成嬌,看来如今没这个必要了。”

掩日:“大人,由王翦率大军去镇压,成嬌所部覆灭是早晚的事情。”

“王翦这个老匹夫,率兵打仗的能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就是对老夫有些不假辞色。”吕不韦喃喃自语。

掩日对此沉默,于朝堂之上的事,罗网自有罗网的规矩。

这时的吕不韦,突然想到了什么,阴沉的脸:“成嬌要是死在战乱中,那是再好不过,可要是没死,屯留距离魏赵韩三国,可是已不足百里…………”

掩日心领神会:“大人,成嬌的身边,早已都是罗网的人了。”

吕不韦摇了摇头:“不行!在多派些杀手,或者让天字一等级别的过去。

对了,最好让十三去一趟,他办事,我放心!”

“据罗网探子回报,十三还在回来的路上,根据时间计算,此刻应已到了秦国边境。”掩日缓缓轻声道。

吕不韦犹豫了一下,望向了窗外,随后下定决心说道:“此事不能等,需尽快安排,否则迟则生变,掩日。”

掩日突然正色道:“玄翦,他的伤势已好,罗网又重铸了他的白剑,不如这件事情就交给他吧,让他可以戴罪立功。”

吕不韦轻轻走到窗前,姚望夜色。

“可。”

随后右手往后一挥:“退下去吧,对了,给十三传消息,赶紧回咸阳见我,我另有安排!”

掩日:“是,大人。”

。。。。。。。。。。

生老病死,花落花开,时光一去如流水。

往后的几日,纵横家(鬼谷派)盖聂入秦的消息,一经传开,立马在七国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前几日就早已到达秦国边境的计余,原本计划是去骊山,因为根据罗网的调查,那里曾有阴阳家的踪迹。

可在听说盖聂入秦的消息后,计余就暂时打消了之前的计划。

“真是有趣。”

昔日的敌人,转眼一变,很有可能会成为朋友?这真是太有趣了。

现在计余想见一见盖聂,也不光为了是见他,主要也是为了向秦王嬴政,汇报一下近期罗网的计划和动作。

现在计余身在栎阳一处罗网杀手的聚集地内,不到一日就可以直达咸阳。

“大人,咸阳传来急今。”一名罗网的杀手,拿着一份竹简,从屋外走到计余面前道。

计余接过竹简,放在了自己面前,双眼大致一扫,呢喃低语道:“当真是有趣,看来这咸阳是非去不可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