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帝国的剑客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290字
  • 2020-11-27 21:52:56

麒麟殿上的大部分谋臣武将,听到这个声音,皆惊愕万分,纷纷朝声音的源头望去。

只看见一个身影,从吕不韦的身旁走出,定睛一看,竟然是他,昌平君!

(昌平君官至秦国丞相,地位仅次于吕不韦。)

“万一不是呢?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说秦国的朝堂上,是个人求见,就可以得到召见,还是说在场的各位,尽是些是良莠不分,有眼无珠之徒?”

掸了掸身上的黑色朝服,吕不韦不紧不慢的说道。

吕不韦整个人,表现的很是冷漠恬静,并不与其他人所预想的一样。

话音落地,大殿周围安静得好像时间停滞了一样。

秦王嬴政坐在高台,眼下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一览无余,嘴角冷笑。

他这个仲父,真的可以算的上是权倾朝野,一句话,就今满朝文武鸦雀无声。

不过当看到,王翦和蒙武这两位秦国的老将时,嬴政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他们两个,从吕不韦和昌平君起争执开始,就是神游天外的状态,对于大殿上发生的事情,全部熟视无睹,毫不在意。

昌平君,身穿上等黑色丝绸朝袍,面容俊雅,腰系玉带,和他头髻上的羊脂玉发簪冠,交相辉映,他的脊背挺直,好像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走到殿中间的昌平君,沉默了一下,突得笑了起来,开始只是无声的轻笑,而后笑声逐渐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到最后竟然放声大笑,直至响彻整个大殿!

这笑声清越的近乎悲戚,让周围的人,内心十分的不适和难受,嬴政也是有些疑惑。

“你笑什么?!”吕不韦双眉紧皱,打断了笑声。

“我吗?哦,没事……没事……”昌平君止住笑声,用手在脸上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

随即,他把目光看向了吕不韦,又缓缓的转移到了嬴政身上,神情开始变得侃然正色。

“孔子周游列国,却唯独秦国而不入,说我秦国乃是蛮夷之所,不知礼数,不通教化。

可是为什么,被称为蛮夷之国的秦国,会让如今的诸国,畏惧如虎狼?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秦国广招天下才士,任人唯贤,以礼相待,从来不问你的来历,不问你是那国之人,秦国的大门,永远为这些人打开!

既然他们敢来,我们为何不敢见呢?为了大秦,相较于区区名誉上的损失,想必在座的各位,心中也已经有了取舍!”

这句话振聋发聩,余音绕梁,一些忠臣良将听后,忍不住为其纷纷点头。

“昌平君怕是少说了一点,秦国之所以强大,虽然在内,靠的是昌平君和吕相国这样的国之重臣,但是在外,则是因为,我大秦将士的英勇无畏和浴血奋战!”

昌平君扭过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是将军王翦,王翦这人一向求稳,对于朝政之事,一向是闭口不言,从不过问,这次的回话,心中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他也不敢怠慢,随后说道:

“王翦将军说的对,是我考虑不周,猛浪了。”

王翦听后,也不在答话,又恢复了无动于衷,神情自若的表情。

嬴政此刻看这种情况,在任其争吵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趁吕不韦未开口之时,就说道:

“鬼谷的大名,寡人可谓是早有耳闻,如今盖聂先生,以鬼谷传人的名义入秦,我们理应以礼相待。

如若不是,就按照大秦律法进行处置,仲父你看如何?”

吕不韦漠然的,看了昌平君一眼:“既然王上都这样说了,还不快宣盖聂进殿!”

司礼:“宣盖聂入殿!”

一个身影,正在向殿中走来,由于他背对晨曦,不怎么能看清容貌,众人只能听他的脚步声,由远到近,逐渐传来。

“哒,哒,哒,哒,哒,哒………”

这脚步声,显现的十分轻盈,且又有规律,双腿间步伐一致,仿佛是用矩丈量一样,每一步落下,都仿佛踩在了人心跳的结点上,今朝议的大臣们,心中很是压抑。

直至走到秦王嬴政面前,那道身影才停了下来,向前一礼。

“在下盖聂,拜见秦王。”

这时众人才看清面容,好一个锋芒毕露!

盖聂师承鬼谷,又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天才,这次出世,又是初露锋芒,在旁人看来,犹如一把待出鞘的宝剑,剑未出鞘,剑气已经弥漫四周。

剑客向来都是锐意进取的,纵然是面对秦王嬴政,盖聂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低下和卑微之举。

剑道一途,宁折不弯!

吕不韦看着展露锋芒的盖聂,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暗叹:“可惜和十三相比,也是黯然失色啊。”

随即向身后几人,微微使了一个眼色。

其中一位大臣站了出来,走到了盖聂面前:“我对鬼谷仰慕已久,都说鬼谷之人,精通纵横之术,对兵法、奇门八卦、天文地理都广有涉猎,正好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盖聂先生,希望先生能解我心中的困惑。”

看着眼前之人,盖聂眼底闪过一抹剑光,森冷的寒意如春风,丝丝缕缕,无孔不入,沁人心脾!

“阁下请问。”

被寒意环绕,这位大臣犹如冷水浇身,险些瘫软在地上,于是就随意的问了几个问题,就退了回去。

在这一段时间中,陆陆续续又有几人找盖聂问答,盖聂面对询问的问题,皆一一回应,对答如流。

昌平君知道,在试探就有点过分了,于是让其他人退下,自己出声询问:“盖聂先生,为何入秦?”

盖聂沉默。

霎那之间,自己的一路经历,如同山水画一样,层层叠叠,在那深邃的眼眸中浮现,最后加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句话。

“我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百姓可以安居乐业,世上在也没有战乱纷争,我认为秦国能够实现我的梦想。”

昌平君不再说话,盖聂这个想法,想要实现可谓是千难万难,除非这天下只有一个声音!

这时在看盖聂,昌平君的眼中有点复杂,同时又有一丝忌惮。

“好!好!好!先生和寡人倒是有同样的志向!

仲父,你看有哪一个官职,适合盖聂先生?”

嬴政的理想,是结束七国战乱纷争,实现大统一,在听到盖聂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心里很是高兴,因为一个人,是无法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

吕不韦:“现在安排任何官职,都是不符合大秦律法的,盖聂先生虽是鬼谷弟子,由于没有功绩,贸然安排职位,恐怕会引起的争议,难以服众啊。”

听到吕不韦的话,嬴政想了想,看向盖聂:“既然是律法,寡人也不能违背,那只好委屈盖聂先生,先做寡人的首席剑术教师吧。”

“先生可愿当寡人的老师?”

“在下,愿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