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盖聂入秦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970字
  • 2020-11-22 18:14:15

秦国,咸阳城外。

…………

盖聂是一名剑客,虽然剑客的本质,是伤害是杀戮,但是他的胸中,装着更多的是天下苍生,是关乎世道人心,国家兴亡的纵横之道。

师傅鬼谷子,最后的考题,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想法,在和卫庄诀别之后,他一路向西而行。

在路上,他见过许许多多因为战乱,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人们。

路边饥饿的儿童,用无助的眼神,哀求过路的行人,老人妇孺,那一双双,空洞的眼睛,显现得十分迷茫,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他们的苦痛。

对此盖聂却显的无能为力,但是遇到那些,杀人抢劫的强盗土匪,无不例外,都成为了他剑下的亡魂!

虽然路途有些波折,但他还是来到了秦国的都城,咸阳城下。

进入城门后,盖聂四处观看之余,便察觉出,这座咸阳城的与众不同,虽然人来人往,但是没有那种喧杂吵闹的声音,表现出略显的严肃和有序。

盖聂在咸阳城的街道中,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任何暴力冲突的事情发生,更没有仗势欺人的王公贵族,心中不由得暗想:“自从商君变法开始,秦国治理国家的核心思想,就逐渐变成了“以法治国”。

其主张全民上下均需守法,不论国君大臣,还是平民百姓,均不例外,全部一视同仁,赏罚分明,看此情景,没想到结果是如此的显著。”

盖聂一路行走,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暮色已经模糊起来了,天空中厚重的云层,也被西坠的金乌,染成绛红色的霞彩。

但是很快,夜幕转瞬降至,万物皆都渐隐。

看着街道上的行人逐渐变少,许多店铺都开始关闭门窗,盖聂抬头看向天空,这才发现天色已渐昏暗。

看天象,现在已是申时(现在的晚上18点左右)。

盖聂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道:“还有一个时辰左右时间,咸阳城就该宵禁了,自己这会必须要找到一家客栈才行。

否则按照秦国律法,宵禁期间,如果还有人在夜间外出活动,一旦被发现,一律按成偷盗者,或者是行刺者论处,轻则拘禁,重则就地正法!

如果到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找到一处,可以休息的住所,那就有些麻烦了。”

就在盖聂思绪翻转之际,街头的转角处,一座客栈映入眼帘。

《同福客栈》

“真是个好名字。”

看着客栈上面的匾额,盖聂停下了脚步称赞道。

就在盖聂的一只脚,刚踏入客栈的那一刻,其嘴角微微上扬,眸底有一道不易觉察的光芒闪过。

其实就在盖聂,刚进入咸阳城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身后,一直有那么几道目光,始终在暗中窥探,他也明白,自己是被有心之人给盯上了。

他很清楚,此次来到咸阳城的目的是什么。在此期间,盖聂并不想多生事端,所以对身后之人,并没有去理会。

只不过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在盖聂步入客栈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就在盖聂入住客栈之后,一份加急的密函送到了吕候府!

“鬼谷传人?盖聂?”

吕不韦看着拿到手的密函,对着送信之人疑声问道。

被吕不韦询问的人,从一开始就呈跪倒的姿势,低头朝下,不敢有丝毫越规之举。

在听到吕不韦的询问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回答道:“相国大人!罗网已经确认,确实是鬼谷派传人盖聂。”

吕不韦听后单手扶须,面色开始变的冷峻起来,空气逐渐弥漫起沉重压抑的气息。

跪倒在地的那个人,感觉到了吕不韦的不悦,头颅低的更深了,牙关紧咬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个劲儿地往下淌。

“先不要轻举妄动,派人看紧他,本相要知道,他此行来秦国的目的。”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吕不韦那极其平淡的语调,打破了平静,其话音让人听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看着脚下之人没有丝毫动作,顿时就有些恼火。

“滚下去吧!”

吕不韦的下一句话,顿时让跪在地上的人如释重负,赶紧起身回应道:“诺。”

看着离去之人的背影,吕不韦陷入了沉思。

“难道这次,秦国又成了你盖聂捭阖的工具?”

………………

次日卯时。

咸阳宫内的麒麟殿中,一日一次的朝议正在进行。

在秦国是以右为尊,南面而坐,左东右西,臣子们以北面而立,左西右东,朝臣依官位由尊至卑一字排开。

秦王嬴政高居首位,盘坐于床榻之上,文臣武将共分为两列,吕不韦站位于右列首位。

前不久蒙骜去世,站在左侧的是王翦,和他的儿子蒙武,至于战功显赫的将军王齮,因为军事的需要,他现在和他麾下的平阳重甲兵,现在驻守于太原。

“鬼谷传人盖聂先生,在殿外求见!”

司礼传话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

听到外面司礼的传话,前来朝议的众臣,顿时议论纷纷起来,麒麟殿变得喧闹起来,但是很快,大殿就安静了下来。

一部分人看向了秦王嬴政,但是绝大部分人,纷纷望向吕不韦,似乎在等待着吕不韦的回答。

对众人的表现,吕不韦很是满意,随后面向嬴政,正色道:“王上,近期我也曾遇到过许多人,都自称是鬼谷传人,但是无一列外,都是些虚假冒名之人。

想必这个叫盖聂的,也是为了贪图富贵,来冒充鬼谷之人吧,来人,就说王上不见!”

“且慢,我对相邦大人的说辞,不敢苟同!他既然敢进宫面见君上,就说明有常人所不具备的胆识。

万一此人有真才实学,如果将他拒之门外,那岂不是我大秦的损失?”

吕不韦话刚落,一道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之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